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这边,将陷阱等完善之后,便和阿牛从密道暗地回到村中。回到村里之时,沈星听到了几位村民席地而坐,议论着葛家传言之事。

  “老陈,你有没听说葛家那几个恶贼又得到了什么宝物啊?我家娃儿说那些天杀的恶贼再次得到什么珍贵的宝物,听说很厉害的。”

  “唉,这些恶贼怎么那么好的运道,老天真是不公,他们拿了宝器,便又厉害了,到时谁还能镇得了他们啊。”

  “这不是吗?听说他们是靠着坑里的宝物感应找到藏在另外一处的宝物的。”

  沈星眼睛一亮,不再听下去,径直回去。阿牛追了上来,道:“沈星哥你听到了吗?可恶啊,那些山贼……”

  沈星淡淡地道:“很好,机会来了,明天就有狗肉吃了。”

  “什么意思啊?这哪跟哪……”阿牛不是很明白,跟着沈星回到家中。

  回到之后沈星借口练功到地洞之下再次开始筑造星台,不一会,星台如期般再次筑造失败,可沈星眼里没有丝毫沮丧,只是冷漠地站着。

  等到恢复之后,沈星一掌打在琉璃印上,顿时黄光大盛,但最终还是停靠在第一格之上,但却是占了一大半格,上升到第一格六成左右。

  “两万六千,看来这五天除了筑星台所增加的五千力量之外,通过锻身炼体也增加了一千有余。”沈星估算着,然后再次出了地面。

  晚餐时间,沈星从伍伯那边知道了一些葛家情况。葛伤与葛三都是星台实力,都不算高阶,而葛大却极有可能是突破星台达到更高阶的高手。

  虽然葛家在伍伯眼里只能称是乌合之众,但沈星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之心,他知道他的真正实力与葛家相比可是相关甚远。

  晚餐之后,沈星拉着阿牛到屋子里面,问道:“那些剧毒对突破星台高手有效吗?”

  阿牛低声道:“老大小声点,被爷爷知道我用毒,他会打死我的,我还是从仓库里偷出来的,平时爷爷都不准我用毒,更别说这种剧毒了。这种毒就算对突破星台的高手依然有效的,中了毒之后功力迅速消散,越是用功效果起显著。”

  沈星放下心来,悄声道:“那就好,希望能一网打尽这些狗崽,呵呵。”

  “老大你是要对付葛家吗?”阿牛也是一个有头脑之人,从中想到了一些可能。

  沈星点头,道:“对的,他们这几天一直在监控着我们,想置我们于死地。既然他们一而再地犯我,就不必要忍让,也不用怪我心狠手辣。”

  阿牛会意,道:“老大,我支持你,那些恶贼死有余辜,杀一个便是为村民多做一份好事。”

  夕阳西下,繁星争辉,洒落星光,沐浴暗夜。

  这个时候,沈星悄然出了村口,而远处隐藏着几人,正是葛家三兄弟。

  “看,那毛头小孩要去取宝物了,看你怎么死,嘿嘿。”葛三低声道。

  不一会葛三愤然,道“我靠,这小子怎么停下来了,还想个毛啊,快去拿宝贝啊。”

  葛伤低声道:“还真是谨慎啊,看来这小子有点灵智。”

  “那是怕死”葛三忿忿地道。

  “这倒像你啊,小伤。你觉得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处之。”葛大淡淡地道。

  “明天就可以把他毙于掌下,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他明天狩猎之时定会自己离开队伍,那时就是我们的机会。”葛伤从容道。

  “我都迫不及待了,不过我们杀了他会不会引来伍老鬼的怒火。不过伍老鬼这么多年都没出手过一次,会不会是纸老虎啊,或者是有所顾忌什么。”

  “我想不会伍老鬼不会出手,这小子心怀鬼胎,暗藏珍宝,又是刚来山村不久,伍老鬼应该不会护着有这样心机的少年。而且我们只杀他,不惹村中其他少年,伍老鬼不会对这样的少年而惹上城主府。再说谁知道我们杀的人啊,这小子一定会是悄悄离开村的,村中之人定是不知。”葛伤坚信道。

  “哈哈,真是痛快。说不定他们以为这毛孩自己离开山村的。”葛三大爽道。

  “这小子脚浮气短,实力不强,估计晚上是不敢独自出来。”葛大评论道:“我们且先行回去,明天再来将他诛杀。”随后三人退离山村。

  沈星折返回村口,嘴角露出一阵邪笑,他知道刚才会有葛家人探视着,故意做给他们看的,随后也回到房屋锻身炼体。

  翌日,沈星先是筑造一次星台,努力将实力充实,只有坚持才能迈上大道。关于今日之战,沈星也没十足把握,但他也不是鲁莽之人,就算最后不敌,也有机会脱身。

  星台又一次筑造失败,这在沈星意料之中。如果告诉别人沈星可以筑造星台无数次,估计无一人相信,如果让别人看到他筑星台多次,可能会惊世骇俗而被不世高手抓走当白老鼠。

  出来外面,又是一日晨风,沈星神色饱满,舒腰展身,无尽舒坦。

  不久之后,沈星与阿牛往村口走去,和村中少年一起出去例行狩猎。

  山林恢复往日生气,野兽出没,飞禽盘空。几个时辰之后,他们不用靠近失落森林便捕获了足够的野兽,于是一起往回赶。

  半路之上,沈星拉住阿牛,落在队伍后面。

  沈星悄声道:“你们先行回去,我要去处理后面的几个尾巴。不用张望,假装疑惑我为什么要离开队伍。你回去之后,半个时辰没见我回来的时候跟伍伯说清楚这件事情吧。”说完便悄然离去。

  阿牛很聪明地配合,挠了挠头,嘀咕道:“神神秘秘,到底去找什么东西哦。”说完也不再理会便跟村中少年一起回去。

  不远之处,葛三低声道:“二哥真是神机妙算,这小子真的离队而去,去埋宝之地了。”

  葛大催促道:“跟上去。”

  沈星脱离队伍后,小心地向陷阱之地潜去。在一个小土包之地停了下来,迅速扒开土包,露出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将其取出放入怀中。

  这时,紧追在后边的三人露出身形,葛三怒道:“小贼,放下盒子,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沈星回头看着三人,震惊一下,便飞快掠出,向陷阱之地加速奔去。当然沈星一早就知道他们定是会跟踪他而来,震惊只是假装出来的。

  沈星极速飞掠,以肉眼不可见之势冲向远方。

  葛伤在后方追着,惊讶道:“这少年不凡啊,速度不下于星台高手,不过比我们还差一点。”

  葛大冷道:“没有星台之力灌注,只是以肉身前奔,定是以秘法提升速度,这样时间一过便将束手就擒。”葛伤点头,不再多言,当前以夺取宝物为重,加速追去。

  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沈星即使肉身坚韧,但没星台之力灌注于身,速度始终不是后方几人对手,只能尽力飞奔。

  不久之后,沈星脚步零乱,所经之地,卷起一地尘土与飞叶,纷扬林中。

  后面葛家三人扑了一脸残叶,吃了一嘴灰尘,脸色煞是难看。

  葛三愤然,道:“我要杀了这小毛孩。”

  葛大与葛伤也是受不了,脚下施展步法加速追去,终究是突破星台高手,速度不是沈星所能及的。

  “靠,踏到屎了!”前面传来沈星忿忿之声:“这些尘土咋全是屎!”

  后面三人听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葛大与葛伤速度降了一分,与葛三不相上下。葛大手遮于前,长袖避尘,葛伤也手持摇扇,驱散残叶。

  唯有葛三尽力追赶,喊道:“大哥,二哥,这小子在胡说八道。”葛大与葛伤岂是不知,只是忍不住恶寒而已。

  沈星暗笑,继续向前极速飞掠,心道:“我不玩死你们不姓沈!”

  “听闻狂犬最是爱好这些精华肥料,赏给你们吧。”沈星不温不火的声音再次传来。

  “大哥二哥,这小子就会胡言乱语,都是一些流枫落叶而已,你看……”葛三怒火不消,对飞纷之物从不顾虑,抓住面前一团东西便对两人道。

  而抓住那团东西的瞬间,葛大与葛伤两人脸色顿时大变,速度又慢了一分,远离葛三。

  葛三见到葛大与葛伤脸色,感觉不对,看向抓着之物,顿时脸色涨血,难看到极致。

  葛三掌上之物有一些洒落在他脸上,那团东西不是什么流枫落叫,也不是什么沙尘泥土,而是某一生物的……屎。当然,这些都是沈星先前安排的。

  “草……”葛三仰天长啸,怒吼出声。

  沈星暗爽,朗声道:“狗三啊,看清楚哦,这不是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