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小黑妹??哈哈......”何小贤听张妈妈说自己撞得女生,居然是自己小的时候,总是跟着自己的小黑妹。何小贤还记得小的时候,小姑姑一家住在爷爷家,小黑妹出生的时候,她就是皮肤皱皱的,黑黑的,所以自己一直叫张淼玲是小黑妹,后来叫的张淼玲一度认为自己就叫着小黑妹呢,要不是她后来上幼儿园的时候,被其他幼儿园的小朋友叫小黑妹,一边笑,一边叫,她还不知道,小黑妹,是何小贤故意欺负自己叫的绰号呢。

  “何小贤。你才小黑妹,本小姐我明明白的很。哎呦,痛死我了。”张淼玲听到何小贤又叫自己小黑妹,一时冲动忘记自己的腿上还打着石膏,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这下也弄得她痛得呲个牙的直吸冷气,她心里不住的暗骂何小贤个臭蛋,坏蛋。看着又气恼又蠢蠢的张淼玲,何小贤突然觉得小黑妹就算是变白了,也是和小的时候一样的有趣。

  “咳。”沈野逸对着唐皖假声咳嗽了下,示意她和自己出去。看着面色突然变得严肃的的沈野逸,她突然想到了夜勋,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夜勋自那次的魔法与修仙之术的对决,之后就消失了。然后唐皖在面对着沈野逸的时候,再也感应不到夜勋的存在了,夜勋是轩吗?还是夜勋只是夜勋呢?

  “怎么了?”唐皖纳闷的问道。

  “我刚在打水的时候,看到惠贤了,看到她刚从妇产科出来。”沈野逸再说到惠贤刚从妇产科出来的时候,唐皖突然觉得好害怕,万一要是那个女人怀了唐爸的孩子,自己和唐妈要怎么办。

  “她,她是不是......”唐皖不敢继续说下去,她真的很怕自己想的事情会变成事实。

  “我不知道,我只是看见了她从妇产科出来。”沈野逸看着焦虑不安的唐皖突然有点后悔告诉她自己看到惠贤的事情了,可是他又担心这件事情万一之后对唐皖的伤害更大,那岂不是害了唐皖和唐妈吗?

  “我有点累了,你等会替我和张淼玲说声,我有点累先回家了。”唐皖顺着自己的假想,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想找个没人的角落,静静的双手抱着膝盖,去发呆。期待着发呆之后,可怕的事情就会消失。呵,可是这回的事情会消失吗?曾经自己天真的以为唐爸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只是单纯的场面上的应酬而已,可是后来到看到唐爸和那个女人的事情,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所以她有的时候一想到这个事情,就会深的怨恨自己,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重生惹的祸,要自己没有重生,上辈子虽然唐妈唐爸日子过得清苦,但是却一直夫妻恩爱。

  “哎,唐皖你等下我。哎!”沈野逸追着陷入深深的沉思的唐皖,跑了出去。什么替唐皖告诉张淼玲她有点累想提前回家的事情,都被他抛之脑后了,他现在脑子里想的就是唐皖那个小傻瓜,可别做什么傻事去。

  “唐。”沈野逸刚想喊唐皖,就看见她站在医院的隔断墙的后面,在偷偷的看刚从化验室出来的惠贤。惠贤一脸幸福的摸着肚子,一边兴奋地看着手里的报告,一边拿着电话,貌似在和什么人讲电话,虽然隔着很远,但是唐皖还是可以猜到她在和谁打电话的,肯定是唐爸,虽然唐皖很不想承认。

  ****************

  唐皖都记不清,那天下午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但是她清晰的记得,那天下午,一直到今天他都没有回来。听唐妈说,唐爸去G市出差了,但是唐皖看得出唐妈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在躲闪,不敢看自己的眼睛,手喜欢拽着衣角。而唐皖很清楚,这是唐妈撒谎时习惯性的动作。

  “叮叮......”唐皖的手机响了,响了好半天,唐皖都没有回过神来。唐妈看着整天失魂落魄的唐皖很是心疼,但是她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去安慰自己的女儿,怎么去让女儿去面对自己的丈夫,还有自己丈夫的那个女人。其实她早就发现了自己丈夫,可能在外面有了别的女的了,因为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虽然很淡,很不易察觉,但是唐妈还是发现了,而且当她的丈夫出差回来之后,身上的那股淡淡的香水味,就更加的浓了。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了自己的丈夫有了别的女人。曾经和自己许下海誓山盟的男人,如今在自己容颜老去,失去当年的华彩的时候,就背着自己有了三儿。她很想知道曾经的海誓山盟。还算什么?后来,她自己也争取过自己丈夫的心,她尝试着新潮的打扮,去美容院美容,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比当年的自己更加的美丽,但是丈夫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变美丽,还是和之前一样,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没事就呆在厕所里打电话。其实唐爸一直都不知道,家里厕所的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

  秋日的公园里的游客已经渐渐地少了,唐皖独自走在公园的草坪上,看着火红的枫叶,她再也找不到当时自己和唐爸唐妈,一家人一起幸福的赏红叶的样子了,那时的她们家还是那么的幸福美好,可是现在却变得岌岌可危。

  “唔唔......”唐皖突然感觉到有人用毛尖捂着自己的口鼻,渐渐地她感觉浑身是不上力气,眼皮很重,意识变得很模糊,然后她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在晕迷前的最后一秒,她想的是,要是自己出了什么意外,该要么办啊。还有沈野逸那货,为啥还没有来拯救自己啊。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夜勋,而是沈野逸,真实的沈野逸。

  当唐皖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躺在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屋子里摆了一大堆废弃的纸箱,没有窗户,空气中带着一丝发霉的味道。她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苦于胳膊和双腿都被绑住了,她站不起来。试了一次两次,她还是站不起来,但是却把她的位置往门口挪了挪。靠着铁门的缝隙,她貌似看到了一长相高大粗犷的男人正在打电话,而且男的貌似在和电话里的和一个女的悄悄地在报告说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因为距离太远了,她听不太清楚,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眼皮好重好重,她再次昏迷了。

  “老实呆着吧。”唐皖突然感觉有什么重物撞到自己了身上。她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同样被绑着的沈野逸。沈野逸的嘴角带着一丝血迹,他的衣服很凌乱,一副刚刚参加过打斗的样子,让唐皖看着很纳闷,沈野逸这是唱哪儿一出啊。在等着那个粗犷的男的离开黑漆漆的屋子了以后,她凑到了沈野逸的身边,她用头碰了碰,昏迷的沈野逸,碰了好几下,沈野逸才醒了过来,朝着唐皖僵硬的笑了笑。但是唐皖却因为沈野逸的笑而哭了。

  “你怎么弄成了这幅摸样了?”唐皖的眼睛一直盯着沈野逸受伤的嘴角说道。

  “你还说呢,人家给你打了N多电话,你都不接,然后就见你魂不守舍的从楼上走了下来,我刚想和你打招呼,可是就发现有一伙人在跟随着你,然后......”沈野逸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而是想到自己当时马上就意识到了,是不是有人要绑架唐皖啊?他暗自跟着那群人,直到唐皖被那群人用毛巾捂着唐皖的口鼻的时候,他才更加的确定了,这伙人是要绑架唐皖,然后那伙人把昏迷的唐皖绑到了一个白色的奔驰里。沈野逸那个时候并没有马上跟上白色的奔驰,而是回到家里用GPS定位了唐皖的所在位置,然后他就准备单枪匹马的去救唐皖了。

  “沈野逸,你为什么不报警啊。干嘛自己一个人来救我。”唐皖撇着嘴巴说道,其实她内心特别的高兴,沈野逸真的来救他了,但是同时她有很闹心,为什么沈野逸这货不知道打120报警呢?!

  “我这不是着急来就你嘛,结果就.....”沈野逸笑了笑,但是一笑就扯动他嘴角的伤口了。唐皖看着沈野逸因为伤口而疼痛的表情,突然很怨恨自己,为什么自己总是给别人带来灾难呢?

  “哗哗,咔嚓咔嚓。”唐皖刚想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的下雨和打雷的声音了。小黑屋其实就在一个废弃工厂的里面,而那个废弃工厂位于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原本绑匪是要绑架的是伊莎国际商贸的千金张淼玲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阴差阳错的绑架了唐皖,所以绑匪在得知自己绑错人之后,就离开了废弃小工厂,把唐皖和沈野逸独自的留在了那里,此时的雨越下雨大,电闪雷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