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伏羲心灰意冷的时候,战场上传来黄帝轩辕的大喝之声。一下令伏羲清醒过来,伏羲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

  作为来自和平年代的自己没有真真正正见识过战争,而来到这里,自己也一向顺风顺水,沟沟坎坎也被自己幸运的闯过,不免自大了些。而且还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指手画脚,令部族损失严重。一时间打击太大,不是黄帝的大喝声震醒自己,自己可能就会被心魔所侵吧!

  不过自己被帝气保护,按说不会这么容易被心魔入侵的。伏羲略略思考就明白了,自己的帝气三分,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而炎帝的帝气和邪气融合,自己又不加防范直接驾驭帝气金龙,被邪气所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又因为自己被蚩尤偷袭引发心魔发作,若不是黄帝的大喝之声中蕴含帝气震退心魔,自己就真的危险了。

  伏羲满含深意的看了黄帝一眼,不愧是天定人皇,出现的时机太合适了,早一分自己心魔不现,那邪气就会在身体内隐藏起来,在爆发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晚一分就会被心魔完全控制,无力回天了,现在就令自己欠了他一个人情。

  黄帝和蚩尤没有多余的话了,直接就打在了一起,一个心急救人,一个急于杀人,两个人直接就是全力出手。

  伏羲看着轩辕,又一次感叹,不愧是天定人皇,上回实力还差炎帝和蚩尤一筹,现在就可以和蚩尤斗的不分上下,虽然蚩尤刚刚经过了不小的消耗。下回就会站在同一个高度了吧!

  伏羲暂时将邪气封起来,立刻冲进战场,去救族人。一个身影档在伏羲面前,懒洋洋的说道:“可以请你死在这里吗?不然我会很苦恼的!”伏羲看着眼前的这个浑身提不起干劲的家伙,神色严肃的说道:“九黎最强者刑天吗?”

  “哈哈哈,”刑天大笑起来,“我可不是什么最强者,九黎最强的是我们的首领啊!所以为了我们的首领,还是请炎帝你去死吧!”说道最后刑天面目狰狞的全力挥舞着巨斧砍向炎帝。

  伏羲的身体前猛然出现一个巨大八卦图。“轰”的一声巨斧和八卦剧烈的碰撞,八卦像玻璃一样破裂,伏羲也趁机退出刑天的攻击圈。

  瞬间运起《神农百草经》,重伤的身体马上恢复完好。虽然也有透支生命和降低修为的后遗症。可是伏羲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现在可是面对的是继承大巫刑天之名的家伙。运起八卦掌,双手将八卦图紧紧控制住,对着刑天呼啸而下的巨斧,空手入白刃,将巨斧引向身旁,紧握右拳向刑天的头部轰去,刑天不闪不避,以头撞向拳头,单手持斧,另一只手也不甘示弱打向伏羲胸口。两个人以伤换伤,都退后五六步。

  炎帝拥有圣皇不死身,运转功法,身体立刻恢复;刑天晃晃脑袋,也不管身体的不适,大笑着再次冲向伏羲。

  伏羲苦笑““最烦你这种一战斗就发疯的家伙。”伏羲仗着八卦步的便利,开始游斗刑天。专门往华夏族人被围地方躲去,刑天已经被炎帝(伏羲)挑拨的彻底疯狂了,不管不顾的冲击着九黎部族的包围圈。

  随着越来越多的华夏族人被救出,九黎联盟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远处黄帝彻底被蚩尤压制,仅仅只能被动防御;蚩尤手下三将和八十一部族首领也是完完全全压制炎黄手下的高手,要不是炎黄手下的高手比蚩尤手下多出一倍,炎黄的族人早就死在九黎部族手下了。

  现在在伏羲的牵引下,伏羲,刑天俩大高手不断破坏九黎的部署,将更多的炎黄族人救下。

  蚩尤看着一片混乱的战场,情势越来越不利于自己。蚩尤也是果敢之人,立刻下令撤退。

  炎黄二帝看着从容离去的蚩尤和九黎部族,收拾残部。

  看着留下自己不少族人的九隅大地,伏羲向战死的族人深深的行礼,不是收买人心,而是向族人道歉。向黄帝道谢后,带领着族人迈着沉重的脚步返回部落。

  炎帝(伏羲)听着族人的回报,蚩尤和黄帝再次大战,黄帝一败再败,现在也只能蜷缩在自己的地盘,不能轻易出动。

  炎帝(伏羲)对族人说到自己要闭关养伤,暂时不参与黄帝与蚩尤的大战。华夏部落开始修养,彻底退出了这次大战。

  黄帝看着族人,已经被蚩尤围在这里三个月了,部落的余粮也所剩不多了。

  看着凄惨的族人,黄帝将自己关在大帐中三天三夜,最终下定决心,违反天皇,地皇的命令,向自己的师尊求援。自己实在是不能看着族人被生生困死在这里。

  轩辕对着手下大将说道自己的想法,大将纷纷阻拦,黄帝压下反对的声音,让四将协助自己突出包围。四将犹豫再三,想到自己的族人最终还是同意了。

  当天夜。

  四将各自带着一队人马,从寨子四周分别向蚩尤大营攻去。不久就和蚩尤部族交上手。不多时又一队士兵,悄悄从部落中穿过,向蚩尤大军的储粮帐前进。

  就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周围的火光四起,蚩尤大军将他们彻底包围。四支队伍得知后,立刻前去救援。为了全歼黄帝部落,蚩尤族人没有太认真的拦截他们,目送他们投往死地。在他们不留意的死尸中有一具尸体听着族人远去的声音,双拳紧紧抓住大地。

  天亮。

  “死尸”活了过来,紧忙向玉清天赶去,黄帝利用壁虎断尾之法终于从蚩尤的包围中冲出来了。

  忽然轩辕停了下来,看着四周,大声喝道:“蚩尤出来吧,躲躲藏藏有失你的身份啊!”

  “你都可以装死尸一个晚上,我躲一下,又如何?”

  黄帝二话不说,立刻向蚩尤出手,蚩尤稍稍一退,轩辕急忙向前飞去,不断燃烧自己的法力。

  蚩尤也不追击,看着轩辕的离去。“这样好吗?放轩辕离去,合适吗?”靠在树上的刑天懒洋洋的问道。

  “仙人不出手,我巫族的人也不能出手啊!现在就算是圣人子弟难道可以阻挡我巫族大巫吗?”蚩尤笑道。

  “黄帝真是让我意外了。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啊,不往我几个月的布局。否则他真以为他能阻我们这么久!”刑天看着蚩尤,久久不语,“希望一切如愿吧!我族实在是承受不了太大打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