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校长走后,骆方一屁股坐回床上,一时想不通校长怎么会突然勃然大怒。按理说,校长应该更希望抓住嗜血狂魔,好使学校早日恢复正常的,怎么会这样,而且刚刚还一脸慈祥,翻脸比翻书还快,难道他是怕骆方有危险。

  想到这,骆方自己都摇头,他不相信赵光头有那么好心,换做谁都不会相信,一定还有其他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再说骆方又不是嗜血狂魔的目标,而且还有那么多警察以及马上就赶到的金璇流芳和邹矩两个高手在场,他现在可以说比以前有司马狂徒的时候更安全,他才不会害怕,只是希望早日抓住凶手,然后风风光光的领奖,保送上大学。

  一想到领奖和上大学,骆方又重新躺在了床上,嘴角露出了笑容。

  三日后,衡远一中门口,陆陆续续有人走出校门,而校门旁边正站着三男一女。

  “先走了,兄弟,你一定要自己注意安全。”萧建明拍拍骆方肩膀,他和张羽花已经知道骆方要帮助警察擒住嗜血狂魔的事,而学校也已经通知无限期放假,全校师生正在陆续离开。

  这时张羽花嬉笑着过来,对骆方道:“方子,我们就先走了,你老爸老妈那有我们和你妹妹给你打掩护,放心吧!自己可注意点啊,怪物来了就躲到警察后面去,别逞能啊,小心阴沟里翻船。”

  “去,撕烂你的臭嘴!”骆方笑骂。

  这时张羽花的屁股也被萧建明踢了一脚,仍就不依不饶地道:“我不是希望他没事,在提醒他嘛!”。

  旁边萧语心却不管张胖子,而是忐忑不安的看着骆方道:“骆方,你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别跑最前面,你知道在哪个方向,用手指就行了,千万别自己冲上去。如果那怪物要杀你,你马上躲到警察后面去,你不是说他们请来了两个高手吗?让他们上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等我们抓住凶手的好消息。”骆方把手搭在萧语心肩膀上,柔情的抚摸着萧语心发出谈谈清香的秀发。

  “嗯,时间到了,该走了。放心吧,语心,骆方可厉害着了。”张羽花不合时宜的尖锐嗓音准时响起,“不过,骆方,你千万不能有事哦,你要知道,我好不容易和你相遇,自从我遇见你后,我心中什么都装不下,全部都被你占据,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我入迷,陶醉。如果可以……”

  骆方顿时张口结舌,而萧语心则是一脸尴尬,对着张羽花大叫:“好,你个胖子,我就知道那天你偷听,不准说了,闭嘴,听见没有。”

  而张羽花却是全然不顾,学习优异的长处当场发挥的淋漓尽致,把骆方的表白背的一字不漏,萧建明则是在一旁忍俊不禁。

  送走萧语心等人的当天晚上,周言就把骆方请到了临时指挥室。

  指挥室内,衡远一中的详细地图平铺在一张会议桌上,上面用红色记号标明了嗜血狂魔自被发现以来的出现地点,而骆方和周言则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喝着茶。

  “我就知道你不会被赵校长说动的。”周言和颜悦色地道,“那天,赵校长说你不会参加我们的抓捕行动,说就算你答应,他也不答应。我当时就火了,我对他说,这是警方的决定,警方有权要求公民协助警方破案,这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不是你赵校长说了算。”

  “哦!”骆方暗自笑道,“赵光头也会吃亏。”

  “结果你们赵校长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走了。”周言笑了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周言,周言,快出来。”一道嘶哑的声音传了进来。

  周言正喝着茶,抬起头来看了看窗外,对骆方道:“王局长到了,骆方快起来,和我一起出去。”

  说着,两人站起来,急忙往外走去。

  门外站着三人,两男一女,一个约五十岁左右的肥胖男人穿着警服,另两人着便装,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包,显是装满了衣服和日用品等。

  看见骆方两人出来,那穿警服的肥胖男人对周言笑道:“周言,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两个人。”

  周言连忙快步走了过去,骆方紧随其后。

  周言看着王局长身后的两人,正待说话,那王局长首先看到了骆方,抢先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学生吧!”

  “对,就是他。”周言回答。

  “局长好,两位好。”骆方从容不迫。

  王局长点点头,转过身来指着身后的两人,对周言介绍道:“这两位就是我们请的高手,这位是全国警察搏击赛冠军金璇流芳,而这位是亚军得主邹矩。”

  周言忙向两人问好,现在,在枪弹对那嗜血狂魔几乎成为摆设的情况下,他可是得完全依靠这两位高手了。所以,此刻的周言也适时的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谄媚笑容。

  那邹矩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米六的身高,两鬓染霜,鹰钩鼻,目光锐利,显示出了此人的狠辣。而金璇流芳则是袅袅婷婷,一张瓜子脸,休闲衣配上紧身黑色长裤,外加一双长靴,显得神采奕奕。

  本来邹矩前年早已退休,奈何武功太高强,又被警察总部返聘回来,专门教导培养一些特种警察的格斗技能,而他因为格斗经验丰富,眼光毒辣,可以根据每个弟子的长处,开发出适合其自身优势的格斗技巧,所以在警察总部那边很是德高望重,论威望连冠军金璇流芳都要差他不少。

  金璇流芳出生在一个异常庞大的家族,家中人才辈出,财富堆积如山,权势更是滔天,但金璇流芳从小就志向当警察,大学时就读的是警校,刚一毕业就被家族送去给一个高人传授武功,后来因为家族的关系直接被推举进入了警察总部。在旁人还没来得及嗤之以鼻的时候,金璇流芳就让众人大吃一惊,在全国警察搏击赛中竟然连番晋级,最后竟战胜了邹矩,名列第一,顿时惹得旁人刮目相看,再也不敢说三道四。

  这时金璇流芳和邹矩都微笑朝周言点头,接着又瞧了瞧也是一脸微笑的骆方。

  王局长挺着个啤酒肚开口道:“邹老可是秘踪拳的宗师级人物,别看邹老已经六十多了,一身硬功非同小可,一发功,连刀都戳不进身体,而且擅长的飞刀也极其厉害。”

  骆方心头咯噔一下,暗忖:“自己不会也是秘踪拳的苗子吧,还没练就已经刀枪不入了。”想到这,不禁又暗自发笑。

  王局长接着又一脸敬畏的看向金璇流芳,道:“而金璇流芳的实力,我都难以置信,她精通八卦掌,以及鹰爪、太极、形意、通背、六合拳等,还有一些武功我也说不上来,呵呵!”

  骆方和周言顿时目瞪口呆,这精通的也太多了,王局长说了一大通,后面还加了个“等”字,不知这金璇流芳还会多少是王局长说不上来的,而且人都说贪杂不精,学多了不一定有好处,可显然这金璇流芳学了那么多,还能做到精通,并且显然武功还在只精一门的邹矩之上,简直是不可思议。想到这,两人顿时对金璇流芳刮目相看。

  王局长又开口道:“周言,我现在可把这两位高手交给你了,你可要细心周到些,把这里的案情以及抓捕的详细计划给二位说一下,我还有事,就不陪各位了。”

  说完,王局长与在场众人道别后挺着啤酒肚离开。

  剩下四人一边说着案情一边走进了临时指挥室。

  指挥室内。

  金璇流芳皱着一双秀眉盯着地图,沉声道:“你猜测这嗜血狂魔是从后山进入学校的?”

  “对。”周言点点头。

  邹矩锐眼一闪,盯着周言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布控,不是说那什么嗜血狂魔已经受伤了吗?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次出现?”

  周言闻言解释道:“上次我们就以为他不来了,结果他不但来了,还对警察公然挑衅,造成我们死伤惨重。上次我们是没有摸准他的实力,而这次我们千万不能再麻痹大意,不然他再次出现又要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说到这,周言停下来喝了口茶,又继续道:“至于他为什么从后山进入,我们也是总结前几次他出现的地点,才得出的结论,第一次他出现在医务室,那里在后山的右边,距离约500米,第二次直接出现在后山下的图书馆,第三次出现在第二教学楼,是在后山的左边,距离后山约400米,而且后山周围除了这三栋建筑物再无他物。所以,我们很有理由怀疑,那嗜血狂魔就是从后山进来的。”

  “嗯。”邹矩和金璇流芳同时点头。

  “他能闻到那嗜血狂魔的气息?”此时,金璇流芳抬头看向骆方。

  “对。”周言答道。

  骆方神色坦然,直接开口道:“我能在600米范围内闻到他的气息,并且能发现他的方位,到时我会及时通知你们。”

  “这么厉害?”邹矩露出一副怀疑的神色。

  周言忙解释:“对,上次‘狂徒’司马皋就是全靠骆方才发现那嗜血狂魔的踪迹的。”

  听到周言的解释,邹矩脸上顿时流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喃喃道:“狂徒这孩子,我以前就经常教导他,他却还是不懂得怎么收敛,有时候太莽撞太冲动也会丢了小命啊!

  周言和骆方不知所以然,都转头看向金璇流芳。

  金璇流芳见状,向两人解释道:“司马皋是邹老的其中一名得意弟子。”

  周言、骆方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人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同时,骆方似有所悟的点点头,原来,那司马狂徒的飞刀绝技是邹矩传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