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洛天快马加鞭急行两日已至京城,他本不必来此,只是他太久没有回过家了。叶明珠生性好动耐不住寂寞,将她一人留在家中,心中的委屈自不必说,云姽婳虽也留在龙吟山庄却是无法陪她玩闹的,她那性子唯能和慕娉婷打成一片怎奈自他与叶明珠成亲之后,慕娉婷片刻也不愿多留,毅然离去,再无音讯。

  他知道自己那一次惊人的决定伤了许多人的心,但叶明珠没有错,慕娉婷将她对自己的怨转化为恨全部加诸在了叶明珠身上,说话句句夹枪带棒,丝毫不留情面使得他对叶明珠的歉疚又加深了几分。

  她刁蛮任性本性却不坏,热情真我的性格使他跟她在一起时倍感轻松,但违心的与她成亲也让他如今无法面对她,内心对她总有深深的歉疚,故而婚后他便借口追查武林失踪的各大门派离开了龙吟山庄,一别多日,慕容山庄乍然又见,她似乎已不复往日的神采,看在眼里,不禁有些心酸,未及招呼她又对他产生了误会,她现在必定伤心的很,于是便想着绕道往京城的天香园给她带一套胭脂水粉。

  天香阁的胭脂水粉闻名遐迩,叶明珠一直想要却由于他无暇相伴而一拖再拖,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的在店内挑选,他蓦然发现自己从未特地陪叶明珠做过什么,瞧着那些女子在夫君的宠溺下露出幸福的微笑便觉自己欠叶明珠的委实太多。

  沉吟间只听得一声娇笑传来道:“哟!凤姐姐,平日里你的脸色可都是白里透粉让人瞧一眼便心生嫉妒的,今儿个因何脸色惨白呢?”

  听来似是熟客在跟老板娘打招呼,沈洛天瞧了一眼便不再理会,但仍听得另一女子唏嘘道:“还说呢?今儿我这条命呀差点儿给那冰美人儿了结了!”

  那女子“噫”了一声道:“凤姐姐莫不是在开玩笑吧!在这京城天子脚下谁敢放肆呀?”

  那凤姐轻叹道:“你有所不知呀!方才我这店里来了位姑娘,我凤姐守着这天香园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么美的美人儿!”

  说道此说沈洛天心中不由一动只听她又接道:“但她虽生的美,脸色却白的令人心疼,还有她那神情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好心劝她买一盒凝脂粉润润色却不想她竟‘咔嚓’一声抽出一把冰剑架在我的脖子上,若非我将我那震家之宝幽兰香精割舍给她,只怕我这天香园这会儿已经在办丧了!”

  那客官还未接话,沈洛天已走了过去,微微含笑道:“敢问凤老板那姑娘几时来此的?又是几时离开的?”

  凤姐看他那笑容如沐春风说不出的喜欢,媚笑道:“你认得她么?”

  沈洛天心下一笑道:“只因她偷了在下的东西,在下急于找到她,还望凤姐指点一二,若能寻到感激不尽!”

  凤姐微一变色道:“当真人不可貌相,瞧她那清冷脱俗的模样就像仙女一样,却不想会做这种事,只是你既追讨失物何须知道她几时来的?”

  沈洛天微微一笑道:“还有她都买了什么,说了什么,还望凤老板也能赐教。”

  凤姐微微笑道:“她大概申时三刻来此的,只买了幽兰香精与腊梅花露,说她从不擦那些胭脂水粉,独爱这两样但襄阳有买不到气味如此清淡的,于是多备些回去用!”

  沈洛天闻言暗喜道:“看来她是要回流水轩!”遂又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凤姐微一沉吟,笑道:“对了!她还向我打听最近的码头怎么走,我给她介绍最舒适的客栈她却说不必,我原来还奇怪为何天黑不歇息还要赶路,如今方才知道她原来是为了躲你!”

  沈洛天微微蹙眉,暗道:“莫非她要乘船连夜赶路?”思及此处生怕误了时间,忙道:“她是何时离开的?”

  凤姐道:“不足半个时辰!”

  沈洛天心中一喜抱拳道:“多谢!”转身便朝外行去。

  那凤姐急道:“唉!你还没说她偷了你什么呢?”

  沈洛天回首涩然一笑道:“心!”

  沈洛天赶至最近的码头哪还有花亦飞的影子?仅余下一条船,且已扬帆正欲起航。忙上前交涉几句,那船家倒也心善,本是别人包下的船,但见他心急,便允他上船同行。

  打探之下方包船之人是位少年郎,为的便是溯江而上,一游长江三峡,一览巫峡风光。游山玩水行船自然缓慢,花亦飞既然不在船上,他唯有另做打算。

  在船家处得知前一艘船开船最多不过一炷香的工夫,他便打算在半途遇着扁舟便租来追赶,心中盘算着便想到船头看看。

  黄昏十分,彩霞漫天,成群的燕子由南向北飞翔在彩云缤纷的天空中,无限美好。

  一道熟悉的身影伫立在夕阳下的船头,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看见她沈洛天的眼睛倏地亮了,轻轻走了过去,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没有说话,痴痴的凝住着她。

  她举头望天,似乎已沉醉在这眼前的美景之中,周身散发的幽香气息在他鼻端轻轻拂过,丝丝缕缕沁入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