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好看。”张淼峰的这句‘好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张淼玲看着自家哥哥气愤的样子十分的来气,她以为自家哥哥是气自己挡住了他看唐皖的视线呢,却没有想到自家哥哥气的是自己的衣服太过暴露了。

  “那哥哥我们快走吧,都六点多了呢。”张淼玲上来就想挽着自家哥哥的胳膊向唐皖宣告自己的主权,可是她再次没有想到她的这个举动并没有引来唐皖的反应,反而是引来了妖娆女子的一声轻笑。张淼玲羞红着脸气呼呼地就要拉着自家哥哥离开形象设计店。

  “玲玲。”张淼峰用低沉地声音喊了下张淼玲的名字,这才叫停了张淼玲。

  “表嫂,公司等下还有酒会,我们改天有空再聚吧。”张淼峰说完告别的话之后,再等到妖娆女子默许的一个笑盈盈的微笑后,就拽着张淼玲的胳膊走出了形象设计店。唐皖也跟着两人离开了那家店,她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店门脸,她感觉此时的这家店虽然美丽,却空有其表。虽有其表,却不是自己适合的地方。

  “皖儿。”张淼峰准备开车的时候,才发现唐皖并没有上车,而是站在形象设计店的门口若有所思的呆着。

  “哦。”唐皖在听到张淼峰叫她的名字以后,刚想往张淼峰的宝马X5那边走去,但是却她被突然驶来的一辆保时捷溅起的污水弄湿了裙摆。

  “呵,原来这儿还有个人啊。还真是抱歉,本小姐没看见呢。”白优雯在停车场去出车之后,越想刚刚的事情就越觉得来气,她一个低俗下贱的丫头,怎么配和自己抢衣服。虽然衣服最后还是自己得到了,但是总觉得心里别扭,来气。这时,正好她看见唐皖站在形象设计店的门口,门前正好有一滩雨后的积水,她就故意的将车子开到了污水边上,看着污水溅在了她的身上,顿时什么优雅形象皆失的样子,她感觉心里特别的痛快,小麻雀,就是小麻雀,再怎么打扮也变不成凤凰。

  “你......”唐皖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她不明白白优雯的那份居高临下的那种优越感,凭什么一定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她看着白优雯的车快速地驶离自己身边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今天下午特别像一个小丑,误入了不属于她的世界。

  “怎么回事?”张淼峰见唐皖一直没有上车来,就下车打算去看看唐皖那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当他看见唐皖的衣服被污水溅得脏兮兮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狼狈,反而觉得那是一种美,不同于现在人的审美观的一种美。如果此时有人知道张淼峰心里在想什么;,肯定会觉得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咋就大白天的说胡话呢。

  “没什么,衣服脏了而已。”唐皖轻描淡写的说道。就好似穿着脏兮兮的裙子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给,擦擦吧。”张淼峰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条叠的方方正正的手绢递给了唐皖,但是唐皖并没有接过他的手绢,而是笑了笑。

  “不用啦,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衣服脏了就脏了,不用浪费你的一条这么贵的手绢啊。”唐皖向后退了一步,和张淼峰保持了距离。她不想此时被别人误会自己的裙子脏了,和张淼峰有什么关系。

  “哥,还不走吗?酒会快来不及了。皖,你裙子.......”张淼玲见自家哥哥下车之后,迟迟地没有回来,就也下了车,往唐皖这边走了过来。当她看见唐皖的裙子变得脏兮兮的之后,下意识的站得离唐皖远了好几步。

  “走。皖儿,我车里还有条裙子,要不你先换上?”张淼峰突然想到自己今天下午在商场巡视的时候,见到一条香奈儿的米色短裙觉得特别的适合唐皖,就按照记忆里唐皖貌似应该能穿的尺码,买了一条裙子给唐皖。

  “不用了,不是时间要来不及了吗?那我还是直接不去了吧。”唐皖一听张淼峰车里还有备用裙子,顿时觉得满脸黑线,这货到底想干嘛,难道早就预料到她裙子会脏了不成?

  “来的及,来得及。”张淼峰一听唐皖想不去了,立刻急忙的说道。

  “哥哥,什么裙子啊?”其实刚刚张淼玲一上车的时候,就看到了车后座放着的一个香奈儿的衣服袋子。她还以为是自家哥哥买给自己的礼物里,她可不能让自家哥哥给自己准备的礼物,成为她人的临时应急礼服。

  “额,玲玲,那裙子是,是哥哥买给你的。要不这条裙子先借给皖儿,等哥哥哪天再有看中的裙子,就再买给你。好不好?”张淼峰看着自家妹妹逐渐嘟起的嘴唇,赶忙赔笑道。

  “哼。”张淼玲轻哼了一声,对自家哥哥表示不满,然后她给了唐皖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许答应。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还是不要去了。我先回家了,拜拜。”唐皖在看到张淼玲的眼神之后,立马和张淼峰道了别,然后就连忙小跑离开了那家店的门口。

  “哥,别看了,人都走没影了,我们走吧。”张淼玲不满地继续嘟着嘴巴,拉着自家哥哥作势就要往宝马X5走去。

  “好吧。咳,妹,注意形象。”张淼峰是在拗不过自家妹妹,就任由自家妹妹拉着,往自己的车那边走去。可是看着自家妹妹穿着的这件随时有可能走光的性感礼服,他却感觉特别的别扭。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唐皖感觉到风吹在身上的时候,有种刺骨的冷。她用手臂紧紧地抱着身体,试图用这样的举动来增加点温暖,可是这样虽然能感觉到有点温暖了,但是却在灯红酒绿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狼狈,她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孤独的走在喧闹的大街上,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这时,她很想给爸爸打个电话,叫他来接自己回家,可是她在自己的裙子上摸了半天,才突然想到自己的手机还有钱包都在放在书包里了,而书包还在张淼峰的车里呢。哎,早知道就拿件棉服好了,这破天,都快冻死她了。她跺了跺脚,继续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您好,对,就是在叫您,恭喜您,您是今晚第九十九个路过火夜的客人,恭喜您获得本酒吧的大奖。来,跟我进酒吧里,里面有惊喜大奖等待着您去揭晓呢。”唐皖还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的时候,就被火夜酒吧门口的招待小姐生生地拉进酒吧。一进到酒吧,酒吧里刺鼻的烟味和香水味混合的气味就弄得唐皖感觉头晕脑胀,再加上震耳欲聋的DJ音乐,唐皖感觉到特别的不舒服,她很想立刻的从这个嘈杂的闹境里逃出去,可是架在她胳膊上的手并不肯让她离开。

  “你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唐皖大声的对那个用力驾着她胳膊的招待小姐吼道。哎,原本唐皖是想小点声音说的,可是无奈于酒吧实在是太嘈杂了,她要是淑女点,估计自己说的口干舌燥,那个招待小姐也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

  “别着急,马上到了。”招待小姐神秘地笑了笑,用口型对唐皖说道。然后当她俩走到舞台中央的时候,聚光灯一下子就打在了唐皖和招待小姐的脸上,唐皖被突然而来的光线刺得眼睛很痛。

  “各位来宾,又到了我们每天的激动人心的时刻了,今晚第九十九个路过火夜的客人就是我身边的这位小姐,下面有请这位小姐和我们的Boss热舞一曲!!”招待小姐不知道从哪儿拿到了一支话筒,对着台下应经停止热舞的人们,就一阵狂说。

  “咻......”台下的人们卖力地吹着口哨,欢迎着这位打扮的十分俏丽,但是却脸生得很小姐和火夜酒吧的神秘Boss激情热舞。

  “啊,不,不要。”唐皖一听要自己和什么Boss热舞,就连忙说不要,然后就很想从舞台上下来,但是那名招待小姐却死死地驾着唐皖的胳膊,让她动弹不得,唐皖很纳闷想到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她还是不是个女的啊。

  “哇,今晚我们大Boss,真是帅呆了,各位来宾......”女招待小姐见Boss已经准备好了,并且慢慢的往舞台中央走的时候,就对全场的来宾抛了下媚眼,然后慢慢地退到舞台的角落里,继续的说道。“Music。”

  照在唐皖脸上的刺眼地灯光突然消失了,随即播放的是让人感觉到亢奋的DJ舞曲。当音乐开始播放的时候,全场的气氛一下子高涨了起来。连唐皖这种对跳舞不太感冒的人,都想随着音乐热舞一曲了,但是当她感觉到一个身着一身黑衣的男子搂住她的腰的时候,她立刻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想要挣脱,但是却无法挣脱,她气的用眼睛直瞪那个男子,可是那个男子像是没有见到唐皖气呼呼的眼神一样,搂着唐皖的腰身就要顺着音乐热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