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炎帝起兵反轩辕的消息,一经传开,响应者寥寥无几。

  在炎帝的想法中应该是响应者云集,自己率大军直取黄帝,一战定天下,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其他部落因为在神农的治理之下,慢慢强大,部落首领都心生自主之心。但是神农恩威天下,天下部落心悦诚服,自然而然的拥立神农,而神农也将华胥部落传给炎帝,在大家看来就是正统继任者。但是神农突然宣布一个名不转经传的部落首领忽然成为天下共主,大家当然是会心里不舒服;大家自以为炎帝是下一任共主,所以才紧紧跟随炎帝反对轩辕。

  大家现在只想过自己的日子,不遵黄帝之命就好了;让他们将自家身价压在炎帝身上,和黄帝大战,没什么人会这么干的。

  现在炎帝骑虎难下,和黄帝大战,可是自己就是被蚩尤刺激到了,头脑一热,就立刻下战书了。怎么办?炎帝不住的想办法,忽然,炎帝想到了一个主意,自信的笑了笑。

  第二天,有一个消息震动天下。炎帝不忍天下民众遭受战争之苦,特约战轩辕和其手下四将于新野,以决天下共主之位。

  黄帝坐在大帐中,听着下属的报告,轩辕剑眉一挑,看着手下四将,笑问道:“如何?”

  应龙自信的一笑,靠在椅背上假寐,女魅用舌头妩媚的舔了一下嘴唇,“希望我的对手会是个好男人,真希望喝光他的血啊!”

  仓颉手里不断比划着,似乎没听到黄帝的问话,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对于仓颉,黄帝是十分大度的,看向了一脸严肃的力牧。

  “共主,虽然我们一定会胜利,可是共主一定要小心炎帝啊!”

  “没关系的啊,炎帝丢不起那个人啊!”黄帝大笑到,自信的看着新野方向。

  九黎部落,蚩尤大帐内。

  “蚩尤,你的算计落空了哦!两个部落没打起来哦!”刑天懒散的调侃着蚩尤。

  “刑天啊,智者从来不是指那些只有一个计划而不去考虑失败的家伙们,智者是能考虑到所有情况的,这只不过是从一个计划滑向另一个而已。”蚩尤自信的攥住拳头,仿佛把天下抓在手心。

  刑天看着豪情万丈的蚩尤,突然站起来,双眼精光一闪而过,一股冲天的气势直接冲破大帐。又在一瞬间气势全消,刑天又懒洋洋的坐下,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不过那残破的大帐在无声的所说着什么!

  新野,决斗地。

  炎帝带着春夏秋冬四将静等黄帝的到来。忽然远方传来一阵大笑声,“炎帝可是来早了啊,让你就等了!”

  “没事,反正这点时间我等得起,反倒是你,我还以为你会再晚点,多享受一下共主之名。”

  “不要说什么废话了,开始吧!”黄帝忽然正色道。

  春神句芒先走出来,文质彬彬的说道:“炎帝座下句芒前来请教!”

  黄帝手下四将相互看看,随后女魅走出来,走一步,她四周的土地快速的干涸,花花草草也干枯了。

  春之木神句芒随即法力开动,四周的花草树木不断疯涨,可是一靠近女魅四周就枯萎了;而干涸的势头也被句芒制止。两人不断的催动法力,纯粹是法力的比拼,没有一丝花哨的打斗,却是危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方的法力侵蚀,直接损伤灵魂,连法力也会纠缠在一起,成为废人。

  秋神天吴二话不说直接一道撕裂之风攻击女魅,一道字符挡住风的攻击,却是仓颉出手了,可风却随即转向仓颉。

  原来是声东击西啊。一道道字符袭向天吴,天吴身形一动,字符打在空地上。仓颉身后传来破空之声,仓颉不断打出字符,不一会字符组成结界,一下子将天吴围在里面。天吴忽然化身成龙卷风,一道道风刃割开字符。仓颉不断打入新的字符,一层层结界生成,又被毁灭。天吴和仓颉也僵持起来。

  力牧巨剑一指玄冥,“冬神我们也来练练手吧!”

  只见玄冥随手一挥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出现在手中,尊荣华贵的行礼,和力牧斗在一起。力牧巨剑以慢打快,充满力感,每一击都充满力道,玄冥一触就走,如同剑舞一般,优美而危险。力牧慢慢的将剑势转向防御,偶尔有反击。没办法,玄冥从不和力牧硬拼,只是不断游斗。两人知道他们的决斗什么也不能决定。能决定的就是两个悠闲自得的两个首领。

  祝融好像也继承了上古祖巫的爆裂脾气,居然对炎帝也大大咧咧的道:“还是让我来试试这个部落最强者吧,对于强者,我可是不想放弃啊!”

  炎帝笑笑并不理会,应龙一直微闭的眼睛猛的睁开,恐怖的气势一下子将祝融包围。

  祝融大笑道:“看来你不是想那边的弱者啊,有趣,有趣!炎帝啊,黄帝就留给你了,我去会会这个强者。”说着浑身燃起熊熊大火,慢慢的大火聚集到双手,颜色渐渐变深,深红色的火焰危险的跳跃着,被火光照映的祝融嗜血的笑容,无比狰狞恐怖。

  应龙浑身布满龙鳞,手指不断长长,龙鳞很快也布满双手,应龙的双眼变得鲜红无比,狞笑着说道:“我要将你撕碎!”

  凶狠,这是两人大战的写照,招招拼命,以伤换伤,身上不断增加的伤痕也没令两人退缩,斗着斗着,两个人突然大笑起来,更加凶狠的打在一起。

  看着不断被摧毁的大地,黄帝对炎帝说道:“不需要等他们出结果了,我们直接开始吧。我也想看看你从地皇那里都学到了什么?”

  “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的家祖。不过是偶然入得家祖法眼而已。”

  “炎帝啊,终于明白为什么地皇不把共主传给你了。你太骄傲了,太看重神农的名誉了。那会迷失你自己方向的。如果你成为共主的话,人族真不知会走向何方?”黄帝惋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