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敌退去,村民相继回家作息,不再喧哗。沈星枕卧于床,迟迟不能睡。仰望繁星,不禁呢喃出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句是沈星家乡老少皆晓的诗句,但又有多少人真正知道其中之意。

  思念就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望着这陌生的夜色,想起的却是故里的景。

  芸芸众生,寻不到熟悉的背影,茫茫人海,哪儿是我的归宿?

  曾经对酒当歌,试问人生几何。如今散落天涯,兄弟是否与我遥遥相望?如今千山万水,青依还会送我一世情缘?

  含泪的眼在迷离中合了上去,思念有如漫天飞雪,散落于大地,消融于无形。

  “啊……”凌晨,沈星惊醒,混身大汗,气喘吁吁,喃喃道:“是谁?是谁……”

  沈星睡梦里,梦到自己抬头仰望无情天苍,两道紫焰从天苍深处卷来,携着毁灭般的气息越来越近。举目远眺大地壮丽山川,脚下万丈深渊,不知所措。

  而这时候,四把战剑毫无征兆,穿胸而过,将沈星击倒在地。沈星愕然回首之时,一只纤手无情袭来,将沈星彻底击落下万丈深渊。

  沈星当时似乎放弃了反抗,狂笑出声,在深渊回荡,仿佛千万孤魂在哭诉。在掉下去的一刹那,沈星向上望去,他血红的眼睛只看见一对无情银眸……

  再之后,沈星惊醒了过来,心中苦闷,于是仰天长啸。他呆呆地望向窗外,呢喃道:“谁人葬我身,流放我至此。”

  阿牛在一旁呆若木鸡,不知所措,问道:“老大,你怎么啦?”

  小艾听到声音,快步走了进来,安慰沈星道:“沈星哥哥,不要怕,我也经常做恶梦,但爷爷说梦都是假的,当不得真。只有胆小的人和坏坏的人才会怕,沈星哥哥那么厉害,也不是坏人,所以不会怕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沈星调头望着小艾,问道:“你我才认识一天,你如何得知原来的我是好是坏。”

  小艾哼了一声,嘟着嘴道:“你就是好人,我不管。哼哼。”

  这时伍伯也站在了门口,平淡地道:“有时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是梦……”说完转身离去。

  “亲眼所见也不可信?”沈星低头有所悟,道:“眼睛生来不是寻找光明的吗,难道还会给自己带来烦恼?可是……我没看清楚,他们是谁。”

  “我要变强!我要撕破这天地!去追寻……啊……”他仰天大吼,那上古梦境与地球末日之秘一点眉头也没,他心头难以忍受。

  推开木门,散去忧愁,步了出去,道:“推开此门,我应当求变。”

  面向日升之处,展胸怀大地,沐浴于晨曦。路漫漫彼岸不知何处,沈星甩去困惑,他需要时间去追寻。伍伯给了他提示,助他解惑,不再因为过去而过不去。

  于此同时,一间大堂之上,一个威严中年人将跪在地的葛三踢翻在地,怒道:“废物,连一个微弱少年都打不过,尽丢我葛大的面子,你还有脸面站在我面前。”

  葛三爬了近来,哭诉道:“老大,那少年刀枪不入。”

  中年大汉怒起又是一脚,道:“好你个老三,不思长进,还诸多借口。我叉你妹屁股的刀枪不入。”

  葛三又爬了上来,惨痛哀鸣:“老大,你相信我啊,叉不动啊,就算叉他屁股也叉进去啊。他就是一个铁疙瘩,老大为我报仇啊,我唯老大你是从。”

  葛大甩袖转身,哼道:“打了我葛家的人,一定不能放过。你赶紧疗好伤,别再像个废物一般,你叫上老二一起去。注意,一定要一击必杀,做到神鬼不觉,不能留活口,也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伍老鬼知道我们做的。伍老鬼深不可测,若是引起他的怒火,即便我们也永无安宁之日,你们要在那少年离开山村才可动手,滚下去吧。”

  葛三如获大赦,连忙起身,喜道:“多谢老大,有二哥同行,定能手到擒来。那小鬼还未筑得星台,这次一定将他打爆,灭我心头之火,报我此次之辱。”说完转身快步离去,估计找他的二哥商量对策去了。

  葛家后院,葛家老二葛伤正于盆栽之间持剑而舞,一身白衣所经之处,剑气乱舞,盆栽之花木皆受到剑气所修剪,枝叶纷飞,散落于地。

  盏荼间,葛伤长剑归鞘,静立园中。所修剪之花木皆露峥嵘,盛气凌人。

  葛伤乃葛家军师级的人物,论武不算高,但却是葛家第二把手。因为他有着聪明的脑袋,举手可退强敌,利嘴能御城军。他助得葛大度过多次劫难,也因他葛大才壮大到如今的地步,所以被葛大所器重。

  葛伤平时举止看似儒雅,但伤起敌来不择手段,心肠狠辣,被周边之人谓之“白狼书生”。

  葛三在进来后院之时,正逢葛伤舞剑,也不敢打扰。葛三虽是狂野之辈,但他对他二哥可是非常之敬佩。待葛伤静了下来,才出声赞道:“好剑法,二哥真有雅兴啊。但是,二哥啊,你三弟被人欺负了。”

  “说说什么事,是不是又招惹了什么麻烦。”葛伤平静地道。

  “只要二哥出手,什么麻烦都靠边站。不过只是一个毛头小孩。”葛三笑着道。

  “毛头小孩?”葛伤淡然道:“对方是毛头小孩,你都被欺负,你越活越回去了。如果只是这样,你可以走了。”

  “不是的,二哥。”葛三急道。迟疑了一会,想起之前说的刀枪不入被葛大踢飞之事,便道:“他是伍老鬼那个村子的,当时我也是糊涂,被左相延和那毛头小孩气得吐血三升,功力早已不剩十之一二,所以被他们得逞。”

  “哈哈哈……被气吐血,散功十之八九,好,好!”葛伤大笑,道:“是你长进了还是那毛头小孩太逗了呢?”

  葛三虽是粗人,但也不禁红脸。之后将当时的情况与葛伤细说,但保留了沈星刀枪不入之身不与葛伤说。如欲让葛伤知道这是他之后失策之关键,那不气死?

  “有意思。”葛伤来回轻渡,微微思索,咬牙握着拳头道:“好,此事包在我身上,如此玩弄我葛家之人,岂能放过。我要将他握在手里慢慢在捏死。”

  葛三大喜,道:“谢谢二哥,那毛头小孩这次死定了,哈哈哈。”仿佛在陈述一件事实般自信。

  葛伤提醒道:“我们不能大意,他在伍老鬼周边这时就不能下手,一经被发现,我们将大难临头。只能等他离开山村,或是引他出来。现在你去留意他行踪,有任何异常马上上报于我。”

  葛三转身便走,道:“我这就去,让他蹦几天,然后擒来让我叉爆他屁股。”葛伤摇了摇头,也回头便离开。

  山村之中,沈星正向阿牛取道,如何捕捉猎物,如何避开强大妖兽。

  沈星和阿牛便持弓带刀,出门和村中男儿全合,准备往后山狩猎而去。此时村中少壮早已结集于村口,见到沈星到来,都挤到他身边,左右问询。昨晚之事,沈星大展身手,他们对强者往来都是敬佩。

  “沈星哥,你武功好厉害啊,一会要打多点山猪哦。”

  “沈星哥,回来教我们功夫好吗?”

  “你昨天是不是穿了什么宝贝吗?怎么刀枪不入呢。是不是伍伯上你身或者假扮你上去打那坏蛋的的啊?”

  “沈星哥啊,我们好惨啊,昨晚那些女孩子都念着你的名字,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沈星笑道:“好好好,我答应大家,我回来后教大家刀枪不入的办法,现在我们先去狩猎,吃饱了再练功,行吗?”

  “好喽,我们出发。”

  村口来送行的姑娘们举手挥别,大声喊道:“哥哥们,加油。”

  “沈星哥哥捉头胖虎回来!”

  ……

  一群小伙入山后,阿牛跑到沈星身边,细声道:“老大,以前村里那里女孩都是为我加油的,为什么今天都变了呢,难道他们看不到我吗?”

  沈星笑道:“女人善变嘛。”

  阿牛似有所悟,道:“原来是这样子的啊,善变!变那么多干嘛,变个野猪出来不就更好吗?一群小女人!”

  沈星拍了拍阿牛的肩膀,正色道:“男儿志在四方,何必贪恋于红尘百欲,难道你想永远做个山村野人,如此庸碌一生?你可知道外面世界是如何之大,是多么的精彩。你想不想傲视群雄,笑傲江湖,想不想摘星望月,笑谈天下,?”

  阿牛挺胸拍道:“老大就是老大,知道我阿牛平生之愿,我阿牛岂是凡俗夫子,他日我要傲然于巅峰,眄视于群雄!”

  “好!”沈星赞道:“我兄弟定当如此,到时我们一起煮酒相贺。现在我们先努力去提升自己,迎一世繁华,造一代神话!”

  “嗯。”阿牛紧握拳头,此时已无需多言,与沈星并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