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一章花里胡哨

  又一天,哥哥与妹妹一起吃好饭后,妹妹走到哥哥面前说:“哥,妹求你一件事。”哥哥问:“什么事?”妹妹答:“我关禁闭憋在家中已二十天,今天陪我逛街去,透透风晒晒太阳,帮我买些日用品,让我安安心心闭门思过。”措手不及哥哥呆若木鸡,妹妹忙挽起哥哥的胳膊,摇晃着,银铃般的叫声,“哥!依妹妹一次吧。”妹妹说得情正意切,况且兄妹逛街还是第一次,有哥跟着,妹妹也不会跑出去赌,哥哥只得同意了。妹妹头一仰,一只手挽住哥哥的胳膊不放,另一只手一伸,说:“请!”俩人说走就走。

  风和日丽,街上高楼林立,亮光的玻璃幕墙,反射着太阳的光辉,绚烂着、喧嚣着,漂亮的外墙涂料,涂抹着高楼的容颜,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上绿树成阴,十字路口是一个小公园,草皮青青,花团錦簇,各色树木争辉,风光琦旎,使人陶醉。二人在小公园内踱步,忽然一个三十多岁浑身上下打扮得花里胡哨,画眉点睛的女人挡住了去路,她把送钱用从头到脚打量了又打量,冲着她怪笑。送钱用站定,露出惊讶问:“你认识我?”花里胡哨妇人哈哈一笑说:“你,大名鼎鼎——送钱用。”她知道我的绰号,好像在那儿见过?忽地送钱用想起来了,那是一个多月前,她与几个赌友一起去赶场子,正等着接送汽车,他们毫不避让,津津乐道谈着赌场之事,数送钱用的声音最响,她觉着有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住自己,她四处搜索着,原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那妇人正全神贯注着自己,是那种贪色的男子一眼不眨地注视着少女丰滿胸脯的目光,她猜不透对方的心思,女人望女人,她也仔细地打量起这位不速之客,五官一般,那画眉点睛太沒水平了,蹙脚,打扮得花里胡俏,让人一看就摇头,过目不忘。她往她身边靠想讨近乎,送赌的汽车来了,送钱用上了汽车,花里胡哨妇人还向着她笑并挥手告别,所以虽不认识,今天一见却马上想起来了。送钱用腼腆说:“我已下决心改斜归正,不再送钱。”花里胡哨妇人忙附和:“赌博使我们丢失时间和金钱,这两样人生之最贵,确实不能再赌了。”她接着问:“你最近在做啥?”送钱用撒謊:“我一直打零工,想找一个固定工作。”花里胡哨妇人嫣然一笑说:“我到有一个固定工作,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干?”送钱用急问:“什么工作?快说。”花里胡哨妇人粲然一笑说:“拉保险,既轻松自由且赚钱。”送钱用也听人说过这事,他问:“一年可赚多少?”花里胡哨妇人答:“起码可以二万,跑得好的可以十万。”送钱用大喜,她的心发热,恨不得马上就去上班,可担心问:“我能行吗?”那妇人笑得更妩媚,夸:“你相貌出众,巧舌如簧,伶牙俐齿,干这工作肯定行,我正缺一个搭挡,咱们一起干。”

  老张望着那女人,总觉有些别扭,太做作了,乡下人学洋腔学不像,他这样想,一看他俩谈得很投机,忙走上前去急不可待地说:“我妹妹正要找工作,你带带她吧——”哥哥接着对妹妹耳语,语中带着喜悦,“这适合你,干吧。”送钱用问:“哪怎样入门?”花里胡哨妇人答:“很简单,保证金加上培训费,只要带一仟伍佰元钱,培训一星期后就能上岗,我明天就带你去培训。”

  妹妹望着哥哥,是那种试探请示的目光,哥哥代妹妹爽快地答应,“好,就这么定了。”

  “好,一言为定,明天七点钟我在XX地方等你。”说罢花里胡俏妇人告辞。妹妹拉住哥哥:“那禁闭呢?”哥哥答:“到此为止,特赦!”妹妹担心问:“费用呢?”哥哥莞尔一笑答:“工作是戒赌的灵丹妙药,这钱我出。”在大街上妹妹不

  卑不亢往哥哥身旁靠,拉近乎:“你挣钱不易,你不怕花钱?”哥哥爽朗答:“当钱当用,只要你能戒赌在所不惜,戒赌为急,戒赌为重,这钱用得开心。”

  不知什么时候起天空出现了乌云,俩人全没察觉。俩人憧憬着明天,浪子回头,赌徒迷途知返,改斜归正的明天,觉得舒坦了,轻松了。大自然更美天气更宜人,俩人脚步轻松不由得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