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重繁倒腾着小短腿跑到云霆面前,抓着云霆的衣襟,哭喊道“哇哇,母后不见了,繁繁找不到母后,哇哇”,云霆本来习惯性地想躲开,却没想到被眼前的小男娃抓个正着,吓得云霆以为又会出人命,没想到眼前的小男娃一点事没有,云霆又惊又喜,尝试着抱起重繁,果然没事,开口柔声道“你叫繁繁?”,重繁看着云霆上钩,高傲地眨眨眼睛“你应该叫孤太子殿下”,云霆笑着问道“那你是哪国的太子殿下?”,“本殿下乃是”不能说是魔界啊,眼珠一转道“是元宸国的太子殿下”,云霆还真没听过元宸国,“那你找谁?怎么来雷州的?”,“当然是母后带我来的,只是我突然找不到母后了”,云霆也知道从这么小的孩子嘴里问不出什么“那你母后长得什么样子,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有什么特征吗?”重繁歪着脑袋瞟了一眼看好戏的母后,“母后是世间最美的女子,恩,穿着紫色的流仙裙,对了母后的发髻上只插着一支白玉双凤簪”,云霆一听最美,心下好笑,吩咐一旁还没从云霆怀里安然无恙的小娃娃反应过来,“老连,派人去找一个身着紫色流仙裙,头戴白玉双凤簪的,恩,应该是美丽的女子”,“啊,哦,是,少爷”。云霆看向怀里的小娃娃,“我已经派人去找你母后了,只要在雷州定能寻到,现在先随我回府可好?”,“好啊”一听能住进云府,重繁高兴地应承,还向酒楼上的繁缕比了个搞定的手势。繁缕笑笑,这小子居然说自己是元宸国的太子,真是到哪里都不愿委屈自己,自己少不得还要替他圆谎,当下召唤元界的精灵幻化成宫女侍卫,向云府进发。

  “少爷,府前来了一队人马,还有一顶紫色凤鸾轿”,“是母后来了”重繁从云霆怀里挣脱下来,喊着直奔府门,云霆也起身跟出去,来到门口,只见凤鸾轿中走下一位仅插着白玉双凤簪的女子,一袭紫色流仙裙,当真是绝色倾城,贵气天成,飘飘欲仙。一众人都沉迷其中,云霆没想到世间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在下雷州总兵云霆,敢问”,一个侍卫拿着令牌喝道“大胆,还不见过元宸国王后?”,云霆看见纯金的令牌上刻着元宸大内四个字,虽然疑惑未解,但依然躬身行礼,“参见元宸国王后殿下”,繁缕看着眼前的云霆,果然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云总兵免礼,劳烦照顾繁繁了”,重繁看繁缕只顾跟云霆讲话,不高兴了,“母后,你怎么才来找繁繁?”繁缕抱起儿子,“哪里,能照顾太子殿下是我的荣幸,如若两位殿下不嫌弃,还请入府稍作歇息”,“打扰云总兵了”,“殿下请”繁缕抱着儿子走在前面,侍卫每进一道门便留两人守着,宫女紧随繁缕身后,亦步亦趋,云府确实算得上庄重奢华。

  繁缕坐在上位,放下茶杯,“云总兵不必疑惑,元宸国是中土海外的一个岛国,这次本宫只是仰慕中土风情,特带太子游玩,所以不必惊动你们的王上”,云霆听了便知这是要自己保密,而且自己也想弄清楚为什么这位太子殿下不怕自己身上的雷电“如若殿下不弃,不如凤驾下榻云府?”,“母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好不好?繁繁喜欢这里”,繁缕故作为难,便答应下来,“那就叨扰云总兵了”,“殿下客气”。

  “母后,你说的那个胖娃娃什么时候来啊?”,繁缕知道昨晚云霆去了酆都,那几个人应该马上就到了,“快了,繁繁要是云霆带回一个卷发女孩子就说明它来了”,“真的?那我现在就去找云霆去带女孩子回来”,重繁一溜烟儿地跑了,繁缕头疼儿子如此单纯。

  “云霆,云霆,你有没有带女孩子回府?”老连看着直奔而来的太子殿下,后面跟着一堆宫女侍卫,“哎呦喂,太子殿下,少爷还没有回来呢,要不老奴带您上集市转转?”重繁帅气地一仰头,“不要,云霆肯定快回来了”,“唉”老连刚准备说什么就听到了云霆的声音,“老连,让人给这位姑娘收拾一个房间”,“哇,云霆,你真的带回一个女孩子,那有没有”,“繁繁”,“参见王后殿下”,繁缕使了个眼色不许儿子问下去。“这位姑娘是”,繁缕看着椅子上昏迷的卷发女子,比杨幂好看,“这是我在路上救的女子”云霆并没有多言的意思。繁缕点点头,“繁繁,母后带你去买玩具好不好?”“好啊,好啊”重繁欢快地跑去拉着繁缕的手,就往外拖,“你们不必跟着”“是,殿下”。待繁缕母子走远,云霆吩咐人悄悄跟着保护。

  “什么车子巴手的?”龙葵听到茂茂奇怪地念信景天无奈地纠正道“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巴掌”,”行了,还是我来吧“景天刚拿过信,眼睛一下子呆住了,拍着身边的徐长卿指着前方”徐,徐手下,你快看啊,那那“,徐长卿顺着回头就看到了繁缕母子,“那是”,“是什么啊,你们两个怎么了?”龙葵和茂茂也看过去,“哇,美女啊”,“简直绝色倾城啊”,雪见也发现了繁缕,气得跑过去踹了景天一脚。“你回来了,干嘛踹我?”雪见叉腰愤愤地责备“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怎么火鬼王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景天顾不上雪见,看着朝他们走近的繁缕母子,徐长卿也高度戒备,“景天”,“啊呵呵,原来是原来是”,“本宫元宸国王后”说着还似笑非笑地看了景天一眼,“是是是,殿下,恭喜发财,一本万利啊!那个那个谁没有来吧?”景天四处瞄着没发现魔尊的身影,“呵呵,他忙,没有来”,繁缕笑着说,看来是怕了重楼了,“徐道长,不必紧张,小心你的洞清镜崩盘啊”,徐长卿收起疾速乱转的洞清镜,站在景天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