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半夜,冷非鱼领着花秋站在木屋外,即使隔了一段距离,还是能听到房间里压抑的呜咽声,那是喉咙里被东西塞住后唯一能发出的声响。

  冷非鱼蹙眉,促狭地说道:“他到是挺能折腾,比赵拓更能耗。”

  领着花秋走进木屋,十三回头看着黑着一张脸的冷非鱼,笑道:“我就知道是你,只有你才有闲工夫在门外唧唧歪歪。”

  冷非鱼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带了夜宵,一起吃吧。”

  说完,也不等十三答话,她领着花秋将带来的塑料袋轻轻放在了木桌上。

  这几天十三晚上一有空就到这里守着,顺便添了几张桌椅板凳,又重新牵了根电线进来,点了两盏高瓦数的节能灯,本就不大的木屋顿时亮如白昼。

  冷非鱼等人都没带面罩,申亦乍一看到她的身影,先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待他反应过来后,嘴里呜咽的声音更大,整个身体拼命挣扎,那不要命的模样,似乎是要拉着冷非鱼同归于尽。

  十三轻蔑地哼了一声,手腕一转,手里的竹筷直直地飞了过去,戳在申亦脚踝的位置,他立刻半跪了下去。

  不甘心地抬头,他恶狠狠地瞪着冷非鱼。

  “你别这样看着我,”冷非鱼站在十三身边,**着嗓子,慢悠悠地说道,“你也知道你活不了了,所以安分点吧,免得死地那么难受。”

  她话音一落,申亦好不容易消停的挣扎更加狂野。

  十三无奈地摇了摇头,冲花秋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走到申亦身边,直接一个手刀将他砍晕。

  “鱼鱼,你还是这样唯恐天下不乱,你再搅和,我可什么都问不出来。”

  面对十三的控诉,冷非鱼无辜地耸了耸肩,指着桌上的外卖盒说道:“喏,我买了寿司和披萨。”

  三人围坐在一起,酒足饭饱之后,冷非鱼看了一眼双手反绑在身后,整个人捆在柱子上的申亦,回头对十三说道:“十三,问出什么没有?”

  为了防止身份的暴露,冷非鱼不再叫十三为“飞鸟”。

  见他摇头,冷非鱼落寞地眨了眨眼,随即说道:“那大当家那边呢?”

  “说到这个……”十三起身,冲花秋使了个眼色,要她看着点申亦,自己领着冷非鱼走到木屋外。

  两人沿着泥路走了十多米,站在了一棵梧桐树下。

  十三整个人都淹没在暮色里,转身,他看着冷非鱼声音低沉地说道:“大当家这几天频繁地在和‘千手门’接触,冷辰旭那里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啊。”

  冷非鱼话音还未落下,忽然想起今天晚上苗佛苓和冷辰旭反常的反应,脸色跟着一变。

  “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见十三紧张地看着自己,冷非鱼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是我大惊小怪了,冷辰旭和苗佛苓今天是有点反常,回去我试探试探。”

  “小心点,别暴露自己了。”

  十三也不多话,两人各自交换了信息之后,重新回到木屋。

  远处,灌木丛里一双犀利的眼睛杀人一般盯着冷非鱼和十三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就知道她突然回冷家别墅一定有阴谋,原来是和这小子幽会。好你个十三,‘双子门’的人竟然敢勾搭我‘君子宴’的少奶奶,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