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罩在龙头身上的灰布已起了雄雄烈火,龙头却无法取下灰布,这样下去不被烧死也会缺氧死去啊!

  理树玄女不敢多想,同时念起冰系和风系。

  寒风过后,烈火被打灭。拾起一块碎片一看,是一种易燃且升温后粘性很强的物质做成的。

  龙头此时已成了黑人,头发、眉毛全部受损,甚怒下呀呀叫着向魏追去,理树想阻拦也来不及了。

  理树掉头处理元等中的剧毒。

  幽紫、元已经在自行吸血排毒了,只有仙子伤在背部,没办法自己吸出来。

  理树无语,看来要自己这个做阿姨的来吸这个晚辈的后背了,有点尴尬的想。

  元移了过来,他已经好多了。“还是我来吧!”

  理树摇头:“你到底是他师父。”

  幽紫平静地说:“我来,终于又可以还仙子一个人情了。”

  元想想接下来的情景,不由说道:“好福气啊!”

  仙子回头递过一个空瓶,一脸的不满:“把那些能燃烧的布片点燃放进去,再盖在伤口上,氧气一烧光,大气压就会把毒血逼出来。”

  元一愣,吃惊道:“你怎么想到的。”

  仙子道:“我用屁股都想到了。”

  当……

  理树、幽紫照仙子的做,果然有效,只是拖得久了,吸了三次才吸光。

  仙子心疼地看着地上的黑血——这可以做多大的一个火球啊。果非常人。

  元考虑了一下道:“幽,你带仙子后退。我和理继续前进。”

  幽紫点头扶起仙子,仙子低头不语。

  兵分两路,理、元快跑前进,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龙头,他这个大老粗可不是暗杀者的对手,至于坤,凭他的心思,应该不成问题吧!

  一路上,碰到无数小妖,也许是刚刚才破了它们的主力部队吧!现在是倾巢出洞,每一批都是上百只,一路斩杀,躲过几阵箭雨,再闪几阵排炮,挥手斩小妖,重拳败巨兽,杀得元也有些累了,却仍未寻得龙头踪迹。

  这时又杀出一队重甲兵,并不立即参与对敌,而是守住理、元后路。四周不远处都有不少石头建筑物群,看来已杀进它们的核心了。

  元一不留神,竟让一个小妖抓伤了大腿。

  理树连忙用强劲的风力将四周百妖同时逼退。

  扶起元,元气喘道:“那小子的毒还真厉害,大部份吸出来了,剩下的一点还是可以令我体力大降。”

  一只妖大喊道:“这俩个家伙不行,大家一起上,分了他们的尸。”

  元挥手把一块石头扔进了这家伙的嘴里。

  理与元相视一对,已经明白对方心思了。

  几个庞大无比巨形怪人挥动石斧冲了过来。

  风——开始奇妙地流动。

  火——已升高了气流的温度。

  神曲已经在这片天空唱响,先辈们曾经说过————其实法术都是很美的,如果没有战争,那真是人间的圣曲。

  一阵闪光之后,巨人们已灰飞烟灭,上千只怪物呆了眼。

  远处,一建筑物上有一人观战,见此情景,不由阴阴一笑:这可真有意思哦!……

  一个小妖惊异地说:“他……他们……是什么神众啊?以前误入这里的家伙不是几下就解决了吗?”

  再看元、理、四手合一,一团不旺却极红的火在四手中间闪耀,并极不寻常地快速转动。

  这是——极强力的风咒与极强力的火咒结合吗?

  “今天……。”元、理同时开口:“就让你们这些妖怪们,见识一下‘七重合气门’的绝学————大轮回·风火劫——灭。”

  元吐火劲,理树以风劲引导,一道火旋风冲向妖群,一横扫,过半怪兽成了焦炭,火旋风极粗极大,长了眼睛一般撞向一石头建筑,瞬间穿透,接着,轰声雷响,尘埃四起,建筑垮塌,接着火旋风又撞向另一巨型建筑,也是一贯立穿,建筑倒塌。

  余下妖怪见这骇人威势,哪个还敢向前,纷纷逃命去了。火旋风又强扫大片石头建筑群。

  远处的观战者一笑:佳景、佳景,你们就慢慢玩吧!喂,你们几个,逃战可是死罪哦!

  手中丝扇一启一关,脚下十余米开外的一群逃命小妖个个肢离破碎,伤口如镜面般的光滑。

  火旋风摧城拔寨攻来之时,观战者已无声地消失了。………………(逃战了……。)

  一番横扫之后,浓烟四起,树木化为黑炭。附近大大小小的石头建筑群一一化为灰烬。上千小妖全数杀败。

  猛招过后,元也有虚脱之感,毕竟他余毒未清,而且在“大轮回”中是负责继力这一部份。

  理树为他服下几颗药丹,元脸色才慢慢转好一些。

  远处,天空响起一声烟花声。

  元道:“上次和妖界作战时,我也见过这种烟花,是撤退的标志,我们快追吧!”

  理树点点头,虽然追可能代表了死,但生死抉择时,她总是毫无异议地听他的。

  ……

  另一面,坤在斩下一只巨兽之后,回头看着冲天而起的浓烟,思咐道:“去那里看看吧!”

  后来的一路上,元、理都没受到太大阻碍。有只红眼还算可以,不过也是十招内搞定。

  (红眼:妖怪中强力妖怪的代称,由强力妖怪大都是红色眼球而得此称呼)

  再走百步,进了一片很奇怪的茂林,一棵树后,有一个高大的身影。

  元、理赶过去——是龙头。

  元舒了一口气:“太好了,你没事。”却见龙头面如死灰。

  龙头颤颤巍巍的一笑:“上天怜我,我还可以再见一次漂亮的理树夫人。呵呵。”

  龙头的身体——竟透过一丝光。

  接着是几丝,透光的一点连成几线,龙头身体碎裂,伤口如镜面般的光滑。

  元以独有的眼神看着龙头的尸体,既有对他擅自行动的愤慨,又有为他的离去而伤心。

  良久,良久……

  “二位,我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礼物怎么样?”

  元发狂地向传出声音的地方跑去。

  一片较空旷地地方。

  巨大茧挂在空旷中央,几束连在四周树干上的粗大蛛丝连着它,巨茧旁边站着的人,正是魏。

  这时,元才明白为什么觉得这片森林奇怪,因为蛛丝到处都是,却不见一只蜘蛛。

  “小鬼,渡呢?”元大呵。

  暗杀者很有兴趣地为他们指了指————巨茧。

  “他果然是妖界的内应。”

  “没错。”

  “可恶,身为神域三号,三大武馆之一的渡馆主,竟然做了走狗。”

  暗杀者微微一笑道:“见过索美米亚大法王的神众都会这么做的。”

  元一声讥笑道:“老子我就不会。”

  (虽然元还不知道该人物是谁。)

  一声暴呵,元攻了过去。

  暗杀者全无应对之意,静静地讥笑一声。

  一拳打去,一只利爪破茧而出,元即时收手,仍被抓伤,心中一惊:好快。

  离元较近的巨茧部位,又一只利爪破茧而出,元抽身后退。

  “这是……?”

  巨茧撕裂,一只长着渡的头的小妖第一个走出。

  接着是一只身材修长,面容娇好,背长八只细臂,各臂均带一只利刃的正红眼雌性怪物。

  这不正是那贵妇人的模样吗?

  元微微皱眉,记得仙子似乎向自己提过此人。道:“你胆子可真大,当年比武时你竟坐在众神的中间。”(兄弟你居然记得,笔者心头汗了一下。)

  “元大爷过奖了,呵,呵,呵。”贵妇人偏头笑道。一声娇笑,只叫人心发麻。她的眼神并不简单,没有经过无数遍地狱的洗礼,是历练不出那种漠视而恐怖的眼神的。

  理树赶到元的身边低声道:“小心,这只蜘蛛精是正红眼,已经是最高等级了。”

  元点点头,轻声道:“看来她是这一带妖军的头目了,不知道渡怎么了?”

  蜘蛛精眯起了眼睛,摆着似笑非笑的嘴角尖声道:“请恕小女子‘无召’多嘴呃。两位眼前这可爱的小东西正是渡霜天的‘儿子’。”

  她——听得到元的细语。

  “‘无召’?”元天真人思忖起来,一惊!猛然记起了眼前的人物是谁:妖界十六将军之首。

  “难道你就是统领妖界十万妖众的十六将军之首,被人称为‘无招斩千人’的无召?”

  无召非常害羞似的用丝扇遮住一张樱桃小嘴,笑道:“呵,呵,呵,小女子的名头还不小嘛!”一字一顿的笑声阴冷入骨,叫人不寒而栗。再一打量这位妖界的狠角色:无召。只觉得一阵阵黑气自她一双红色高跟鞋下层层弥漫开来,侵袭着周围的生命。

  理树玄女一皱眉,暗暗道:“这下麻烦了,不知道我们俩个有伤之躯,赢不赢得了这个号称妖界最强的角色。”

  “错了,错了。我只是妖界中的‘妖众’中最强的。在我之上,尚有索美米亚大法王无边的法力作为妖界最强力量的象征。而且你们好像以为我会和你们打,我是‘无招斩千人’啊!杀人索命的事并不会自己亲自动手的哦。”说着无召弯腰用一双如血红唇亲了亲那小妖的脸颊,一脸邪气道:“宝宝,杀了他们。”

  嗖——————。小妖化为一道黑影,围绕元、理急旋。

  无召眯眼挥手同二人作告别礼,与魏成沦缓步离开。

  元天真人大呵道:“等等,渡霜天这个叛徒呢?”

  无召回头一笑,一脸阴森诡异道:“这个是我和渡的孩子,我是蜘蛛精,还不明白吗?”什么?

  元天真人向巨茧残壳望去,里面有一具——干尸。

  是蜘蛛秘术吗?

  诡异小妖绕成的黑圈已越缩越小。————战斗开始。

  元天真人一咬牙,道:“我们分开冲出去。”

  一声轻呵,化为青、红两道闪光左右射出,一近黑圈,血光四散,频频遭到爪击,元、理不得不退。————这小怪物居然同时压制住了元天真人和理树玄女。

  又是后背相连,分守四方。

  “元,你对‘蜘蛛秘术’了解多少?”

  “大体明白,先找一个宿主,吸干他所有的能量后,宿主已全无抵抗能力,但依然存活。然后蜘蛛精会把一粒卵植入宿主体内,宿主的精、气、神以及血液会完全被卵搜括一空,从而形成一个‘样’,这个样与宿主有三分相似,实力却有宿主的——一倍多。”

  “那么先前遇到那一群小黑影就是以人作宿主的‘样’啰,不过‘样’不是只可以存活几个时辰吗?”

  正说时,以渡霜天为食材所制造的‘渡样’已卷起一道旋风攻来。

  元、理同时轰招。‘渡样’却不硬接,双爪诡异扭曲避开两人锋芒,在元、理攻来双手上一绕,元、理手臂又平添不少伤口。

  元、理同轰出一脚,‘渡样’腾空蹬出双脚硬对。三人同时震开。

  元天真人支起身子,补完刚才的谈话道:“这很简单,冰封起来就可以让他的生命暂停。”

  理树玄女也站起身道:“可恶,如果我们是完全状态的话,一个只比渡霜天强一倍的‘渡样’还难不倒我们。”

  “渡样”似乎不作考虑一般纵身而起,直接化为一道黑影正面攻来,一瞬时,三人相接之界火光四溅。

  这是三大武馆馆主的全力一战啊!

  虽然其中一个是替身。

  一声闷响,巨大的气压将空气压成一道波纹震开。

  三人都不由后退几步。

  一分即合,三人又交上手。

  百招已过,元顿感气息不适:难道身体已到极限了吗?

  元天真人狂吐气劲,将“渡样”震飞。

  脚下一软,元半跪在地。

  理树连忙将元扶起。

  渡样在远处受身落地,一声阴笑,浅浅的舔过自己锋利的尖爪。

  一个球形物却飘然落下。

  “接着。”

  渡样听话的单手接住。————白痴似得看着手中的物体。

  轰————。伴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巨大的冲击力将渡样掀翻在地。

  那是一颗——————炸弹。

  仙子与幽紫从林中走出。

  元天真人大惊,呵道:“小鬼,你回来干嘛?”

  仙子一笑,大咧咧道:“什么回来干什么啊?我根本就没走。”————元天真人无语。

  理一呵,道:“幽紫,他乱来你怎么也乱来啊?”

  仙子哈哈大笑道:“谁叫她欠我人情呢!”

  渡样挺身而起,甩甩头上的灰,咧嘴龇牙的冲仙子两人喷着鼻音。

  仙子一乐,笑道:“你和炸弹是相识啊?竟然没事!”

  渡样略一压身,冲身攻向仙子。

  幽紫侧身挥手生风,一阵飞沙阵迷了渡样的眼。

  仙子两人乘机来到元、理二人身边。

  渡擦擦眼又攻了过来。

  仙子支身上前。

  元一惊,道:“不行,你的身体不能再作战了。”

  仙子回头一笑。

  渡伸双爪扑上。

  仙子学幽紫的样子左手一挥。

  渡连忙双爪捂眼。

  仙子右拳猛轰渡腹部,将他震飞。

  仙子哈哈笑道:“到底是才出生的小孩啊!”他哪会什么风系咒文。

  渡样干嚎几声,再次攻上。

  仙子拿出左手又是装模作样的一挥,渡挑逗似的睁大眼攻来,双爪攻向仙双眼。

  一闪身,幽已来过仙子身边,挥手之间,渡已再次迷眼。仙子、幽紫各架开渡一爪,渡中堂大露,仙出拳,幽射指,渡照单全收,轰飞,倒地。

  元天真人再次无语,道:“仙子,你的伤好了吗?”

  仙子自信的笑了笑道:“我俩摸进了‘连天森林’西南边界的妖军总基地,搞到了不少好药品和炸弹。”说着已递给元一瓶,幽紫也给理一瓶。

  渡样抖抖身子,支起身。

  仙子扬声冲它大呵道:“还站起来?站起来我就给你好看。”

  渡一哼声,轰然站起。

  轰,渡再次被巨大的气浪抛翻。

  仙子在不知何时扔了个炸弹在它身旁。

  元、理看得简直眼球落地:仙子竟然连下三城,面对那个自己都应付不来的角色。…………力量上明明差了几个等级,却靠着一些不如流的下三滥手段直接进行智力压制吗?不过,这些手段是肯定结果不了这个怪物的。

  一阵干嚎传来。

  “感到了吗?”理与仙子并肩而站。

  元、幽点点头,四人站在了同一线上。

  ——大地在震动——

  渡样再次站起,青筋、血管暴显。

  双眼已是狂兽般狰狞,他——————战力全开了。

  “小心了。”元轻声吩咐。

  不用点头,心里全是明白的。

  渡样一声狂呼,六张圆面瞬时出现,杀意沸腾,迫得地面尘沙四溅。

  “攻他。”仙子不做犹豫抢先出动。

  元、理、幽紫紧随其后。

  渡一挥手,三张圆面攻来,招式凌厉,月锋慑人魂魄,直叫人头皮发麻。

  众人一惊——太快了吧。

  仙子首先遭受冲击,双手罩上‘结界’来挡当中一面圆波,照样被震飞。

  接着理树玄女与幽紫以快绝身法闪过自身这一则的圆面波,元挥手挡开了另一面。

  挡过这一波,元、理、幽已来到渡样身边,拳、掌、指同时轰出,渡照单全收。

  理一喜:赢了。

  天机惊变,只叫日月失色。

  元一惊:不对。

  渡样左手一压,右腿一抬,按住三人手臂。右手三指一动,三张圆面飞快劈来。

  三人大惊:他是以身为诱,想一击破三敌。原来并不是只会胡乱攻击的怪物吗?但是现在才察觉到已经太晚了。轰——————。元天真人一咬牙,一团烈火自自己胸前爆裂。

  滋、滋、滋,地面添起三条细沟,细沟喷起急速的沙。

  仙子连忙跑过去,关心道:“师父,你真行啊!这么近的距离带着两个人,还能躲开。”

  却惊见元满头是汗。

  一道血从元胸口喷出,那是一条由左肩起,右下腋出的细长伤口。

  “师父。”仙子惊恐大喊道。

  一道血从幽肩头喷射入天,她的肩头也中招。—————大伙并没完全闪开啊。

  仙子一惊:“幽,你没事吧!”

  理树玄女一呵,大喊道:“仙子,背后!”

  仙子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六张圆面已劈向仙子后背。

  一道很熟悉的光,一道熟悉的光影不期而至。

  “呵。”当、当、当、叮、当、叮。

  光影化作一道修长的光龙将六张圆面波全数挡下,那是一道剑光。

  除了高绝的剑法,还有对“六面封杀”的了解。

  现在在“连天森林”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坤庐。

  看着手持金辉宝剑,背负七剑,脚绑一剑的坤,仙子有些惊惊的。

  坤侧面给他一个冷眼,微微生气道:“你跑得还真快啊,我暗自捉了四十多个小妖,也没一个见过你。”

  仙子故作抱歉地笑着。

  渡样已又攻了过来。六张圆面随之跟来。

  坤道:“这鬼东西是什么?竟会使用‘六方封杀’。”

  理道:“是‘样’。”

  “什么?什么东西?”

  不等回答,唯一全身无伤的坤庐与渡样已交开了手。

  遇到渡样这种偏重以快招制敌的对手,到底是坤对付起来应手,十招已过,也不见添一道伤口。

  理树连忙上前助阵。

  幽扎好肩头的伤,单手上前帮忙。

  仙子正欲上前,元一把拉住。

  “没用,这样打你们四个赢不了。”

  “太小看我了吧!”仙子欲挣扎。

  “仙子,听我说。”元咳出血来。

  仙子连忙静下来。

  元把一只手搭在仙子手心,一道夺目红光顿时炸溅开来。元天真人道:“你应该可以看到最后的胜算吧!”

  仙子看着发出自己发散着红光的手,点点头。

  “好,记住。眼中永远要有必胜的信心的光芒,去吧!”

  仙子轻轻放下元的手,急步向交战处走去。

  交战处,急速的交战中坤、理已体力不支,原因很简单:每一次硬接圆面之后,他们的手臂都会抖动不止。

  一呵之下,渡样指挥六面斩下,三人被震飞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