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此刻,两道远去的背影给骆方带来了莫大的悲痛,骆方也看到了苏哲露出的笑容,此刻只感到全身麻木,像是已经魂出体外,这个躯壳再也不属于自己,只是随着远去的背影渐渐枯萎消失。

  忽然,他感到手掌一暖,低头看去,只见皇甫紫逸伸手握住了自己。皇甫紫逸双眼泛红,她知道此刻骆方心里正承受着说不出的伤痛,于心不忍,只想拉着骆方为他减轻一点内心的痛楚。

  “她终于决定了!我一直想要她尽快放下我,尽早把我忘记。只是这真的到来的时候,才发觉我的心竟然这么难受。一直没有发现,原来她在我的心中竟占有这么重要的位置!”骆方看着萧语心的身影消失不见,喃喃自语,声音也有点哽咽。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既然她都已经放下了,你也应该放下啊!记住,你可是异能者,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放心吧,起码现在有我在这儿一直陪着你!”皇甫紫逸轻声安慰着,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骆方后背。

  过了片刻,骆方伸手擦干眼泪,清了清喉咙,脸上挤出笑容:“紫逸,我没事了,走吧!”

  “好,现在古雷也来接我们了,走!”

  皇甫紫逸站起身来,习惯性的把手伸向骆方手臂,突然一顿,似是想起了骆方刚才的警告,心有所忌,但只是停了短暂的一秒,又下定决心似的伸过去挽住了骆方。

  骆方神情漠然像是毫无察觉,没有任何阻拦,两人手挽手离开池塘,缓缓走向学校大门。

  此刻耀眼的阳光似乎已变成了夕阳,温柔的照射在池塘水面上,随着水波淡淡起伏,阳光也照射在骆方、皇甫紫逸身后,跟随着二人悄然远去。

  两人来到学校门口,古雷坐在车上早已等候多时,依旧是一声不吭的迎接皇甫紫逸上车,又面无表情的坐回驾驶位置,车子缓缓启动,只是一会儿亮紫色的跑车就驶上了高速公路。

  皇甫紫逸与骆方同坐在后排,仍是伸手与骆方的手紧紧握住,骆方也不为所动,此刻从他的手心上传来的温暖感觉,也的确给了他一丝慰藉。

  古雷从后视镜中见此情形,只是装作没有看见,一张脸铁青,面无表情的开着车,紫色跑车在高速路上近乎达到了极速。

  一路上,三人谁也没有说话,皇甫紫逸关心的盯着骆方,骆方却是是侧头看着窗外,除了车子发出微不可闻的引擎声外,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

  突然,一丝似有似无的淡淡气息飘进了骆方鼻孔内,正沉浸在悲伤回忆中的骆方,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死亡气息!”

  骆方一怔,瞬间把一切都抛到脑后,整个人一刹那提高到了最高警戒状态。

  “古雷快停车!”骆方脱口而出,同时伸手护住了身旁的皇甫紫逸。

  古雷从后视镜中看了骆方一眼,嗤笑道:“这是高速公路怎么停?能说停就停吗?”

  骆方闻到的死亡气息越来越浓,心中焦急万分,不禁急道:“我叫你停,你就停,就算是在高速路中间也把车给我停下!”

  古雷鄙视的从后视镜中看着骆方,突然发狠,一脚踩下刹车,“吱……”高速行驶的布加迪跑车开始急剧减速。

  就在这时,突然跑车前方挡风玻璃一震,瞬间粉碎,一颗细长的AWP-10型狙击子弹震破玻璃射向了皇甫紫逸。骆方情急之下右手一划,一道又厚又小的原力盾瞬间形成挡住了子弹,左手忙把惊恐万分的皇甫紫逸一把按在了座位上。子弹消磨完原力盾后“嗖”的一下又射穿皇甫紫逸刚才紧靠着的座椅后背,从车子的后备箱穿出。

  古雷虽然受到惊吓,但他也是反应迅速,忙稳住不住摇摆的车身,跑车逐渐慢了下来,缓慢向前滑去。

  “嘭!”

  一道狭长的白光在车前闪过,跑车前方引擎盖猛的炸开,眼前一闪,那道白光竟然进入了车内,跑车顶棚的前方支架忽然断裂翘起。随着白光进入,一股阴寒的气息侵袭进来,车内的温度像是骤然下降了几十度,只要白光碰到的物体全部断开,前方仪表盘、方向盘等都被齐刷刷的削成两半。

  古雷不愧为特种兵出生,在这生死关头猛地趴在了座位上一动不动,竟然避开了那道削铁如泥的白光。

  “哗!”

  白光划过前排座椅,座椅靠背整齐断开,瞬间就到了骆方身前。

  骆方伸手抱住正趴在座椅上发抖的皇甫紫逸,疾风、大力、变形技能同时运转,脚一蹬向上飞去,“轰”的一声撞破已经翘起的跑车顶棚,飞到了空中。

  骆方人在空中,眼光向下一扫,顿时高速路两旁埋伏的十个人尽收眼底。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手拿巨大砍刀,一身运动衫的男子站在已经被横切成两半的跑车旁,抬头看着空中的骆方。

  骆方见这手拿大砍刀的运动衫男子,知道跑车就是被此人一刀横劈成了两半,心中也暗自震惊。

  “奶奶的,原来是个疾风者!”运动衫男子看着正从空中落下的骆方,心中暗道。

  骆方一落地,伸手就把脸色苍白的皇甫紫逸护到了身后,两眼紧紧的盯着前方十米处站着的运动衫男子。

  “有原力武器的异能者。嗯,看刚刚出刀的力道,一刀把跑车切成两半,至少是劲武者。有原力武器的劲武者!”

  骆方瞬间做出了判断,浑身战力提高到巅峰状态,同时看向趴在残破跑车座位上正抬头观望的古雷。

  古雷此时发现把跑车砍成两半的人就站在车旁,吓得一翻身跃出跑车,动作敏捷的跑向骆方和皇甫紫逸二人。

  那运动衫男子只是面带冷笑,手一翻把大刀扛在肩上,看着古雷仓惶逃窜过去,并没有出手阻拦。而路旁埋伏好的十人中,有九个人气势汹汹的跑到运动衫男子身旁,另一人并没有出来,显然没有出来这人就是刚刚手握AWP-10型狙击枪的人,现在依然藏在暗处伺机以动。

  “先生,现在怎么办?”一名粗壮矮小男子恭敬对运动衫男子道。

  运动衫男子也没回头,缓缓道:“你们几个一起围攻那名司机,把那姑娘给抓住,不要杀她。我一人来缠住保护她的那名高手。”

  说完,运动衫男子手握大刀,嚯地冲向骆方,手中大刀一记重劈直奔骆方脑门。

  “保护好紫逸!”

  “你小心点儿!”

  骆方和皇甫紫逸同时说话,古雷忙掏出了手枪,护住皇甫紫逸,骆方却瞬间迎向运动衫男子劈来的大刀。

  大刀夹杂着凌厉的原力威能,比通常情况下,赤手空拳所发出的原力威力明显增加了好几倍,刀锋还没靠近,骆方已感到刺骨的寒气逼来。

  “尝尝我的劈寒刀!”运动衫男子一脸恶笑。

  “好刀!刚好可以用我的原力斩试试!”

  骆方心中一动,一把原力刀瞬间形成,手猛地向上一抬,“呯”的一声挡住了运动衫男子充满霸气的一刀。

  “咦,他的刀是怎么拿出来的?他刚刚竟然藏着掖着!”

  运动衫男子见骆方忽然拿出一把刀挡住了自己,感到吃惊,但手上却没有停止,一刀紧跟着一刀“呼呼”地劈出。

  骆方施展原力刀左格右挡,每一次格挡都拿捏的恰到好处,使得运动衫男子的劈寒刀不能推进分毫。只是这劈寒刀的每一击都带有生冷的寒意,即使骆方也不禁直打寒战。

  “奶奶的,应该只是刚武者,怎么他的武器这么好,和他的原力契合度太高了!”运动衫男子越打心中越急,差点破口大骂起来。

  突然,运动衫男子手臂印记一闪,引发了大力者技能,双手力量猛增,“呼……”夹杂着无比威势的一刀劈出。

  骆方此时已经陶醉在原力刀挥舞带来的快感中,此次战斗给他增加了不少实战经验,手中的原力刀也挥舞的越来越得心应手。突然,比刚才要凶猛好几倍的一刀劈到了眼前,骆方伸手格挡。

  “嘭!”

  原力刀瞬间散去,一个劲武者施展出大力者技能全力一击,骆方的原力刀再也把握不住逸散开。

  运动衫男子左手又是一拳击来,一股凝聚的黄色原力喷涌而出,射向正向后退去的骆方。

  骆方慌忙左手一划,一道原力盾形成挡住了喷涌而至的黄色原力,右手一翻一把原力刀又已成形。趁着原力盾还没有被黄色原力消磨散开,他一闪身挥刀又向运动衫男子劈去。

  “啊,原来他的刀是纯粹用自身原力凝聚的,还有盾牌!”

  运动衫男子看得目瞪口呆,动作一滞,骆方的原力刀已劈到他身前,运动衫男子忙把刀抽回,横劈向骆方。但骆方的刀与自身具有100%的契合度,不是运动衫男子这把契合度只有40%的劈寒刀可以比拟的。骆方手中的刀似有灵性,紧贴着大砍刀顺向滑下。

  “噗!”

  一只大拇指掉在地上,运动衫男子一声痛叫,趁右手把握不住的砍刀还没有掉落,左手抢去一把握住了刀柄,返身又劈向骆方,同时口中喊道:“还不动手!”

  一旁站着的十名男子看见自己这边的高手竟然受伤,本来已经看得呆住,闻言一惊,反应过来。那名粗壮矮小男子手一挥,几人对着皇甫紫逸和古雷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