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啥时说我想要当助理了啊?”沈野逸用胳膊捅了捅唐皖的肋下,小声的在唐皖的耳边说道。“哎呀,既然你已经被误会是来应征助理的了,你就当是来陪我当几天助理嘛,好沈野逸,求你啦.......你要是实在不喜欢这份助理的工作,你也可以辞职的啊,好不好嘛陪我哦。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呵呵,就知道沈野逸你最好了。”唐皖拉着沈野逸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然后趁沈野逸还没反应过来就赖皮的说一通的话,沈野逸面无表情看着自说自话的唐皖很是无语。其实唐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非要拽上沈野逸和自己一起做这份兼职,虽然自己很喜欢柳卿音(《话说爱情》的女三号)的饰演者杨阳的,但是喜欢归喜欢,对于娱乐圈相关的职业,她还是很恐惧的,因为在唐皖的内心深处,那些黑暗的权色交易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是只要沈野逸陪在自己的身边,唐皖就会觉得自己的心有种暖暖的安全感。或许是这么多年习惯了依赖沈野逸了吧,唐皖没有细想下去。而唐爸的事情,唐皖也已经拜托沈野逸去调查了,她宁可相信唐爸和那个女人是逢场作戏,也不愿意相信他们是在做对不起唐妈的事情。“杨阳,**的到底会不会演戏,不会就给我滚出剧组,老娘没空和你一遍一遍的吃NG......Kao,别给我整这种怨气滔天的脸色,你这是什么眼神,老娘没和你计较你的狗屁演技就不错了,你还给我甩脸子.......导演,导演,把杨阳给我换了,演技这么烂次的货色,才不配合老娘我对戏呢。导演,你到底换还是不换,你不换她,老娘我就走。”佩琪带着沈野逸和唐皖穿过一个个搭设的拍摄现场,往演员休息的化妆间走去,可是还没走到演员休息室的时候,就听到了走廊尽头传来了万晓鸥的歇斯底里的吵闹声,还有一个女孩低声哭泣的声音。佩琪听到声音后,急忙加快了脚步,佩琪一推开休息室的房门,唐皖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烟味,唐皖用手弄了弄鼻子,然后她感觉到自己刚抬手弄鼻子是件非常对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一抬手,正好躲过了被人丢出的蛋糕盒,不然自己的新裙子,肯定毁了。万晓鸥怀抱着只正在打盹的波斯猫,坐在休息室的沙发椅上,眼神明明是在看着她自己怀里的波斯猫,但是却用眼睛的余光关注着佩琪带来的两个陌生人。这让看不懂她的表情。导演站在化妆镜前神情很是纠结的一颗一颗抽着的软中华。而在墙角的位置,站着个低头用双手掩面哭泣的女孩,那个女孩的身影唐皖越看越熟悉,她是......杨阳!看着杨阳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唐皖一时之间突然萌发了强烈的保护欲望。但是此时休息室里尴尬的气氛,让她呆的很别扭,身子不由得往沈野逸那边靠了靠。“呀,晓鸥,导演,杨阳你们是在对戏吧。”佩琪一开口就化解了尴尬的局面。然后她看导演和万晓鸥的脸色略有缓和,就接着开口说道。“晓鸥,这是新来应征的两个兼职助理。”佩琪在沈野逸和唐皖的后背同时拍了拍,示意他俩和万晓鸥还有导演打个招呼。“你好,我叫唐皖,他是沈野.......”唐皖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推门而入的炫给打断了。“姐,我这还没找到消火栓呢,你这战火咋就灭了啊?也太不给你弟弟我的面子了吧?”炫背靠在门框上,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对万晓鸥调侃道。其实炫,全名是万晓炫,是万晓鸥的亲弟弟,也就是天威娱乐公司的老总的儿子,未来天威娱乐公司的接班人,可是这位太子爷一心扑在了歌唱事业上,对万爸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一点兴趣也没有。终日在娱乐圈里打混,这次要不是因为《话说爱情》这部片子的收视率,涉及到天威娱乐公司在娱乐圈的地位,万晓炫还不愿意去拍什么偶像剧呢。“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我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啊。”导演假装生气的用手猛地打了万晓炫的后脑勺一下。此时,万晓炫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可怜巴巴的拽着万晓鸥的胳膊。寻求万晓鸥女王大人的庇佑。“好了导演,今天这事我可是最后一遍说了,要怎么办,你自己掂量着办吧。万晓炫,你把你的破爪子从我的迪奥风衣上拿开!”万晓鸥一脸嫌弃的对万晓炫吼道。

  “是,女王大人。”万晓炫乖张的敬了个军礼,引得万晓鸥的多记白眼。“姐,你人缘啥时混的差到要用未成年人做助理了啊?”万晓炫嬉皮笑脸的打量的看着沈野逸和唐皖,实则是在观察沈野逸和唐皖接近自己的姐姐是不是另有企图。“呵呵,未成年人咋了?就算是未成年人的演技都要比那个面瘫的丫头好,你信不?”,万晓鸥一边对万晓炫说着,一边注意着杨阳的表情变化。其实万晓鸥一直针对杨阳,不是因为她自己很讨厌杨阳,而是在她的一次次的刁难中,万晓鸥发现杨阳的演技在不断的进步,并且她越来越欣赏这个不爱说话的小丫头了。虽然她用的这个方法很伤人,但是对那个小丫头的以后演艺事业是很有用的。毕竟以后在她自己在演艺圈打拼的时候,不会有人惯着她,想要在演艺圈生存就要能得不断地提升自己演技,懂得一切她需要懂得的东西。“哎呦喂,姐姐啊,你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吗?”万晓炫捧着肚子,对万晓鸥大笑道,连站在一旁的导演也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信誓旦旦的万晓鸥。而唐皖则是呆了。“我可以吗?”唐皖小声地对沈野逸问道。而沈野逸却没有回答,只是对唐皖眨了眨眼睛。“导演,把下一片段的剧本给她看下。”万晓鸥神色自若的对导演说道,导演对于万晓鸥的自信也开始用不一样的眼神开始打量起佩琪带两个人了。随手从化妆桌上拿起一本剧本,随便的指了一段给唐皖看。唐皖接过导演递过来的剧本,开始专注的研究起了剧本,唐皖要演绎的是一段,柳卿音刚到U城,却丢了钱包,一个人坐在火车站的休息椅上,静静的哭泣的场景。唐皖因为特别喜欢杨阳饰演的柳卿音,所以对杨阳演过的每一个片段有很深的印象,无论是她的眼神表情还是一举一动,唐皖都记忆犹新,尤其是这段柳卿音第二次出场的场景,唐皖更加是记忆犹新,因为看到那时柳卿音,她就会想到自己上高中的时候,一次和唐爸唐妈去外地串亲戚,自己走丢的情景,同样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慌张害怕。唐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脸色一下子变了,慌张的不断翻着自己的口袋,表情从最开始的慌张到最后的无助、惶恐、绝望,唐皖在演绎这个片段的时候,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多了一丝无助。因为她认为,当时柳卿音刚到外地上高中,独自面对人生地不熟的人,她没有一分钱,也没有任何的证件,她不应该只惶恐还应该有无助才对。一下子瘫坐在椅上了。唐皖还深深地沉浸在自己演绎的柳卿音之中呢,被突然响起的鼓掌声给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好。”导演像找到救星了一样看着正沉浸在角色里的唐皖。而站在墙角的杨阳也在唐皖演戏的时候,停止了哭泣,她看着唐皖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化过程,她觉得自己之前演绎的柳卿音只不过是自己的本色出演,并没有把柳卿音应有的神情演出。“导演,我,我决定放弃柳卿音这个角色,退出剧组。回到学校重新去学习演戏。”杨阳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这句话一样,说完她的脸色变得很苍白,而目光一直盯着唐皖,那目光像是在忍痛托付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那么的令人心疼。唐皖很想开口拒绝,但是沈野逸用力地握了握唐皖的手,示意她不要那么做。唐皖咬了咬嘴唇,想了很久才对杨阳的勉强的笑了笑。“嗯,行。那,你,就接替杨阳演柳卿音吧。”导演兴奋地指着唐皖,但是想了半天也记不起唐皖的名字,但是他貌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个有演戏天分的小女孩,把一个类似跑龙套的角色,演绎的足以改过主角的风头。万晓鸥挑了下眉,看了眼像精致得像小芭比娃娃的唐皖,她有些吃惊,她没想到看着不谙世事的唐皖,居然能轻易的演绎出一个惶恐无助的女生形象。她也没想到就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改变了自己最近看好的杨阳的命运。这时,她怀里的波斯猫蹬了蹬腿,慵懒的抻了抻懒腰,万晓鸥被自己怀里的小猫咪的懒样弄得笑了出来,她的笑颜,不似她在荧幕上的清纯的笑,而是一种女王俯视一切的霸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