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林中打猎应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吧?”沐宛初屁颠屁颠儿随在山中鬼身后,饶有兴趣地问。

  “你不是死活跟着来么!既然来了,好不好玩儿自己一会儿不就知道了。”

  “一定非常好玩儿,要不然那些个王孙贵族怎的日日流连于林苑赛场!”

  “官场上的事你又晓得几分!”

  “我的确不懂。那你呢?懂得几分……”

  吼——只听一声咆哮震天,沐宛初心中一紧,向山中鬼匆匆靠拢,故作镇定道:“哎,我们不会遇见老虎了吧……你能打败它吗?”

  山中鬼不予理睬,循着声音摸索前进,打斗声愈来愈清晰可闻。密林深处一只硕大的白喉犀鸟极速俯冲,时而骤起,地面上一条玄色巨蟒蜿蜒盘踞。二者正惨烈厮打,身体不同程度血肉模糊;硕大躯体撞击声、犀鸟嘶吼声,树木拍击声,声声震天。

  “蛇!”沐宛初失声低叫,又自言自语道,“那只大鸟倒是很漂亮……哎,山中水先生,咱们帮帮那只漂亮的鸟儿好不好……”“不好!你为什么要救那只鸟?还不是看它长得比蟒蛇漂亮……哼!世人皆以貌取人,海水焉可用斗丈量!”

  “先生,你思维可真真太能发散了!犀鸟的确长得好看,但从另一方面讲是因为蛇有毒呀,对不对?”“好啊,你去救,我不拦你。不过事先提醒你,不要惹祸上身,我可不对你负责任哦!”

  “……你可将撇清关系的手法做到最极致了!哼,叫你看看本姑娘的厉害。”

  山中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沐宛初不屑,谨慎地匍匐悄悄向打斗场靠近。“原来这大树干上竟然有一个鸟洞,看犀鸟拼力防护的样子,洞中必定内有乾坤,说不定是这只鸟的妻儿子女呢!呜呜呜……好幸福!”言罢,她从怀中摸索出一只陶瓷瓶,脸上竟有几分幸灾乐祸的佞笑。“哼哼,小鸟,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扬手微微一抛,瓶中之水悉数洒在树下角斗士场中,霎时,一股浓烈的刺鼻气息弥漫。玄色蟒蛇微微错愕,迟疑片刻,向着沐宛初数次虚张血盆大口,骇得她毛骨悚然。最终,蟒蛇似乎再也无法抵挡雄黄的味道,匆忙逃窜。

  “小丫头,你不会将我整瓶的酒都拿来了吧?”山中水佯装痛惜心疼道。“果然,不可让你见得好东西”

  “一瓶雄黄酒嘛,最要紧的是我用它驱走了一条大蟒蛇,它也算是物尽其用。你也忒小气,好啦,以后有机会我送你十瓶!咱们今天来打猎可不能空手而回!”

  最终在太阳落山前二人满载而归。“你为何不追那只鹿啊?”沐宛初捧着饱腹,满面惋惜道。山中水头未回,戏谑道:“一只肥鸭还没将你喂饱?”

  “饱是饱了……可若逮到那只鹿,可以留到明天吃啊。再不然风干了当做鹿肉干儿,鹿皮留起来,这样子即使冬天你也不会忍饥挨饿。”

  “你当我是松鼠吧,需要储存食物安眠以越冬?”山中水优雅地呵呵笑起来。

  “这明明叫未雨绸缪。不过——”沐宛初撇撇嘴,“你一定要认为是松鼠存粮越冬,也没什么,松鼠也是很可爱的嘛!”

  山中水很无语,无法想象自己如果变成了一只小松鼠,该是何等“可爱”的样子。“哎,我说你,不打算回家吗,说不定,有人正担心地满世界寻你呢!”言及此,山中水诡异一笑,“况且,”他压低声音,小声嘀咕道“我可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暂时没打算回去哎,我不认识路……我可不关心别人是否担心我,我活得好好的,哪用得着瞎担心——而且,有我和你在这山林中为伴,寂寞便减少一分嘛!”

  狗皮膏药呀,有木有!山中水心中万千慨叹,这女人不是一般的蠢,但同时又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不知轩辕凌是如何容忍并乐在其中的。或许习惯,亦或许缘分?一个简单如斯、快乐豁达,一个阴沉难定、厌恶权力争夺,在对的时间、地点相遇,便如金风玉露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