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迷雾缓缓的散去,只见一只白皙的手握着巨剑的剑刃,一双黑黝黝的眼珠望着莫盾毅,莫盾毅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堕入冰冷的深渊,想把剑抽回,但那只看似软弱无力的手此刻跟钳子一般硬是将巨剑抓的纹丝不动。

  “天瑕子!”目光落来人的脸上,莫盾毅心里顿时不安了起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天瑕子淡然一笑,手轻轻一推,莫盾毅身形急退,目光紧盯着天瑕子。

  据说羽墨是天瑕子的徒弟,如果天瑕子一怒之下在杀把自己等人击杀,恐怕就算他师傅知道也拿天瑕子没办法。

  想到这里,莫盾毅握了握手中的巨剑,心道:分神级的高手果然不同凡响!目光扫过羽墨的脸,心里轻轻一叹,早知道就不贪念女色了。

  风在山谷中吹响,天瑕子的道袍纷纷飘动,仙风道骨的样子更让莫盾毅等人心里发揪。

  “想闻,天瑕子经常以大师兄的身份自居,想来以您的身份应该不会对我们这些小弟子出手吧。”莫盾毅仿佛想到什么,缓缓的站起了身,嘴角微微勾起。

  天瑕子扫了莫盾毅一眼。的确,天瑕子如果对他们出手的话,恐怕还真得落个欺负弱小的笑柄,而且对莫盾毅的师傅也不好交待。

  不过天瑕子微微一笑:“你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就算我在这杀了你,天幕子也不敢对我怎样,至于名声,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无聊的东西么?”

  莫盾毅一愣,顿时焉了,以天瑕子的性格还真不会在意自己会不会落下笑柄,上一次他就敢背着整个独罗宗的规矩不顾灭了一个门派,这他都敢做,又怎么会害怕被人抓到笑柄呢?

  “这么说,你真的想杀了我们?”莫盾毅寒声道,他已经决定了,如果天瑕子真的要出手,他也不会让天瑕子好过的,就算杀不死他,也要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惊异的扫了莫盾毅一眼,天瑕子不由的一笑:“别说的那么深沉,我对你的性命没什么兴趣,你也别想做什么无聊的抵抗,就你那小小的体丹,就算是自爆也没办法伤到我一根毫毛”

  听到天瑕子不杀自己,莫盾毅不由的一怔,目光重新投向天瑕子。

  此刻天瑕子可不去理会莫盾毅等人了,他转身拍了拍羽墨的肩膀道:“小子,这么快就领悟水灵力的精髓,不错嘛,顶级天赋的效力果真有效多了。”

  羽墨扫过天瑕子身后那两名走了不是站也不是的两人,眼睛盯着天瑕子道:“为什么放过他们?!”他可不想给自己留下后患。

  天瑕子淡淡地道:“你的实战经验还不是太行,才跟一名凝剑期的人打就耗费了这么多的灵力,以后还得好锻炼锻炼,而现在正好有两个可以锻炼你的人,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精光一闪,羽墨不由得一笑:“你的意思是,让我……”

  “没错,我要让你小子自己解决他们,在这期间我会把一些你该拥有的东西传授给你,如果倒是你连这两名小小的剑丹都打不过的话,那就不能怪你师傅了。”一边说着天暇子一边玩弄着手中的一个小瓶子。

  闻言,羽墨轻轻的点了下头恭声道:“徒弟领命!”

  “嘿嘿,你小子还是给我放正常点吧,这么正经怎么适合当我徒弟”天瑕子哈哈一笑,转身望向莫盾毅等人挥手道:“你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莫盾毅一愣,什么意思?放过自己了?目光有些疑惑的投向天瑕子,他还以为,自己会就算不会被天瑕子杀死,也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呢。

  天瑕子打趣地道:“莫非是看不够我徒弟的裸体?还想继续看?”

  听到这话,莫盾毅不由自主的扫了天瑕子旁边的羽墨一眼,愣了下,随即道:“多谢天瑕子师叔!”说着转身就离开了山谷,就连头都不敢回一下,一直躺在地下朱凌也翻身而起,他的脸色有些煞白,他在那一瞬间还自己没命,想到天瑕子居然放过自己。

  转身想天瑕子行了个礼:“谢谢师叔祖”说着朱凌就往外跑去。

  “等等。”一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传来,朱凌的身体顿时僵硬了下,转身望着声音的来源,只见羽墨脸色阴沉的望着他。

  朱凌膝盖一软,顿时跪了下来,脸色比刚刚更加苍白,本以为自己已经得救了,但没想到羽墨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羽墨师叔,您放过我一回吧,朱凌以后再也不敢了”说着朱凌居然哭了,对于羽墨狠狠的叩拜,如果这小祖宗真的不饶了自己,恐怕他真的就要死在这,想到死,朱凌叩拜的更加卖力了。

  羽墨皱了下眉,目光投向一边,捂着小脸的怜梦,微微愣了下,羽墨仿佛想到了什么,不由尴尬了一下。

  “你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她。”说着羽墨指向怜梦。

  朱凌一怔,顺着羽墨的手指望向了怜梦,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狠狠的拍了自己几巴掌一边还道:“美丽的师叔祖,朱凌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朱凌该死!该死!”啪啪啪一声的巴掌声响起,朱凌的脸通红一片并且肿了起来。

  怜梦感觉自己成了焦点,心里不由的更加羞涩了。

  “坏羽哥哥,居然不穿衣服。”想到羽墨此刻还没穿衣服的盯着自己,小脸不由通红一片,小手对着朱凌挥了挥手,示意朱凌可以滚了。

  见到怜梦的举动,朱凌这次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山谷。

  “哈哈,看这家伙的狼狈样还做坏人呢。”就在此刻一声苍老声音在山谷中响起,一片红云出现在羽墨等人眼中。

  天瑕子看了不看那红云一眼,便望向羽墨:“你刚刚是想自爆吧?”一向放诞不羁的天瑕子这次倒是变得正经了,对于自己徒弟的生命恐怕还没有几个师傅不重视的。

  在听到朱凌说要侮辱怜梦的话后,羽墨的确准备自爆,在丹级后每名修真者都可以在一瞬间释放身体里的所有灵力进行自爆,如果真让羽墨自爆的话,想来就算是莫盾毅这种强人也不会好受,不过在那之后羽墨就必死无疑,但对于怜梦被人侮辱,羽墨会毫不迟疑的选择自爆!如果天瑕子真的晚几步出现的话,羽墨恐怕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羽墨默然的点了点头。

  突然天瑕子狠狠的在羽墨的头上来了一下!嘭!

  痛,羽墨摸了摸脑袋。

  天瑕子笑道:“有什么好沉默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天瑕子的徒弟敢用自己的生命去救自己的喜欢的人,这说出来,你师傅的脸上也有光呀不是!哈哈,人不风流枉少年!小子,你做的比你师傅当年好多了!”

  闻言,羽墨抬起头:“你也有喜欢的人?”

  咳咳,天瑕子突然干咳了几声抬头道:“天火师叔,出来吧,装什么神秘,这里就有两个你想要的两个徒弟哟”

  “哈哈”一声朗笑声从空气中传入,天火道人的身影出现在半空,脚下踏着一把火红色的精致长剑。身形一动,轻巧的落在地上,干燥的手拍了拍羽墨的肩膀道:“小子,我挺看好你的,不过最近的年轻人怎么都有一些奇怪的嗜好”说着目光还在羽墨的身体上打量了一会。羽墨尴尬的一笑,他想穿上衣服,但是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水流冲走了,现在想穿也没办法,想到自己刚刚跟那两人赤身裸体的打了那么久,再想到他们是男的,羽墨不由的冒起了疙瘩。

  突然天瑕子怪笑一声,拉住天火袍子在天火没放反应过来前用力一扯,一片红云飞入羽墨手中,是天火的道袍。

  天火愣了下,回过神望着天瑕子:“师侄,那是我的衣服”说着还想抢回来。

  天瑕子抓着天火的肩膀,天火顿时动弹不得,只听天瑕子在天火的耳边轻声道:“你已经是七老八十的老怪物了,老婆都有了,还怕被人看见身体么?”见天火听到老婆两字后又要反抗,天瑕子马上接着说:“而且你下边不是还有穿嘛,再说了,你不是想收羽墨为徒么?如果你连这一件衣服都不肯给他的话,你觉得他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