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堂主,现在那个洛笔生人在那里?”阴森的森林里,雷火堂的弟子们正在商议道。“洛笔生这无胆匪类,就知道躲在东方堡的屋檐下。”为首的一人说道。只见他光头在阴暗的森林下也掩盖不住那份锃亮,虎背熊腰的身躯披着重重的盔甲,正是雷火堂的堂主杜磊。杜磊紧接着说道:“如今江湖中个个人都在寻找东方烨,身为东方堡的人,洛笔生自然也在紧锣密鼓地找,而且要找得比江湖中人快……”“东方烨?就是那个江湖追杀令赏金排第一的东方烨吗?”雷火堂的弟子问道。“嗯,正是。”杜磊说道:“等我们杀掉洛笔生,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后,便把东方烨的人头取下来。毕竟五千金,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够我们研发几管火炮了。哈哈……”杜磊的笑声在森林里余音不绝地荡漾着。

  “呵呵,我的人头就这么好取吗?……”雷火堂弟子不远处,一冷峻的声音冲散了荡漾的奸笑声。杜磊等人定睛一看,不远处一棵大树上坐着一个身穿红袍的俊男子,正是东方烨!雷火堂弟子顿时警戒起来,紧握手中的武器仇视着东方烨。“啊,好好的一午觉就被你们吵醒了,真扫兴……”东方烨说罢,还伸伸懒腰。“哼哼,你就是东方烨啊,好吧,那就先拿下你的人头,再研发几管火炮杀死洛笔生!……”

  只见杜磊端着一铁管,对准东方烨,然后右手运足内劲,朝铁管底部拍去。“啪……”杜磊的掌声刚落,一颗大火球便从铁管喷出,疾如雷电般朝东方烨攻去。“砰!……”杜磊的掌声和那轰鸣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那欣欣向荣的树干,顿时变成一焦木。杜磊正要为自己杀死东方烨而庆幸时,定睛一看,他却在地上抹去额头上的冷汗。东方烨暗暗一惊:若非刚刚把内力凝聚于脚上使自己能够快速蹬走,现在已经和那树干一样成焦炭了……

  杜磊见东方烨还没死,便端起铁管朝东方烨瞄准,再次运足内劲于掌心拍向铁管底部。东方烨还没来得及抹去脸上的土灰,便思考着如何面对着这凶猛的火器。正当杜磊手掌要拍向火炮底部时,东方烨便凌空跳了起来。因为杜磊的手已经停不下来,第二颗火球也只是落空。

  此时到杜磊额头上冒冷汗了:火炮的火球就只有三发,如果最后一发也没有打中东方烨,事态就严重了……正当杜磊要朝着凌空的东方烨发出最后一枚火球时,东方烨突然运足内劲于丹田,一式千斤顶增加自己的落地速度,一掌朝杜磊打去。

  杜磊措手不及,只能用火炮格挡。“叮……”清脆的金属声传来,火炮顿时被击扁。幸亏东方烨攻向火炮中间。若攻向底部,只怕会挤压火炮内的火药引起剧烈的爆炸……接着,东方烨一式狂狮噬·火龙穿山直攻杜磊中门。杜磊顿时用双臂护住中门,但是那点点力量,又怎么能抵挡东方烨凌厉的一击?只见东方烨一拳便击碎了杜磊手腕上的护甲,拨开了他的双手,直击中门而去。叮叮当当的金属声传来,正是杜磊胸甲被击碎的声音。东方烨紧接着运足内劲于左手,在杜磊中门添上一记烈阳掌,杜磊顿时觉得中门如火烧般滚烫,疼痛不堪。雷火堂的弟子们正要抄起武器围攻东方烨,却被击飞的杜磊那肥硕的身躯如排山倒海般推到。

  最后,东方烨一式低跃,使出恶狮扑·火云盖顶式一掌拍向雷火堂的弟子,顿时地面扬起一阵晃动的声音,紧接着雷火堂弟子的惨叫声也震慑整片森林。

  “啊!……”雷火堂弟子的惨叫声震耳欲聋地传出,森林有几人对这惨叫声表示强烈的迟疑,正是唐枫,丁晨和史灵茵三人。森林内,东方烨解决掉雷火堂的人后,便迈着飞云渡离开了。一个黑影紧接着窜出来,从杜磊尸体旁抄起那火炮,轻柔地抚摸起来说道:“这么好的武器,真是可惜了啊。如果能够得到这火炮的设计图,利用这些火炮绝对能够有助于首领的大业……”黑衣蒙面人的额头熟悉的伤疤,正是伊贺陶醉地抚摸着火炮。

  “又是这蒙面人?!”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伊贺的遐想,正是唐枫挑起霸王枪一式霸王卸甲朝他攻来。伊贺刚反应过来,眼前就已经飞扬起几枚飞蝗石如同利箭般朝自己刺来。伊贺稍稍向后退了一步,侧一侧身,躲开了部分飞蝗石,紧接着抽出几枚暴雨梨花针击落了剩余的飞蝗石攻势。

  但这还没完,紧接着就是霸王枪的攻势接踵而至。伊贺一投射完暴雨梨花针就抽出匕首,准备迎战。但是霸王枪攻势之凌厉,伊贺根本来不及凝聚内力与匕首上格挡他这厚重的一击。千钧一发之际,伊贺选择了使用凌云步雷厉风行地撤离。霸王枪的霸王卸甲式没伤到伊贺分毫,但是那击打在地面上的震动却让他狼狈地一屁股倒在地上。不远处的史灵茵见势,也没有袖手旁观,帮助唐枫二人攻击那蒙面人。只见史灵茵踏着飞燕步,使出飞燕迷踪腿直朝伊贺攻来。飞燕迷踪腿是史灵茵根据史燕飞燕步轻功所创出来的腿法,除了有燕子般的轻灵还有那种迅捷,寻常对手常常对此措手不及。

  但是伊贺并非寻常。只见他轻快地从地上爬起,然后便双手提起匕首交叉置于胸前,呈防御姿态。飞燕迷踪腿的攻势的确够迅捷,但是在伊贺眼中很轻易地就看破那武功路数。只见伊贺轻易地拨开几下攻势,便凌厉地挥舞着手中的双匕。仅仅两回合,史灵茵便露出颓势。眼见史灵茵的腿上就要留下一道血口,清脆的兵器格挡声传来……

  “叮!”正是霸王枪斜插而下,扫开伊贺匕首的攻势。伊贺顿时后退了几步,收起右匕,取出暴雨梨花针之扫唐枫二人而来。一旁的丁晨见势,也射出飞蝗石击挡。唐枫则震起虎躯挡在史灵茵面前,旋转着霸王枪格挡暴雨梨花针。伊贺见势不好,再撒一波暴雨梨花针后便转身逃离而去。丁晨正要追赶,却见唐枫痛苦地按着右肩,便停下脚步,观察唐枫的伤势。原来方才唐枫为了掩护史灵茵,旋转霸王枪抵挡暴雨梨花针时所受的伤。史灵茵温声细语地问道:“唐大哥,没事吧?……”“呃……”唐枫只是顿了顿,然后静静地打坐着,他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紫。“唐大哥!……”史灵茵见他的脸色有异,惊叫道。“史姑娘放心,大师兄没事的……”丁晨安慰道,紧接着掏出几枚药丸给唐枫服下:“大师兄,这是暴雨梨花针的解药,服完后打坐调息一炷香时间就没事了。”“呼……”史灵茵此时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在唐枫打坐调息的时间内,丁晨检查了一下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正是雷火堂的人。看了看他们的伤势,又是死于烈阳掌!这不禁让丁晨一惊:又是东方烨所为吗?他到底是正是邪?

  森林内,东方烨的去路被一蓝衣带面具的人挡住去路。“东方烨,你好啊……”蓝衣面具人客气地对东方烨打招呼道。“你是谁?!……”东方烨顿时双手凝聚内劲,警戒地盯着他。“难道你就不认识这面具吗?……”“北丑?……”东方烨嘀咕之时,蓝衣面具人摘下面具,正是李默峰。东方烨素闻北丑乃和南贤徐家其名的江湖情报家族,收集情报功夫一流。但是见李默峰摘下面具后,并没有传闻中丑陋的面目,先是一惊,然后警惕地往背后看了一看。

  “放心吧,唐枫他们正在拖着伊贺呢……”李默峰见东方烨警惕地向后观看,想必是担心伊贺的监视,于是放心地说道。东方烨先是舒了一口气,然后又故作警戒地盯着李默峰。

  半柱香时间过去了,李默峰静静地站着,脸上表现得很是轻松。东方烨警戒地盯着李默峰,双手的内劲凝聚得越来越浓烈。“哈哈!……”李默峰打破了这份宁静,笑道:“传闻中的冷血东方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嘛!知道我是北丑的人不仅没有想方设法杀掉我,难道就不怕我向正道武林通风报信吗?看来你的心还是向着正道武林的,不是吗?……”“喝!……”东方烨待李默峰说完,立刻如狮子搏兔般朝李默峰攻去。“呵呵哈哈……”正当东方烨要一掌置李默峰于死地,李默峰顿时如离弦之箭般飞起,然后接一树干之力,紧接着就飞走了。临走前,还哈哈大笑道:“后会有期!……”原来,在东方烨凝聚内力于掌心之时,李默峰就凝聚内力于脚尖之上,只待东方烨攻来,便以最大的速度撤退。

  “东方烨,他是什么人!……”李默峰走后没多久,东方烨背后传来如炸雷的声音,正是伊贺。“他是北丑的弟子吧!……”“南贤北丑的北丑一族?!……”伊贺听后甚是惊讶,要赶上去杀了李默峰,东方烨劝道:“你就算了吧。看他的轻功造化,你,尤未及也……”话语间东方烨还带着半分讥讽。“不行!绝对不能让他走漏消息!……”说罢,伊贺使出凌云步紧追李默峰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