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繁缕把水碧送到元界,“水碧,以后就在元界修炼吧,你承受不住魔界的魔气侵袭”,“多谢尊后”轻灵的声音配上清清爽爽的模样,怪不得迷得溪风找不着北,“溪风多谢尊后”恢复声音的溪风依旧是帅气的模样,感激地躬身行礼。“好了,溪风,魔务你还得照管,水碧有空就传授白薇和辛夷几招,让他们也学学管理的本事”,“水碧一定尽力,不辜负尊后的期望”。

  安排好水碧,繁缕准备找重楼继续胎教,心念一动却感应到重楼去了人间,原来重楼已经拔出了魔剑,看来仙剑三开始上演了,如今大着肚子的繁缕,重楼自然不敢跟繁缕比武,终于忍不住了。

  重楼也知道如今的景天根本打不过自己,只是看到景天现在的样子,终是失望,“你竟然沦落至此”景天疑惑不解,不明白自己怎么招来这个红毛的妖怪,“我不是什么飞蓬,红毛大爷你认错人了吧!”重楼气愤道“哼,本座命令你跟我打”景天嬉皮笑脸地笑道,两颗翡翠菜牙无端添了几分滑稽“我认输总行了吧”,想方设法尿遁。

  “我要你堂堂正正跟我打”重楼逮住临阵脱逃的景天,“啊,我连堂堂唐家大小姐都打不过”景天抱着一棵小树不肯面对重楼。繁缕到的时候,重楼正在跟一个道士打,“老公,你这是干嘛呢?”重楼收招飞到繁缕身边,“你怎么来了?还恶心吗?”景天拖着徐长卿呆呆地望着从天而降的繁缕,嘴里嘟喃,“美啊,简直是倾国倾城啊,还大着肚子”繁缕回头看了景天一眼,笑着问“你就是景天?”景天被这妩媚妖娆的笑容迷花了眼,连徐长卿也呆了一会,心下赞道,世间竟有如此绝色,“啊,紫发美女啊,救命啊,我们快被这个红毛妖怪打死了”,繁缕看着重楼皱眉的样子,似乎对这个称呼很为难,但却没有动怒,看来重楼真是把飞蓬引为知己啊。繁缕走近景天和受伤的徐长卿,“呵呵,他叫重楼,是我的丈夫,你们可以走了”,“啊,这么可怕,你居然嫁了个妖怪,真是不幸啊”,繁缕最见不得别人侮辱自己的老公,紫色的眼眸爆出凌厉的杀气“他是我最爱的人,再出言不逊,本宫就废了你”,景天被繁缕的杀气震住,吓得拖起徐长卿就跑。

  繁缕看着御剑急逃的两人,不禁笑出声来,“呵呵,这个景天虽然不着调,但还是挺好玩的,老公,你逗逗他就行了,何必打伤那个道士,蜀山那般老头不定怎么骂你呢”重楼揽住繁缕,不屑道“哼,小小蝼蚁,本座不屑,咱们先回去吧”担忧地看着繁缕凸起的腹部,“还闹你吗?当初就不该答应你要他”,繁缕着急地拉着重楼,“你敢,我这么爱他,你敢不要,要是你欺负他,我就打你,哼”转身回了魔界,重楼被骂,无奈的摸摸鼻子,赶紧跟上。

  景天背着徐长卿要死要活地才上了蜀山,跟清微抱怨,“老头,你不知道我有多倒霉啊,被红毛追杀,好不容易来了大肚子的紫发美女拦下红毛,没想到竟是红毛的老婆,那个眼神,杀气腾腾啊,你得补偿我”,清微皱眉抚着胡须,“大肚子?紫发?她的眼眸也是紫色?”,“是啊是啊,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就是凶了点儿”景天觉得堂堂唐家大小姐跟那个美女相比,简直就是鸡毛菜,这么说唐雪见真的是挺温柔的。

  无极阁,蜀山五位长老齐聚议事,“这么说,这魔尊重楼的妻子就是千年前出现的元界至尊元宸宫主繁缕?”,清微点点头,“是啊,除了千年之前神将飞蓬与魔尊不相上下,也就是这元宸宫主能与魔尊一战,而且这元界乃超脱六界,传说元宸宫主繁缕更是不受因果,拥有的元灵珠可与天劫相抗,没想到如今竟成了魔尊重楼的妻子,魔界的尊后”,苍古大惊,“那此人岂不是六界的灾难,无人能治服”其他三位也愁眉不展,清微笑着摇摇头,“这倒不必担心,元宸宫主性格潇洒不羁,高傲冷漠,亦正亦邪,并不屑于插手六界的事物,行事全凭喜好,这点儿倒与魔尊相似,怪不得能结成夫妻”,“照掌门这么说,元宸宫主应该能对付得了那团邪气吧”,“按理来说应该可以,只是请她帮忙不容易啊!何况还怀着身孕”,苍古哼了一声“真是奇了,没见过除人界之外还有怀孕生子的,果然性格诡异”。清微笑笑“是啊,这二人的血脉想必定是更强大的存在”,“掌门,不是传说五百年前,元宸宫主成了天帝和魔皇的嫡亲血脉吗?我们何不求助于天帝?”,清微略微思索,“不管怎样,这是我们五人所造的孽,先按原计划进行,如果中途出现我们不可控制的变数,相信天帝不会坐视不管的”

  被蜀山惦记的救世主繁缕正被蚩尤逼着吃补品,说是对孩子好,“父皇,我又不是凡人,用不着吃这些”,繁缕抚着凸起的腹部推辞道,“哎呀,娃娃,这可是本皇炖了九九八十一天,来来来,为了魔界未来的主人,赶紧吃了”繁缕实在拗不过只好屈服,用过之后,腹部就传来一阵舒畅,果然魔皇出品非凡品啊,正准备感谢魔皇,却突然传来阵阵疼痛,“啊,父皇,我肚子痛,好像是要生了,你这是补药还是催生药啊”,蚩尤听了大惊,“啊,不是啊,真的是补药,快快,溪风叫产婆”,眼前一闪,就见重楼抱着繁缕回了寝宫,“繁缕,繁缕”重楼焦急地唤着,“重…重楼,老公,我好痛”繁缕没想到会这么痛,掐着重楼的手直冒冷汗,“我在,繁缕我在,我会永远陪着你”重楼抱着繁缕皱眉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