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洛天心头一震,船家已道:“其实怪来怪去最终也怪不得她,她是个美娇娘也好,丧门星也罢,慕容晟要娶的就是她,谁也管不着,若不是沈洛天在婚礼上将她劫走,慕容晟也不会追出去,那慕容世家也不会惨遭灭门。”

  沈洛天惨然一笑,花亦飞已冷声道:“这话也是龙吟山庄的厨子阿斗传出来的?”

  船家赔笑道:“那倒不是!这话是前几日在码头在一位江湖朋友口中听来的阿斗哪里敢这么败坏他们家主子的声誉呀!他对他们庄主景仰的不得了,吹捧还来不及呢!”

  花亦飞淡淡一笑道:“是么?”

  船家一笑道:“可不是?要不我怎么说他若在这船上必定不闷呢?”

  沈洛天道:“阿斗的吹捧与他闷不闷有何关系呢?”

  船家道:“关系大着呢!若真如我家婆娘所说,那沈庄主有七八个情人,你想他置身此船中,观光赏景,坐卧美人膝,醉生梦死,快活似神仙,怎会觉得闷呢?”

  花亦飞愕道:“七八个情人?”

  船家颇含深意的微笑瞧着沈洛天道:“我既收了少侠的银子,自然要说与姑娘听的。”他语声微顿,一本正经地道:“这八位情人便是江湖奇人榜上的八大奇女子!”

  沈洛天闻言面色微变,船家瞧在眼里,笑道:“莫非这位少侠不认同?”

  沈洛天沉声道:“你这消息只怕也不是从阿斗那儿得来的吧!”

  船家干咳两声并不应答,花亦飞已道:“这八位姑娘怎见得都是他的情人呢?”

  船家笑道:“我说这话自然是有根有据,只是天色已晚,欲知详情如何还得听我明日分解!”话毕朝着两人一揖,竟朝着后舱去了。

  夜幕降临,花亦飞吃过晚饭冷冷斜睨了沈洛天一眼,回房去了。沈路天暗暗叹了口气,竟朝着船家所在的房间走去。

  雨越下越大,哗哗的雨水声清楚得闻,沈洛天推开门,那船家正吃吃偷笑,一副小女儿家的娇俏模样,瞧见沈洛天先是一怔,遂正了神色,清了清嗓子道:“少侠找我有事?”

  沈洛天一笑道:“自然!找你谈情说爱,不知你可有空?”

  “噗!”一口刚入口的茶喷了出来,咳嗽两声道:“原来少侠是有龙阳断袖之癖呀!”

  沈洛天大笑道:“既然已被你识破,那我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了,一会儿少不得与你耳鬓厮磨亲近亲近!”

  那船家闻言,瞋目结舌,讷讷地道:“你…你说什么?”

  沈洛天目中闪过一丝邪恶的笑意,道:“怎么?你害羞?”

  那船家道:“我…我…”

  沈洛天步步紧逼,只将那船家逼得节节后退,直到他退至墙角,避无可避,戏谑一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那船家怔怔地望着他,已说不出话来。

  沈洛天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摸摸他的脸笑道:“哟…你瞧你这脸蛋儿,当真是欺粉赛雪,吹弹的破呀!”

  那船家被他揽在怀里,动弹不得,身子直发软,双耳红如火烧。

  沈洛天摸摸他的耳朵,笑道:“脸蛋儿未红,耳朵先红岂非怪事?”话间手指轻轻一抠一掀,竟有张人皮面具自那人脸上扯了下来。面具下赫然是多日不见的慕娉婷。

  慕娉婷的脸早已红如朝霞,“嘤咛”一声,自他怀中逃了出来,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井去。

  沈洛天大笑道:“咱们古灵精怪的奇巧嘴何时也会害羞啦?”

  慕娉婷回瞪他一眼,娇嗔道:“你净会欺负我!”

  沈洛天愕然,道:“你忽悠了我们好几天,如今反倒说我欺负你?”

  慕娉婷赧然一笑,道:“沈大哥,你倒是说说,你是怎样瞧出我来的?”

  沈洛天正视她道:“这船家若真有你这般口才,还需要过着这种风里来浪里去的日子么?”

  慕娉婷鼓鼓嘴道:“你早瞧出我来了却故作不知,真不是个东西!”

  沈洛天苦笑着摇摇头道:“你恶整我们几天还不满足么?”

  慕娉婷想到此处不禁“噗哧”一笑道:“还别说,你还真沉得住气!你说,你怎的就不拆穿我呢?”

  沈洛天叹了口气道:“亦飞那副神情你也瞧见了,我若拆穿了你,只怕她更会以怕遭人闲话为由拒我于千里之外了。”

  慕娉婷亦是长叹口气道:“这也只能怪你自己!”

  沈洛天苦笑道:“不错!这只能怪我自己!”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突道:“你怎知我们会在京城乘船回襄阳故而包船等候呢?”

  幕娉婷道:“慕容山庄出事我本欲前去探查点什么,却赶巧看见亦飞姐姐,于是我便一路跟踪她,在京城的天香阁我得知她欲走水路回襄阳便赶在前面打发走了所有的船家,包下最后一条船,本想在船上与她培养一下感情,顺便安慰她却不想你又赶了上来,见你俩都无所适从,于是便想化解这尴尬的气氛,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沈洛天微微一笑,道:“你倒是有心,不过……”说到此处他面色一沉道:“你是江湖闻名的奇巧嘴,口齿伶俐,能言善辩,叙及武林掌故,江湖传奇如数家珍,这是众所周知的,出自你口中之言,更是令人深信不疑,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人前提及我的时候不要无中生有,我倒是无所谓,但女儿家的清誉却玷污不得,你……”

  “我如何?”慕娉婷截口道:“我哪有无中生有?嫣花笑,露华浓我就不说了,香盈袖若不喜欢你怎会自绝于你的婚礼之上?胭脂泪若不喜欢你怎会甘愿为你操劳?虞美人若不喜欢你怎会突然改邪归正落得个香消玉殒?妙回春若不喜欢你怎会巴巴陪你走大半个中原?惊鸿仙若不喜欢你你早就死在怜云舫上了!她们个个对你倾心相待,早将自身的名利抛到九霄云外了,亏得你还担心她们的清誉,我看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留点儿情给她们!”

  “你……”沈洛天闻言气结,一时却无语反驳,重重一叹道:“我沈洛天福浅命薄消受不起!”

  慕娉婷见他有些恼怒,不禁一笑道:“也是哦!最难消受美人恩呐!不过这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处处留情呢?”

  “我…”沈洛天摇头无语。慕娉婷“噗哧”一笑道:“最要命的是你惹上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嘿嘿…个个都算计你,滋味并不好受吧!”

  沈洛天没好气地道:“知道还消遣我!”

  慕娉婷嘻嘻一笑道:“尤其是你那场轰动武林的盛大婚礼呀!还真没研究过都有谁参与了设计!”

  沈洛天摇头叹息却不说话。

  慕娉婷见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为何不问问我与那件事有没有关系?“

  沈洛天淡然一笑道:“有么?”

  慕娉婷咬唇道:“我若说没有,你信么?”

  沈洛天失笑道:“为何不信?”她皱了皱眉头,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