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陈老四,陈梦鸥,还有孙大娘听到赵雅萱说出她在洗脸的最后要等着打一个喷嚏,都愣了一下,然后个个都捧腹大笑,看来赵雅萱刚才在学习陈梦鸥的洗脸时,看得很仔细,连打喷嚏的细节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孙大娘差点笑岔了气,她对赵雅萱说道:“傻丫头,刚才你的干哥哥只是凑巧打了一个喷嚏,并不是洗脸的时候要打这么一个喷嚏才算是洗脸完毕。你已经洗完脸了,到大厅里去坐一坐先,等着大家一起吃早餐吧。在这之前,你先把脸盆里的水给倒了,把毛巾晾在竹竿上。”

  得到孙大娘的解释,赵雅萱这才明白自己刚才闹了一个笑话,她却不感到害羞,怪孙大娘道:“干娘,您怎么不早说,害我犯错,让你们笑话。”

  孙大娘错愕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我说丫头啊,我怎么可能完全知道你心中的想法呢。你这次这么做了,我跟你说它是错误的,你下次不要再犯它了,那就好了。”

  “哦,原来我刚才已经犯了一个错误了,不过为什么梦鸥哥哥能够打出一个喷嚏来,我就打不出来呢。”赵雅萱的脸上呈现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孙大娘看了看还在保持着大笑状态的陈老四父子,对赵雅萱说道:“他打喷嚏是昨天晚上着凉了,经过冷水的刺激,就打了出来,你呢,并没有着凉,这才打不出喷嚏啊。”

  “是这样子吗?我觉得他打喷嚏时,闭着眼睛,阿气打出时就像打雷一样,似乎很帅啊。”

  “呃……”这个赵雅萱怎么这么直接啊,孙大娘看着那一脸尴尬的陈梦鸥,继续说道:“那你是不是为了和他一样帅,才要学他打那个喷嚏啊?”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赵雅萱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孙大娘看着她那一脸认真的样子,本来就带着戏谑的神色变得越加浓郁了。

  嘴上却说道:“没有问题,但是打喷嚏是学不来的,除非当时你刚好必需打个喷嚏出来。”

  陈梦鸥听着母亲和赵雅萱的对话,不由得他不摇头,这两个女人,今天早上是怎么了,为了一个打喷嚏的问题都聊了那么久。当下出言道:“娘,您就别逗赵雅萱了,她现在还不能过多的思考问题,我听一帖大哥说了,她如果这两天想事想得太多的话,就会像前天晚上那样了。”

  经陈梦鸥的这一提醒,孙大娘才不再和赵雅萱在关于打喷嚏的这个问题上纠缠。她对赵雅萱说道:“雅萱啊,干娘我被风吹着,觉得有点发冷,你帮我到房间里拿一件衣服给我好吗?”

  “哦,好的,我这就去帮你拿来。”赵雅萱看到孙大娘确实有点发冷了,就快步走进西面的房间里,去寻找孙大娘需要的衣服。

  一会儿,赵雅萱就从她们昨天晚上睡过的炕上拿出来孙大娘留在上面的一件布衣裳,走出来后,还没有等孙大娘接过,就为她披在了其身上了。

  她这一体贴的表现,让孙大娘心中出现了一股暖流,对她说道:“好了,你到大厅里坐一坐,等着吃早餐吧。”

  赵雅萱乖巧的向孙大娘说道:“是,干娘。”

  接着她就来到饭桌前坐定,就坐在平时孙大娘;所坐位置的对面。也就是在陈老四的左手边,在陈梦鸥的右手边。这是她这两天来在这里所坐的固定位置。

  此时,两人都在等着孙大娘端上早餐来,陈老四在无聊的帮孙大娘剥着大蒜,陈梦鸥则是利用这点时间捧着一本残破的很厉害的线装书摇头晃脑的看着,不时还吟诵出声。

  赵雅萱坐在两个男人的中间,一开始还是很有些拘束的,她不敢将目光投向他们,就四处张望着这个大厅别处地方。

  这个大厅不是很大,放下这张他们现在所坐的饭桌,还有一张条形的茶几后,就显得很拥挤了,饭桌和茶几都是用同样的杉木做成的,看样子应该用了很多时间了,桌面和几面都被磨去了本来的颜色,到现在只显出了灰褐色。大厅里的摆设很简单,处处显示着农家的朴素。

  这还是赵雅萱第一次那么仔细的观察这房子。她看出了这个房子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屋顶上的屋梁已经掉漆了,显出了里面那本来的颜色,看起来都是斑斑点点,不是那么雅观,还有那些瓦片也有很多块不同于其他的瓦片的,看来这个屋子也经过很多次修补了。现在她所处的大厅是和两间房间对齐的,就在这大厅和两间房间前面是被一圈围墙围起来的院子,做饭用的灶,火炉就设在这里,还有一个设在离大门口不远的茅厕。

  陈梦鸥的一家子就生活在这样环境中,从中可以看出其家境并不富裕。

  不过这样的环境并没有让这一家子变得悲观起来,平时还是很开心的相处着,脸上从来没有减少过笑容的绽放。这让赵雅萱在这个新的生活环境中很快就适应了。和孙大娘还有陈老四陈梦鸥这三人都很快熟悉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孙大娘做好了早餐后,就端了上来,是一锅粥,还有一碟咸菜,以及八个煮鸡蛋。简单的食物,还是能够让这一家子和赵雅萱吃得饱的。

  这个安排食物上桌都是孙大娘一手包办,赵雅萱也想过去帮她的忙,却被孙大娘阻止了,因为之前,赵雅萱给她带来的印象不太好,总是在收拾饭桌时打烂过东西,所以,孙大娘宁可自己来也不愿意让那些碗碗碟碟冒险了。她可说不准,赵雅萱这次会不会一下子将它们都打烂了,让他们一家子吃那些掉到地上沾上沙子的食物啊。

  孙大娘为饭桌上的每一个人都盛了粥。早餐就这样开始了。

  赵雅萱端着粥,对着碗使劲的哈气,要让粥快点凉了。

  孙大娘对赵雅萱说道:“雅萱啊,你就先吃个鸡蛋吧,粥太热了,等凉了一点再吃。”

  “好,我听您的,干娘,您也吃啊,您最辛苦了,每天都要为我们做饭。”赵雅萱一脸讨好的向孙大娘说道。

  “呵呵,做女人就是这样了啦,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就要为他们分担一些事,家里的事,总是要有人做的嘛,如果不由我们来做的话,那就占用了他们太多时间了。男人也就没有多少时间去干有用的事了。”孙大娘看着在座的人感叹道。

  陈梦鸥说道:“娘,您放心,我明年一定要考个功名回来,让您和爹能够好好享受一下,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孙大娘欣慰道:“儿啊,为娘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你就安心读书吧,家里的事交给你爹和你娘就行了。”

  陈老四也在一旁道:“就是,儿子,你可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了,我们以后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啊。”

  “你看你,又给儿子增加心理负担了吧。我们应该多给儿子时间让他好好去将应该读的书都读好了,以后考个功名回来就能光宗耀祖了。”

  看着为自己默默付出了那么多的双亲,陈梦鸥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心中暗暗决定,自己在距离下次会考开始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好好读书,千万不能让他们再失望了。

  赵雅萱刚要回答孙大娘的话,却给两个男人给抢了话头,这时见到他们不再说话了,便将刚才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干娘啊,其实,女人也是人,为什么偏要让女人服侍男人呢……”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陈老四就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还气恼的说道:“丫头,这种话你怎么能够说得出口,以后,在我面前不要提这些话。”

  “老头子,别那么凶嘛,雅萱她还小,不懂事啊。”

  “哼,从古到今,男人就是主宰世界的,女人的力量怎么能够比得上男人呢。”陈老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赵雅萱正要对陈老四的话进行反驳,却被一只厚重温暖的大手给握住了,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跳了起来,顺着那双手向上,她看到了陈梦鸥那双示意她不要再开口的眼睛,四目相对,让赵雅萱内心深处的某一个柔软的地方,多了点什么东西。看着陈梦鸥的脸,赵雅萱忘了她要讲的话了,就这样痴痴的看着陈梦鸥。

  孙大娘却被陈老四那番话说得恼了,她怒道:“难道你忘了,商朝是因为谁而导致灭亡的吗?”

  陈老四说道:“那是妖狐,不是普通的女人。不算。”

  “你还真会狡辩啊,好就算是这样,那唐朝的武则天,做了皇帝,你们男人还不是要跪倒在她的脚下?”孙大娘又举了一个例子出来。

  “那只是个别,武则天她只是好运罢了。”说完这一句,陈老四就说不下去了。他向孙大娘努努嘴,两人都看向了不出声的陈梦鸥和赵雅萱。

  陈梦鸥还握着赵雅萱的手,在这个时候还是保持着四目相对的样子,丝毫没有受到陈老四夫妻刚才斗嘴的影响。

  陈老四不满的咳嗽了两下,陈梦鸥才尴尬地放开了赵雅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