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秦耀带着阿卓来到城南破庙之前。

  一个邋遢的老乞丐,正拿着酒壶咪着老酒,看着面前的烤鸡,好似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稍稍上翘。

  “两小鬼头想吃聚仙缘的烤鸡,来求我这个老家伙不就行了,干嘛非要去那里碰了一鼻子的灰,不过看到辰儿那欠骂的样子就是舒心啊,哈哈……”老乞丐开心的大笑,原来他就是阿卓的师尊,阿辰所说的乞丐爷爷,这个老头真奇怪好像神仙似的,什么事都能知道。

  过了半响。

  “咦,这两小家伙还有点本事嘛,竟然混到聚仙缘里大吃大喝起来了,看来我的烤鸡白给他们准备了。”老乞丐笑着摇了摇头。

  ……

  “都半天时间过去了,这两小鬼也该吃饱喝足了,怎么还不回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啊?难道不要我了。”老乞丐郁闷着,从他身上一道肉眼不可察觉的波动向着无双城方向扩散而去。

  “吒!你们好大的胆子!天元之印,解!”一声怒吼,一股冲天气势从老乞丐鞠偻的身子内直冲云际,破庙周围方圆数里之内一阵大地波动,如果有地境之人在这破庙周围,必定会被这元气波动冲击成重伤,功力稍差的绝对会身消道损,老乞丐一头白发疯狂摆动,接着这股天元之气瞬间被老乞丐吸归体内,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接着老乞丐的身子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乞丐消失后没多久,秦耀带着阿卓和上官静儿来到了破庙外面。

  坠云涧,天元国第一险地,据说此涧无底,其内元气杂乱无章,湍流不息,一个个隐形的漩涡在涧内交替产生,曾有过不少天境高手下去探索,十有八九全部被元气湍流撕碎。

  阿辰正跌跌撞撞向着坠云涧的方向跑去,按理说阿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早就该被那些地将左右实力的杀手给捉住了,但是也亏得出了城门就是一片森林,阿辰一身超卓的野外逃生技能堪称绝顶,不断的隐蔽和闪躲硬是把一群地将耍的团团转。

  有时,阿辰也会想,为什么乞丐爷爷只让自己学习那些逃生技巧而不让自己修炼元气,就算卓老大天资再好那我也不差,卓老大能到地帅,我最起码也能到地将啊,比如现在我要是有地将的本事还会逃得这么狼狈吗。

  “糟糕!怎么跑到坠云涧来了,完了,前面可是死路。”阿辰绝望道。

  “咯吱!”阿辰听得后方一声轻响,眉头紧锁二话不说冲出藏身之处,硬着头皮向着坠云涧跑去,就在阿辰冲出的同时,后方不远处一个黑影直接扑在了阿辰先前的藏身之处,黑影一声惊咦,没想到这小子的警觉性这么高,随后阴笑着不慌不忙地跟着阿辰后面追过去。

  坠云涧边,阿辰背对着坠云涧,眉头紧锁注视着前方的不速之客。

  “没想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耍的一群地将跑东跑西的,虽然我擅长追踪,没想到也花了不少功夫,可惜的是你还是没能跑出我的手掌心。桀桀桀……”一个猥琐的男子怪笑着一步步向阿辰逼近。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阿辰疑惑道。

  “你想知道?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技!”猥琐男转着手中的深黑色匕首说道。

  “反正我是跑不掉了,你不告诉我,我憋着难受,你就发发慈悲让我死也死的痛快点!”阿辰确实是想不通,自己这一路下来做了很多假线索把众人都引到岔路上去了,这个男人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也好,没人和我分享我的成果,也没什么意思,我就告诉你吧。”猥琐男想了想说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动物的嗅觉最灵敏?”

  “狗?”阿辰不假思索道。

  “错,狗的鼻子是很灵敏,但还不是最灵敏的。”猥琐男竖起右手食指摆了摆,“知道灵鼠不?”

  “灵鼠?知道,不就是野外满地跑的小耗子!”阿辰鄙视道。

  “对,就是灵鼠,老天爷给你关了一扇门必定会在其他地方为你开了一扇窗,别看它是那么的弱小,同时上天给了它们一个无比强大的逃生技能,天下最灵敏的嗅觉。”猥琐男激动道。

  “我的小宝贝就是一只灵鼠。”猥琐男从怀中掏出一只皮毛鲜亮的小灵鼠,“灵鼠很弱小,但是你想抓住它却很难,不管什么人或者其他生物一旦进入它的领地,它就能嗅出你的味道来,哪怕你碰过什么东西它都知道,在你还没有看到它的时候,它已经躲到了最安全的地方。”

  猥琐男顿了顿:“还记得你在聚仙缘向下抛的一块鸡骨头吗?别以为那个满是油炸香气的食物上就留不下你的气味,因为你的唾液残留在上面,所以我的灵鼠也能在里面嗅出那一丝丝你的气味,从而一直追踪到你。”

  阿辰恍然,没想到无人注意到的小小灵鼠竟然这么神奇。

  “竟然知道了,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就在猥琐男子抓向阿辰的时候,一道剑气直接扫向此男子的手腕,如果猥琐男不收回手臂,他的手掌必定会被斩断。猥琐男一个转身收回手掌,沉着脸盯着慢慢从森林阴影中显现出来的一群身影。

  “梁匕,你一个人似乎胃口太大了点吧,我等知道你擅长追踪,便一路跟着你,没想到还真没让我们失望,不是我们为难你,只要你放手把这小子交给我,我陈安国在这承诺,保你一点事没有并且千两黄金归你,如何?”一群人最前方一位身穿长袍的汉子不紧不慢的带着众人从树荫下走出来。

  梁匕很郁闷,为了追踪这小子自己也花了不少成本,但是自己平时专干一些杀人越货之类的勾当,也得罪了不少人,对面那群人里就有好几个,虽说单对单自己一个都不怕,可是现在被围在这坠云涧,一个不慎后果不堪设想,还是见好就收吧,这些家伙日后再一个个的收拾他们。

  “好,我梁匕姑且信你陈安国一次,这档生意不做了让与你们,别忘你的承诺!”梁匕沉声道,接着侧着身子架起防御姿势一步步从陈安国等人身边移过。

  在梁匕接近陈安国等人处,身后有几人蓦然紧了紧手中的兵器,梁匕同时全身警惕后退一步静止不动。

  “咳……”陈安国一声咳嗽,抬手阻止了同伴的动作,看着被阻止的几人咬牙切齿的表情,梁匕一阵暗爽,越过陈安国等人,梁匕松了一口气,转身正待离开的时候,身后一阵元力波动急剧产生,梁匕暗叫不好还未能做出任何反应便有一掌印在了背心之上。

  “姓陈的,你不守信用!”抛飞出去的梁匕,大口的吐着血恶狠狠的盯着正收回掌式的陈安国。

  “你梁匕在这江湖上的名声不太好吧,你自己就是不讲信用的主,还天真的以为别人跟你有什么信誉可讲,真是笑话。”陈安国正气凛然的说道,“各位,这厮作奸犯科,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惩奸除恶我青云帮当仁不让,刚才陈某阻止各位出手,实在是情非得已,还望各位莫怪,现如今他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跟这种人不必客气。”

  “陈帮主,是我等错怪你了,原先我们以为你真的想放过这无耻之徒,没想到是您是想让他放松警惕,好来个一击毙命,这厮前几天刚劫了我长运镖局一趟红货还杀了好几个镖师,今天他别想活命,以后长运镖局必听陈帮主差遣。”长运镖局总镖头王长运对陈安国作了作揖,其余和梁匕有仇的几人同样向陈安国抱了抱拳,但没说差遣之类的话,能做到像王长运那样真汉子的人不多。

  “陈安国,我会记住你的。”梁匕狠声道,陈安国身后几人提着手中的兵器向梁匕冲过去,大有要将梁匕大卸八块的想法。

  “嘭”一声巨响,梁匕抛出一枚烟雾弹,乘着烟雾蔽眼向森林冲去。

  “糟糕。”陈安国一声提示出口抬手就是一阵掌风吹散烟雾的同时也失去了梁匕的身影,“没想到还是让这厮逃了出去,不过各位不用担心,他中了我一掌身受重伤,料他也跑不了多远,倒是刚才的一声巨响必会引来不少人,还请各位助陈某一臂之力擒获此子,日后必将梁匕绑至你等面前。”

  “等等!”此事发生不过一盏茶功夫,阿辰希望人越多越好,狗咬狗的几率就越大,相应的逃生几率就越大,连忙出声阻止快步冲来陈安国,陈安国习惯性停下脚步惊疑的看着阿辰。

  “那个……那个……树林里面又来人了,嘿嘿。”阿辰对着陈安国奸笑着,因为这一耽搁,陈安国失去了擒获阿辰的机会,不是他不想而是刚从树荫里出来的人不允许的出手,几枚骷髅镖正立在他和阿辰之间的空地上,如果他贸然出手的话,招呼他的估计就是不计其数的暗器了。

  “骷髅帮帮主断无情!”陈安国皱了皱眉接着赶紧退回自己的一群人中,断无情这是一个狠角色,不容易对付,看来今天得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还有我,逍遥谷秦逍遥。”一位相貌俊美、身着锦衣罗缎的男子正摇着手中的亮金扇不急不缓的说道。

  “青云帮、骷髅帮、逍遥谷,除了黑龙帮,无双城的几大组织都来了,这下热闹了。”一些后来的散人围观着。

  “听说黑龙帮帮主铁威背叛了无双城,现在正在被通缉,而城卫军正在向黑龙帮总部调动人马可能要打仗,有一部分黑龙帮的人直接投靠了城主府,看来无双城第一大帮的招牌,今后得易主了。”众人窃窃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