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萧蒙收回了脸上的所有表情,平静地转身向外走去。

  “你要去哪?你要去凤国是不是?你救不出血鸢的!”万青山突然咆哮到。

  萧蒙扯了扯嘴角,头也不回,“总比你完全忘记她的存在的好。”

  万青山安静了,他根本找不出一句反驳萧蒙的话来,是啊,连努力都不去努力,跟忘记了她的存在有什么区别?她在自己心中是什么位置?下属,还是相伴一生的人?恐怕······什么都不是。

  自己的心中除了装了这天下,还装了什么呢?有时候觉得血鸢太过无情,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恐怕比她还要无情······

  只有在作出选择的时候才最能看出一个人到底想要什么、在乎什么罢······

  萧蒙扬长而去,万青山没有派人追击他,追上了他又能怎么样呢?杀了他?叫他不要去?算了罢,要是他真的归顺了凤国那再杀他也不晚······况且晚仙走了,能把萧蒙追回来的人只有他了,但是他太累了,随萧蒙去罢,他有他的选择,而自己······有自己的选择,早就作出的选择······

  萧蒙真的来到了凤国占领的最近的那座城,当他报上名号后,有人马上便通知了舜景和凤。

  凤张了张嘴,但是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舜景看了看凤,淡淡吩咐到:“把他带到这里来。

  萧蒙很快便进来了,当她看到凤的时候十分激动,几乎要上前将凤抱住,但是却在半路被舜景拦了下来。

  看也不看舜景一眼,萧蒙冲着凤大喊道:“血鸢,你怎么了?被这男子灌了迷魂汤吗?你还认得我吗?我是萧蒙啊!”

  凤刚想说“你是萧蒙”却被他给抢了先,只好开口道:“认得。”

  萧蒙急了,“你为什么要当什么凤国的女皇啊?要是想杀万青山的话你早就能杀了罢?不用费这么大劲!”

  凤淡淡道:“这里面许多事情你也不清楚,你今日来这里是万青山派你来杀我吗?”

  萧蒙眼中蒙上了一层悲伤,“你觉得我会杀你吗?为什么你认为我不是来救你的?”

  凤转开眼不看他眼中的悲伤,继续淡漠道:“不是认为你会杀我,而是认为这是万青山下得了的命令。至于‘救’,你也看到了,我没有半点勉强之色,何来‘救’这一说?”

  萧蒙看着她冷淡的表情,心中悲伤肆虐,“那么······你与这男子的成婚也是······”

  “没错,是我自愿的,你可以回去了,呆久了恐怕万青山不放心罢。”凤仍然不看他的眼睛,淡淡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看我的眼睛?你有苦衷是不是?一定是有苦衷!告诉我啊,我可以拼了这条命救你出去!”萧蒙见凤一直不看他的眼睛,吼到。

  凤闻言心里一震,抬眼对上萧蒙满眼的悲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语气却还是淡淡地,“现在看了,怎么样?还有什么事吗?再不走那就别走了,把命留在这罢。”

  萧蒙眼中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凤的冷淡让他一腔热血全部冻结。

  “既然你没事那便好了,我本来就是想来确认你有没有事的。那我先走了······”

  萧蒙平静下来,转身离去,但那微颤的背影透露出了他内心中的痛苦。

  舜景没有开口,慢慢坐到凤的身边,抓住她的手放在手心里。

  “很难过吗?”舜景的声音飘渺地响起。

  凤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难过的是血鸢,不是我,我是凤。”

  舜景笑了笑,点点头,“那就好,看着你们说话,我感觉心都要窒息了。”

  凤反抓住他的手,认真地道:“不会再让你窒息了,从现在起。”

  舜景点点头,将她拥入怀中。

  萧蒙回到京城,直接闯入万青山的殿中,像喝醉了酒一般,含糊却又大声地道:“你不去是对的!血鸢已经不是,不是血鸢了!不知道变成了谁!变得太可怕了!呜呜,太可怕了······”

  万青山皱眉,起身抓住他,果然很大一股酒味,还真的喝醉了酒了。

  听着他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隐隐还有发酒疯的意思,万青山只好叫来两个侍卫,让他们架着萧蒙去到偏殿休息,顺便吩咐了宫女给他煮了醒酒茶。

  做完这些,回到座位上的万青山回想着他的话,苦笑道:“真的是对的么,希望罢······”

  国家易主,北宁国正式宣告灭亡,此后世上只有宁国和凤国两个国家,而这个宁国又被称为后宁国,以此区别与以宁东篱作为最后一任皇帝的前宁国。

  后宁国现任皇帝为宁君临,据说有前宁皇室血脉,但具体的并没有多少人清楚,但是他之前的名字绝对是传遍大江南北的:万青山。没错,当初那个杀手组织望雪楼的楼主。

  凤国现任皇帝为女皇凤尊,皇夫为舜景,也是凤国的军师,军师的地位仅次于女皇,甚至可以说平起平坐,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军师代女皇发出命令。

  在国土面积上面,两个国家基本上差不多。后宁国占据了前宁国西边的版图,而凤国占据了前宁国东边的版图。

  在百姓的眼里,两国现在是和平相处的,但是只有万青山、凤和舜景知道,两国之所以还相安无事,是因为他们都在修生养息,如果再打下去,最终得到的只会是一片残垣断壁而已。

  两国的龙椅之上的人都忙开了,对于一个新建立的国家来说,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对万青山来说可能还轻松点,因为前宁国留下的很多机制都很完善,大臣也可以先用着一些还不错的老臣,但是对于毫无底子的凤国来说就有点艰难了。

  但是还好,毕竟凤也是当过女皇的人,只是时间过了这么久,很多东西都变了一下形式而已,因此将搜罗人才的任务交给舜景,凤天天埋首于建立一套完善的朝廷体系上。

  舜景有些不满,但他倒不是因为凤将搜罗人才的任务交给他而感到不满,而是因为看着凤天天不眠不休地工作而感到不满。

  但当他向凤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后,凤的一番话马上便将他大大的感动到了。

  凤说:“我现在不眠不休的赶快弄好,我们才可以以后轻松点,天天在一起啊,不然一下这里出现问题,那里出现问题,我们岂不是总是得不到安宁?”

  从此后舜景便不再说凤,自己也加紧了寻找人才的速度。

  为了美好的明天,奋斗罢!

  这样忙了一段时间后,凤国终于有了像样的朝政体系,大臣们也纷纷走马上任,国家正式运转起来。

  因为凤国是新建立的国家,百废待兴,商业等也大力发展了起来,特别是农业,为了最后的决战,凤国特别重视农业的发展,如果现在不加紧囤粮,等到了战时就会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而还有一件大喜事就是:凤怀孕了!

  那一天早上,凤像往常般跟舜景一起吃着早饭,一口粥下去,凤觉得胃口好像不太好,但是为了身体,她还是忍着把该吃的东西都吃了下去,但是却在站起来的瞬间感到胃里一阵旋转翻滚,“哇”地一下把刚吃进去的东西全部都给吐了出来。

  舜景以为是她压力太大,强硬的要求她不准去上朝,马上叫了御医来。

  当御医揣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把上盖了薄纱的凤的手时,他的表情变得很古怪,这让舜景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忙问道:“凤尊怎么了?是不是操劳过度?要卧床休息多久?吃些什么东西才好?你说话啊!”

  御医无视舜景焦急的脸色,眼珠转了转才终于绽放出一个巨大的笑容,大声道:“恭喜凤尊,恭喜军师,这是喜脉啊!”

  舜景一颗心顿时放了下去,没有劳累过度就好······什么?!喜脉!

  看着张大了嘴巴的女皇和军师,御医洋洋自得地笑了起来,有谁能像他一样连女皇和军师都震惊住呢?

  但是,御医,他们不是被你震惊到了,而是被你说出的消息啊!

  怀孕!他们马上就要有小孩子了!舜景和凤惊喜地对视着。

  御医终于还是识相地悄悄退了下去,再看下去说不定会被砍头,虽然女皇和军师都是好脾气······但是关乎头的问题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你······你听见了吗?我们就要有孩子了!”舜景开心到话都说不完整了。

  凤热泪盈眶,用力地点点头,“是啊,我们终于要有孩子了,终于······”

  舜景的手忍不住轻轻抚上凤的肚子,“呀!我感觉它在跳动呢!”

  凤“噗哧”一笑,戳了戳他的头,“连形状都还没成呢,哪里会动了,那是我的肚子在叫啦。”

  舜景也“噗哧”笑了出来,马上想到凤早上吃的东西都给完完整整地吐了出来,忙吩咐了宫女下去准备食物和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