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望雪楼,坐落在长年积雪的白霜山上,当初创建者就是看中了白霜山易守难攻的优势,将根据地建在了此处。因为难攀爬,外人很难进来,因此也就保持了此地的清净,易于望雪楼的发展。而此刻,两个身影正行进在这皑皑白雪上。

  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们就是从破庙中出来的万青山与血鸢。

  两人虽踏在尺高的雪上,但几乎没留下什么脚步印子

  他们很快就行进到一座宫殿前,守卫看到是楼主,赶忙打开门,让他们进去。

  整个望雪楼通体呈白色,与山上的积雪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真不好发现。

  穿过长长的回廊,万青山两人走进一间偏殿。

  “看样子即将有一场风暴啊!不知我们望雪楼在这场风暴中,是存呢?还是亡呢?来人,召集各部部主!”万青山命令道。

  很快的,不大的房间就整齐地战满了望雪楼的各部部主,大家都恭敬地等候万青山的指示。

  过了一会儿,万青山才缓缓开口道:“乾图出,天下乱。这既是对我望雪楼的一个巨大考验,也是我望雪楼的一次机遇。我要你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密切注意各方情况!”

  “是,楼主!”众人齐声说道。

  “好,你们回去吧!”万青山说完,缓缓闭上眼。

  血鸢把她的斗笠去掉,露出了她那张只有眼前这人才知道的脸。

  冰雪为肌凝脂作肤,皓月明眸,红焰小嘴,白玉齿,两缕独特的红发垂在耳边,更衬得肌肤胜雪,明艳不可方物。

  然而她眼中却似积有比这白霜山上的雪更寒的寒冰,凝固了眼神。

  只见她红唇轻启,说道:“要不要我把泄露我们行踪的人杀了?”

  “不用了,等着看吧,说不定能钓到比想象中还大的鱼。”万青山闭着眼说。

  “我待在这不会有什么问题,你下山去了解乾图的情况吧,不要抢,静观其变。”万青山睁开了眼睛,看着血鸢说。

  血鸢看了他一眼,说:“是!”便戴上斗笠向外走去。

  万青山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中赫然满是爱怜,轻声道:“血鸢,此行要小心点才行啊!”

  血鸢娇躯一振,复又出了门去。

  待血鸢出去后,万青山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思考着什么,口中喃喃道:“乾图出,天下乱。得乾图者得天下。看样子,要变天了呢。”

  话说血鸢从万青山那出来后,并没有立即下山去,而是先回到自己房间,放下斗笠,从一处隐秘的角落拿出一张薄如蝉翼的人脸面具,把它贴好后,血鸢那绝色的样貌顿时成了一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子模样了,做完这个之后,她又脱下她的黑色衣服,换上了一件浅绿色长袍,恰到好处地掩盖了她那完美的身材。

  做完这些后,她才终于趁着夜色往山下奔去。

  白色,渐渐淹没了她的身影……

  ****偶系*******场景******变换******的******分割线*******

  天微微亮,魏奇就起床了,他这次负责保护这个商队,但他知道,并不是商队有多重要,而是商队里有重量级的人物,这使得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保卫。

  魏奇是潜龙镖局的最强镖头,也是老镖主的准女婿,所以老镖主放心地让他来压这次镖。

  在魏奇看来,这个神秘人物倒是好相处的很,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让人看了如沐春风,所以对这次镖很是满意,而且到现在为之也没出现什么意外,不过虽然现在没有,但是还是要打起精神来注意周围。

  傍晚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报告说发现一个重伤的男子,魏奇皱起眉头,这事按理说不该管,但是见死不救又实在有违他的良心,于是只好将这件事禀告给了那位大人物,看他是什么意思。

  那位大人物听到这个消息,沉吟了一会儿,说:“将他救起吧,安置于我的马车内。”

  魏奇听到马上答应了一声,命人去把那重伤的男子救起,然后想到要是放在那位大人物的马车中万一那陌生男子是刺客该如何是好,可是又没有多余的马车了,这让他头痛了一会儿,没法子,还是将自己的顾虑跟那位大人物说了,那位大人物倒是没怎么犹豫,说道:“既然他是重伤之人,那我还不至于怕他,放进来吧!”

  魏奇只好将那重伤男子安置在大人物的马车上,偶尔去查看那男子的状况。第二天的时候那重伤男子便幽幽醒转过来,待听说是魏奇救了自己后便诚惶诚恐地想要起身拜谢,可惜身子还十分虚弱,挣扎半天也无法起身,反而把包扎好的伤口又挣裂了。魏奇赶忙压住他的肩不让他起身,说道:“这位公子快别动了,不然伤口开裂又麻烦了,而且你要谢就谢这位大人吧,要不是他我也救不了你的。”

  那重伤男子闻言赶紧不再动弹,眼睛滴溜溜地转向魏奇口中的“大人”,只见这位“大人”看来约莫三十几余岁,眼角额头处虽有些皱纹但仍是长得十分之俊美,浑身有一股自然而成的风流体态。那重伤男子看得有点呆了,表情一转却又突然变得有些狰狞,手捂住胸口,似是十分痛苦,魏奇还以为是伤口崩裂了,忙想开口询问,只见不过一瞬那男子便回复如常,快得魏奇还以为刚才他的痛苦表情不过是自己看花了眼。

  那男子手一拱,咳了一声,开口道:“多谢这位大人了,大人的救命之恩在下不敢言谢,只求以命相报。在下姓柳名言,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魏奇也竖起耳朵等着那位大人的回答,实际上他一直不知晓这位大人的一切信息,老镖主特意提醒了他不要过问这位大人的事情,他便连这位大人姓什么都未曾过问。

  那位大人一直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垂着眸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听到柳言的问话便抬起眸子含着笑容答道:“在下姓刘。柳公子不用将此事放在心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柳公子还是先歇息吧,伤口才能好得更快。“说完也不看柳言,闭目养神起来。

  柳言闻言便不再说话,魏奇也感觉出来刘大人是在嫌他们聒噪了,便赶紧出去了。

  一路无事,平静得连魏奇都称奇,不敢相信就这样安全地到达了目的地。而柳言也刚好伤势好得差不多能自己行走了,众人便在目的地扬州分手。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了哟~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了哟~小爵先谢过了哟~(死卖艺的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