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眼见血鸢干脆利落地屠尽那些大汉,呆滞的木儿觉得她的身体也变得僵硬了起来,那些人······就算他们是在跟踪她们,但是他们也没有杀意,为什么要全部杀光?明明只要甩掉他们就好了罢······而且万一外面那个人是无辜的怎么办,也许他只是忽然路过这条巷子,然后被这血腥的画面弄得有些紧张所以才会突然跑走······怎么可以这样子杀人,完全不把人当人看地来杀掉······

  彻底变成木头的木儿这回倒又是被血鸢抓着走的,在空中被冷风一吹,蓦地惊醒,只觉颈上生凉,也不知是因为风灌入后襟还是······因为那只抓住自己后襟的手?

  木儿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强烈的恐惧感将她淹没其中,她觉得她这辈子绝对不可能打败血鸢了,就算她的武功变得比血鸢高也不可能了,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境界她永远都做不到,也不想做到,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那般没有一丝波动地收割走好几条人命?

  她突然想起了江湖上关于血鸢的传言,那个杀万人而不眨眼的魔头,清剿数个门派却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的修罗······杀人,于她而言,比吃饭喝茶还要简单罢?

  木儿突然睁大了眼睛,双手挥舞着挣脱了血鸢的手,调头就往后跑。

  血鸢两下就将她的穴点住,定在原地。

  缓缓走到木儿的面前,看着她眼中那无尽的恐惧,血鸢垂眸,压下眼中的情绪,再抬眼时眼中已是一片虚无。

  “你觉得我很恐怖。”血鸢淡淡的语气此刻响在木儿耳中无异于白日惊雷,木儿眼睛瞪得更大了,却死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没关系,你不用紧张,我暂时还不会杀你,只要你不做出任何错误的事情。”

  木儿看着地上,艰难地点了点头。

  血鸢将她身上的穴解开,张了张嘴,还是又加了一句,“他们······就算被我甩掉回去也是要被杀死的,没有人会养一帮没用的废物,起码,死在我剑下没有痛苦······”

  木儿闻言一愣,这是在跟我解释她杀那些人的理由吗?想了一想,又觉得血鸢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她虽然不太清楚那些组织之类的情况,但是应该都是差不多的罢,完不成任务就要死。

  想到这里她扫了扫血鸢,要是她任务也没完成岂不是也要死?但是血鸢和万青山看起来好像不是普通的下属和上司的关系,应该不会那么严苛罢?

  想到这里她微微放下心,对血鸢的恐惧感也平复了下来,见血鸢自顾自地向前走了,忙又紧紧跟了上去。

  这么一转,天色近黑,木儿的肚子轰鸣般叫了起来,血鸢脚步一顿,拐进一家酒楼。

  木儿眼冒绿光地盯着别的食客桌上的食物,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二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还未开口询问,木儿一拍桌子,豪迈地道:“把你们店的招牌菜全部上上来!越快越好,快了有赏钱!”

  小二点头哈腰地离开了,脸上都要笑成一朵花了,看样子这姑娘是饿死鬼投胎的,这下有钱赚了!

  菜一道一道上来,一道一道被木儿消灭,只吃了少许的血鸢津津有味地看着她狼吞虎咽,似乎只是看着她吃自己也就饱了。

  木儿察觉到血鸢像是在打量好玩的玩具一样地在看着她,但是她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说话,嘴里填满了各式食物的她觉得再幸福也不过了,被人观赏就被人观赏罢,只要这人是付账的人就行!

  端菜上来的小二每端一道菜上来嘴巴都要张成圆形,端到最后他反而已经麻木了。现在的世道啊,女人比男人的饭量还大了,要他攒钱攒到何时才娶得起妻啊!

  终于吃完了最后一道菜,血鸢慢慢喝着由茶叶渣泡出来的茶水,透过那烟雾缭绕看向瘫坐在椅子上木儿,微微翘了翘嘴角,猪的吃法,却长成个猴样,也不知道那些被她吃下去的食物到了哪里去?

  木儿挺着个肚子直都直不起腰了,弱弱地伸出手,对着茶杯的方向,艰难地说道:“水······水······帮忙······”

  血鸢伸出一只手把她的茶杯沏满水,好心地递了过去。

  木儿哆哆嗦嗦地把水送进喉咙里,将那些已经到了嗓子眼的食物压下,这才感觉好了些。

  角落里一胖一瘦两男子在看到血鸢那双手时心中一动,相视而笑。想来有双这么漂亮的手的人脸蛋必定也不会太差罢······而且看她们的样子像是外来的人,送去给军师正好。

  眼神交流完彼此的意见后,两人笑意更深了。

  “不知两位姑娘能否赏脸参加明晚军师府中的祭祀大宴?”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冲着血鸢二人说道。

  木儿偏头看向那精瘦的男子,本想脱口问道:“军师是谁?”但因为胃太撑,一张嘴就有吐出来的危险便只好作罢了。

  血鸢缓缓转着茶杯,漠然道:“为什么是我们?”

  “呵呵,一切都由天注定啊!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选中了两位姑娘,也许是因为冥冥中就注定了罢,我们被一只无形的手拉到了两位这里,然后那只无形的手现在想把两位姑娘拉到军师那里啊!两位姑娘真是好福分,要知道,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一睹军师的风采啊!”那瘦子颇有几分神棍般地说道。

  “看情况罢。”血鸢抿了一口茶,淡淡道。

  那瘦子没想到血鸢这么淡定,要知道,在扬州城,要是你跟一个人说他能见到军师了,哪个会如此冷淡?

  不过这样也就确定了她们外来者的身份,若她们是奸细的话那就是大功一件啊!

  调整了下情绪,他笑着递过一张请柬,轻声道:“这是进军师府的凭证,切记要带去,不然可是会被当成刺客的哟。上面写了时辰,记得准时到,军师最讨厌迟到的人了。”

  血鸢捏住那请柬一角,看都没看便放在了桌子上,淡淡点了点头,继续喝着自己的茶,全程都没有给过那瘦子一个正眼。

  看到血鸢面纱下那冰山一角的下巴和嘴巴,那瘦子咽了咽口水,心想这次可发了,绝对是个大美人啊!不知道军师会赏下多少赏赐啊······

  血鸢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杯底与桌子碰撞的沉重声敲在瘦子心上,他一震,忙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桌子旁。

  “怎么样了?怎么那么失魂落魄的?那俩女人有古怪?”等候在那的胖子看着自己的同伴惨白着个脸回来,皱着眉问道。

  “没······没,那戴面纱的女人绝对是个大美人,肯定错不了,但是她的武功,好像,好像也不错······”脸色慢慢恢复过来的瘦子皱眉说道。

  两人皱眉交换了下眼神,读出了对方的担忧。但是管它的呢,军师身边肯定强者云集,两个女人能翻得了天么?

  消化了不少的木儿直起身,拿起那张请柬看了看,小声问道:“军师是谁啊?就是你这次的目标吗?”

  血鸢摇摇头,轻声道:“我也不知,听他们的口气,这军师像是这里最大的人物了,那么我的目标便是他了罢。”

  木儿喃喃道:“都有这么大块地盘了还自称军师,比起万青山来说还真算谦逊了······”

  血鸢低头看手中的茶杯,不置可否。

  “对了,你不觉得他们有古怪吗?既然军师是他们这里最大的人了,也就相当于皇帝了,皇帝的地方是那么好进的吗?怎么会随便找了两个人就让她们进去?我怀疑啊,这是一个陷阱!”木儿神秘地凑到血鸢面前说道。

  血鸢点点头,沉吟道:“确实是陷阱,不过这军师府我本来就是要去的,有没有陷阱都没关系,说不定这样还方便点。”

  木儿恍然大悟,对哦,眼前这人是谁?有陷阱没陷阱还真没多大区别。了然地点点头,“这就叫将计就计,对罢?”

  血鸢点点头,没再说话。

  木儿看着血鸢那一直都没变过的表情,心中暗骂自己沉不住气,一惊一乍地一点高手风范也没有,好歹她也是血鸢认可的除自己外武功最高的人罢?

  想到这里,突然有些怀念以前的木头生活,只要管好杨五不让她惹麻烦就好,至多就是当她惹了麻烦后替她收拾下烂摊子,天天吃了睡睡了吃,还能被人看成是神秘莫测,哪里会像现在这般畏首畏脚的?

  见木儿又在发呆,血鸢估计着她也消化得差不多了,挥挥手把小二招过来,在木儿肉痛的眼光中还是让小二把该找回来的钱找了回来,然后一股脑地把那些银子往木儿手中一塞,义正言辞道:“我放不下,你自找的。”

  木儿抽了抽嘴角,还是把那一把银子塞进了怀中,不要白不要,就当是她兼职做杀手助手的外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