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山之巅的风雪平稳地吹着。“烨儿,洞窟中的干粮所剩无几了,下山采购些回来吧。”“是,师父……”这些天来,段冷凝常常授以东方烨武功。于是东方烨索性拜段冷凝为师。段冷凝也乐意作为东方烨之师父,两人于是以师徒见称。

  在东方烨下山不久后,天山之巅的风雪忽然骤起,一股浓烈的杀气伴随着风雪波澜壮阔地席卷而来。段冷凝静静地坐在一旁,轻动食指,伫立在一旁的寒赤剑顿时绽放出强大的内劲四散而去,如同在勘测四周的环境。只见风雪的一旁发出一阵内劲相互碰撞的爆炸声,天山之巅的风雪更为狂烈了。

  笼罩着那神秘人身影的风雪骤然四散,段冷凝极目望去,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中年人浮现在他的眼前。“古清仞。”段冷凝冷冷地说道。“天下第一杀手段冷凝竟然也知道我名号,老夫真是倍感荣幸啊!”“你不在西域顶着黄沙,来天山冒着风雪作甚?”“我自然不是来找你的。东方烨那小子呢?”“他不在这。”段冷凝的语气如同风雪般冰冷。“哦。既然如此,老夫先行告辞。”古清仞作势要走,段冷凝突然咆哮一声:“你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只见段冷凝再次动起食指,寒赤剑再次绽放出强大的内劲四散而去,攻向古清仞。古清仞轻挥衣袖,袖间施放出强劲的内劲冲散寒赤剑的攻势。但这还没完;再次产生爆炸的两股内劲舞动起更为浓烈的风雪,古清仞那被遮挡住的视线忽然冒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剑。不错,这正是寒赤剑。

  古清仞的袖间顿时凝聚起更大的内劲,击飞那来势汹汹的寒赤剑。段冷凝凌空借助寒赤剑,背着骄阳双手紧握寒赤剑直劈向古清仞。古清仞见势不妙,赶紧使出逍遥游步后退数丈远。“逍遥游步?!”段冷凝大惊道。古清仞那沧桑的面容泛起一丝鬼魅般的笑容:“呵呵,逍遥派的逍遥游步乃当世一绝,老夫自然不会错过。”段冷凝额头上青筋暴现。可转眼回望,因为方才一击霸王卸甲,那山本雪的冰雕已然倾斜一方。段冷凝见势,收起寒赤剑,一鼓作气运劲于掌心,攻向古清仞。

  古清仞双袖拂出,顿时两股气劲如同排山倒海般攻向段冷凝。那威力如同气吞山河,速度如同离弦之箭。段冷凝见势立即转过身,备受两道气劲。然而两股强大的气劲攻向段冷凝背部时,却让他丝毫无损,甚至段冷凝还依旧稳如泰山。不过这并没有结束。一瞬间,段冷凝察觉到后背又受到攻击。段冷凝侧过头一看,正是古清仞运劲击向自己背上的寒赤剑。

  “哈哈!早闻寒赤剑非同凡品,没想到寒赤剑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内劲!”古清仞再次绽放出那惊为天人的笑声,手正贪婪地吸着寒赤剑本身拥有的内劲。段冷凝也察觉到背上寒赤剑的能量正一点一点地消逝,顿时转过身来,运足内劲于掌中与古清仞对掌。

  “哈哈!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古清仞的笑声更为放荡了,掌间贪婪地吸夺着段冷凝的内劲。段冷凝并没有说话,目光一如既往地仇视着古清仞。不一会,古清仞感到不妥,皱着眉。过了一会,又舒眉笑道:“呵!区区寒冰真气的寒气也能伤得到我?”只见古清仞意静凝神,双目狰狞地盯着段冷凝。背脊散出白气,正是卸去段冷凝攻入古清仞体内的寒气。

  “……”段冷凝双目紧闭,一瞬,又怒瞪着古清仞,暴喝一声,一股强大的内劲攻向古清仞。“啊!……”随着一声惨叫,古清仞被迫卸劲,两人形成的内劲气场顿时溃散,强大的气流顿时将两人吹走。古清仞从地上爬起来,用左手按耐住颤抖不止的右手,口吐鲜血,仇视着段冷凝。段冷凝抽出背上的寒赤剑,拄地站立而起,口吐了一口鲜血,双手紧握寒赤剑踏着缓慢的步伐,往古清仞的方向前去。

  “师父!……”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道惊叫声。古清仞和段冷凝不约而同闻声望去,正是东方烨从山下采购干粮回来。“烨儿,杀了他!”段冷凝声嘶力竭地说道。东方烨侧过头一看,正是古清仞。东方烨见到他顿时无名火起,手中瞬间凝结起热炎般的内劲,攻向古清仞。眼见古清仞命将休矣,突然他眼前一道长鞭掠过,直鞭东方烨那来势汹汹的烈阳掌。东方烨猝不及防,右手被狠狠地鞭笞了一下。东方烨抽回火辣辣生疼的右手,仇视着不善的来者。只见那人的身段是一位女子。秀丽的长发,水灵的双眸直视东方烨。底下蒙着面纱,东方烨并不能看清楚她的全貌。

  “义父,走!”只见那女子扶起古清仞,便要离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古清仞义女祝婉儿。“烨儿,不能让他们逃脱!接住!……”段冷凝在东方烨身后吼道,并一把将寒赤剑抛给东方烨。东方烨一把借助寒赤剑时,发觉剑身身轻如燕。正愁疑地看着段冷凝时,只见他负着伤,脸色不禁转为担忧。段冷凝似乎看穿东方烨心中所思,大吼道:“不用管我!快去追!”此时东方烨才下定决心,点点头,提起寒赤剑转身追击古清仞等人去了。

  “咳咳……”段冷凝见东方烨已经离去追击古清仞,憋在胸口的鲜血吐了出来,沾在自己浅白的狐皮大衣上。原来方才段冷凝见自己的寒冰真气攻入古清仞心脉时不得将他冻死,便如同山本雪当日一般,卸去全身内劲集聚于掌心,一把攻入古清仞体内。由于这种爆发力速度和威力都是最大的,以至于即使是吸功大法,也不能吸收,甚至会因此受损。但是卸去全身内劲的人……当日东方未明使出天魔解体大法时,所幸沈神医和无暇子立即抢救,尚且能保住性命。但武功俨然尽失……

  段冷凝抹去口中的鲜血,扶正山本雪的冰雕,和山本雪一起凝望着悬崖方向的骄阳,叹道:“呵呵,雪,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正当段冷凝要安详地闭上双目,不远处传来几道哀怨的“呜呜”声。段冷凝回过头,正是他饲养的雪狐那凄鸣的叫声。段冷凝正要说话,雪狐就窜入他的怀抱。段冷凝抱住雪狐在胸间,看着它的眼睛盈着泪花。不一会,雪狐又传出一道凄鸣的呜叫声,段冷凝一探息,俨然雪狐已经气绝。

  “……雪狐是要和我同生共死吗?……”段冷凝叹了一声,然后安详地闭合双眼,用自身最后一口气,游遍全身。一瞬间,段冷凝和雪狐也成为冰雕,和山本雪连作一块。

  东方烨脚踏飞云步,直追到天山脚下,才追击到古清仞两人。“哪里逃!……”东方烨大喝道。祝婉儿回过头,手中的长鞭宛如灵蛇直扑东方烨。东方烨提起寒赤剑便削。只是东方烨向来只擅拳掌,不擅兵器。东方烨也犯愁段冷凝何以把剑抛给自己。东方烨的稀疏的剑法岂是祝婉儿长鞭的对手?再加上东方烨心神恍惚,右手再次被鞭笞了一下,手中的寒赤剑被打飞在一旁。东方烨正要舍短取长,使出烈阳掌与之抗衡,祝婉儿忽地把场面往地上一锤,扬起万顷雪。东方烨使出地火燎原一式攻去,两股内劲相冲,骤然引起大风雪。待风雪散去之时,古清仞,祝婉儿两人早已经逃匿地无影无踪。

  “唐少侠!……”天山附近,大地一际白。唐枫在赶去天山之时被一人叫住。唐枫问声望去,正是荆云傲。“荆大侠,你怎么会在这里?”唐枫见到荆云傲来天山一带,问道。“每年腊月初五,我都要和段大哥在天山一聚啊!”荆云傲笑容满面道。“是段冷凝段大侠么?”唐枫问道。“正是!”荆云傲想到将和段冷凝一起喝烈阳酒,心中甚至愉快。“对了,唐少侠千里迢迢来到天山,又所谓何事?”荆云傲关切地问唐枫。“我收到消息,说东方兄在天山之巅,所以特地前来……”“东方烨是吧?天山之巅?那里应该只有段大哥在吧……”荆云傲疑问道。“算了算了,不必想这么多了。反正顺道,我们一块走吧!”“嗯……”

  东方烨回到天山之巅,见到段冷凝已经成为冰雕,心中一酸——自己回来时心中就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段冷凝已经逝世了。东方烨跪在他面前叩拜,感谢段冷凝的收留,授业之恩。接着东方烨端出寒赤剑,寒赤剑已然成为绣铁。东方烨正要物归原主,但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方才师父传我寒赤剑追敌,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所以传我寒赤剑吗?想到这里,东方烨便收下寒赤剑,叹道:“师父说寒赤剑时一把拥有灵性的宝剑。虽然今日已成一把锈剑,但是他日寒赤剑一定会重现辉煌的!……”

  东方烨祭奠完段冷凝之后,找了条绳子系住寒赤剑的两端负在背上。下山之时,恰逢要上天山之巅找段冷凝的荆云傲。荆云傲见到东方烨,先是一惊。然后看到东方烨背上的寒赤剑,顿时暴喝道:“东方烨!你为什么背着段大哥的寒赤剑!……”荆云傲见此暴跳如雷,抽出腰间的佛剑魔刀,贪婪的刀剑似乎要品尝鲜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