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顺便做调查哦!)

  出乎筱白的意料,十五阿哥自从赶来随驾后并未找过筱白,都是中规中矩的行事,不像十阿哥与十三阿哥一般经常找筱白玩闹,十四阿哥这次因为康熙命他辅助禁军护卫皇帝安全的事倒是一直忙碌,未曾多见。

  间儿拖着腮透过窗户望着天空,一边还在自言自语,“今晚就能到大营了,总算能下去透透气了。”回头看一眼无所事事的筱白,又自顾自的继续,“不像格格还能跟十阿哥与十三阿哥骑马射箭的,倒是年龄较小的十四阿哥忙的不见人。”

  听了间儿的话,筱白空白的大脑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很多线索明明就摆在眼前,为何自己就能视而不见呢。康熙启用年龄更小的十四阿哥负责安全,而十阿哥与十三阿哥却没有任务,这说明他更看重十四阿哥。可她记得胤祥在太子被废之前是很受康熙重视与喜欢的,这是为何呢?

  想到太子,百度上真是众说纷纭,大体可以总结为前期谦和干练,后期骄奢放纵,可康熙在死心之前对这个自己亲自养大的儿子的喜爱应该超过其他任何一位皇子,也就是胤礽二废之前,谁对他不利,康熙就会拿谁开刀。

  可几次相见来看,太子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般骄纵啊,甚至是彬彬有礼,更像一位翩翩君子,举手投足间尽显皇家威严,言辞之中也能看出是个饱读诗书之人。可即使史书时间不准确,他被废也近在眼前了,由此推想,私底下他也许真的是个不堪入目之人也说不定。

  可筱白理解的胤禩,是没有胆量直接推太子下位的,至少,此时他没有足够的实力,以他缜密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心急才对,那会是谁呢?

  时间就在筱白躺在地毯上思考各位主角的关系网中悄悄流逝,就在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时车外的吵闹声渐渐大了起来,直到听到一声声的高声喝令,才把她从冥想状态中扯了出来。

  “格格,营地到了,我们先下车,等他们把营帐扎起来再进去。”间儿扶筱白下车。

  黄昏中,火把与火盆星罗棋布般散在周围,那些大帐恐怕是康熙与皇子们的住处吧,自己的还得现扎,这待遇果然不同。削尖了头的木栅栏摆了一层又一层,各层栅栏间还有尖尖的铁刺散布,巡逻的士兵五人一组,三人持长矛,两人配短刀,不停的交叉巡逻,还有身着禁军军服的人沿着不定的路线巡视,这些人除了佩刀之外还配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明用途。

  看着这就连兔子都难进出的大营,筱白当真感受到了冷兵器时代的硝烟味,不知道是不是射手座不安分的血脉又在作怪,她隐隐觉得对这种地方很喜欢,心里竟然默念起辛弃疾的那首《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好一个梦回吹角连营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声音高亢,筱白拦住一个禁军,“给我一柄你们的佩刀,再加一把匕首。”

  被拦住的是个小长官,他认识这位筱白格格,一向是个不靠谱的主儿,问他要一把佩刀与匕首,这又是要做什么呢。可心里嘀咕归心里嘀咕,嘴上不能犹豫半点儿,“是,格格。”

  朝身后的一个手下腰间一指,那个士兵立刻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将自己的佩刀与匕首高举过头,献给筱白。

  “谢谢。”接过刀与匕首,不理一脸震惊的禁军长官与士兵,转身带着一脸无奈的间儿与文红走进了自己的营帐。

  【筱白营帐】

  不到一个时辰,营帐不但扎好,而且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从卧床到梳妆台,到茶桌茶具一点不少,像是把筱白的砖瓦换了个形式搬到了塞外。

  “格格,十五阿哥在外面等您。”间儿一溜小跑进到内间,对正在研究佩刀的筱白小声传报。

  “什么?就他一个吗?”

  间儿点点头,又上前一步,把声音压得更低,“奴婢刚刚出去打听了一下,咱们的营帐挨着十五阿哥呢,另一边是大阿哥的,倒是与后妃们的营帐不在一块儿。”

  筱白脸色一变,这是何意?是康熙的意思,还是惠妃的?自己在何时得罪了这女人,还是她看自己讨得康熙欢心要下手除掉呢?

  “让他进来吗?”见筱白不语,间儿小心的问道。

  “不,随我出去,待会儿你一直跟在我身后就是。”吩咐完间儿,筱白提着那把刀就出了营帐。

  “筱白!”十五阿哥俊秀的脸上溢出一丝略带羞涩的笑容,然后瞬间就凝固了,筱白手里拿着那柄大刀,对他行了个拱手礼,再加上一脸的江湖豪气,任哪位阿哥见了怕都是这个表情。

  “这?”十五阿哥不明白自己来打个招呼怎么就惹得人家兵戎相见了呢。

  “呵呵,十五哥,筱白最近对武艺很感兴趣,所以借了刀来玩玩。”筱白的笑容没有一丝漏洞,看的十五阿哥一脸尴尬。

  “哦,是这样啊。知道你来的急,没带多少东西,要是缺了什么就跟我说,我给你送过来。”十五阿哥相比八阿哥他们更像是一张干净的白纸,虽不是言直口快之人,但并无勾心斗角之心。

  “咦?十五弟?筱白!你们这是在?”本来十阿哥脱口而出的是“私会”,但撇到筱白手里的刀赶忙收了回来,这哪是私会啊,更像是威胁或谋杀啊。

  这些营帐之间都隔着不近的距离,十阿哥与十四阿哥突然出现也有些蹊跷,按理这里应该是大阿哥的范围才是,当八阿哥从营帐间的阴影中走出时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张,十五阿哥的本来如常的脸色有些发白,赶忙给几个哥哥行礼。

  “八哥,十哥,十四哥。”把刀交给身后的间儿,筱白给三人行了礼。

  “我怕筱白走的急,日常之物带的不多,来问问可有什么缺如的好送过来。”十五阿哥对着八阿哥的方向解释,虽然已经在努力,可脸上的表情依旧不自然。

  “哦,十五弟心思也颇细腻了。十弟,皇阿玛还等着呢,走吧。”对十阿哥一点头,就看到一肚子话还没问的十阿哥不高兴跟着八阿哥身后走了,还回了好几次头,一脸的好奇。

  “十四哥,我先回营帐了。”十五阿哥的声音里有些疲惫,八阿哥只是随便的一现身,就让他这般失态,恨不得立刻逃离一般。

  十四阿哥点了点头,然后跟着筱白进了营帐。

  进来之后,十四阿哥就左看右瞅,环视了一圈,才扭头对筱白一笑,“这貌似都不是你常用之物啊,看来十五弟是有内部情报了。”

  这大部分东西都是新的,筱白来时只带了衣服与小物件,茶具、梳妆用具等自然没来得及带,就算有时间就凭那两个太监也得搬好一阵子。

  “难道你们都把家搬来了吗?我以为大家都是新的呢。”筱白傻乎乎的回问。

  十四阿哥无奈的叹口气,“你以为那么长的车队装的都是人啊!虽然不至于搬家,但身边的常用之物至少带的是同家里一样的备用物件,你这连风格都不一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不就是夸自己高明吗,切。”见自己出了糗,筱白面子也有些挂不住,自己又没出来过,哪能知道这些皇子大臣们竟然备着一模一样的东西出行时用,真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