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清风轻轻的吹拂,微凌山早晨在四周环绕浓雾开始慢慢散开,在变淡的大雾中,微凌山的顶峰,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里顶峰,此刻这个男子正静静的坐在大石上,脸带着淡淡的微笑观赏着四处游动的云雾。

  “羽墨公子,又在看云了吗?”在男子的身后响起了一声动听而又温柔的女声。

  声音过后,一个调皮的小脑袋出现在羽墨的面前,小脑袋的主人嘴角微勾着,他最近几天都在这天发呆看云,冷翎也因为他的原因也经常往这边跑。

  羽墨抬头望了冷翎一眼便回过了头,望着慢慢的变淡的雾,他也缓缓的站了起来了。

  冷翎错愕下,此刻羽墨给他的感觉有些不同,以前他做在这里听到我叫他的时候都会打声招呼,但现在却这么冷,回过神来:“公子,你……怎么了?”

  羽墨转身揉了揉冷翎的小脑袋轻轻道:“冷翎,想要修真吗?”

  冷翎抬头,羽墨能在她的眼中看到小星星,她用她的眼神告诉羽墨她很想修真。

  在冷翎那个小村里看来,一位修真者那就是他们口中的神仙,而现在这名神仙居然问她要不要修真,这让冷翎即激动有兴奋,小手紧紧的握着,大大的眼睛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羽墨微微一笑挥了挥手,意示冷翎跟着自己。

  微微一愣,冷翎紧步跟上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回到了房间,羽墨让冷翎盘膝坐在床上,而他在房间了走几遍,手拿着根树枝画了画,也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画完后,羽墨的手中多了几枚淡黄色的晶体,不知是从哪来了,只见羽墨在刚刚画出来的图上的四处空地放上了晶体,然后才像冷翎慢慢的走了过来。

  羽墨正对着冷翎慢慢的盘膝坐了,此刻他的表情有些严肃,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温柔。

  闻言,再见到羽墨的变化冷翎也收敛了嬉笑,大大的眼睛充满了认真的味道。

  羽墨手一动,顿时手中多了一枚圆形的淡黄色物体,这便是前几天羽墨所制练的筑基丹了。

  冷翎接过羽墨递来的筑基丹,眼中的兴奋怎么也挡不住,在村里一直听说神仙会制练仙丹,看这颗小小的淡黄色的东西因为就是所谓的仙丹了,此刻这枚仙丹居然在自己的手里,冷翎的身子微颤,激动,兴奋之色不加掩饰的都弥漫在冷翎的脸上。

  看到冷翎感激又激动的小脸,羽墨心里笑了笑,炼了一个晚上的丹总算有点回报了。

  “吃下去吧”看着冷翎有些舍不得的样子,羽墨微微一笑,轻轻道。

  冷翎银牙一咬,把这枚传说中的仙丹放入肚子里了。

  刚想咬,灵丹就化成了一道液体进入了冷翎的喉咙里。

  筑基的时候就是凡人蜕变成修真者的一个重要过程,这个过程了所具备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这几天羽墨观察山间大雾的原因就是为了感受山峰的灵力的稀薄,而今天这是微凌山的灵力最为强盛的一天,为了提高冷翎筑基的成功率,羽墨还特殊的摆了一个聚灵阵,还把自己师傅给自己的一些下等灵石当成了启动器,来趋势聚灵阵的运转,但除去这些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那就是筑基本人的承受能力,如果天时、地利有了,但她本人的接受能力不行,那照样没用,毕竟筑基丹的药效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就在霎那间,那股能力就在冷翎的身体内横冲直撞把冷翎的筋脉搞的一团乱。

  吞下筑基丹的冷翎小脸猛的一白,嘴角出现了一丝血丝,身体差一点就扒下了,还好冷翎紧咬着牙根,终于扔在了突然出现在的疼痛感,吞下筑基丹那可就等同于给自己整个身体洗刷一般,不过这不是一般的清洗,这是在体内,包括了骨头,骨髓,还有筋脉,没有建过基的人的丹田里是没有存放灵力的空间的,这这颗筑基丹的主要用途就是在凡人的身体里开辟一个存放灵力的空间!那种开辟时产生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从冷翎苍白的小脸就可以看出。

  “怎么办,难怪真的要用那个办法?”羽墨的眉头微皱,心里十分着急,从此刻冷翎的情况看来,她此刻正承受着脱胎换骨之痛,其实如果冷翎是男的话,羽墨完全可以帮他领导体内的药效产生的能量的流动方向,但现在却不怎么行,因为冷翎是个女的!

  在羽墨筑基的时候师傅就是用了这种方法,通过自己的灵力进入服用筑基丹的人的身体里,然后带着药力流动,从而帮人解脱这种彻骨之痛,不过这种方法却又个条件,那就是要两人赤裸相对,否则在衣服的阻隔下,自己的灵力必定会带着一丝通过衣服时产生的异样灵力,这样一来不但想筑基之人没法筑基,就连帮忙的人都有生命危险!

  清楚这个要求的羽墨猛的一咬牙,手一动,冷翎的衣服尽数消散,羽墨眼睛虚闭着,大手落在两处柔软的地方,开始时他还不知道什么,不由的捏了下,而冷翎感觉到胸前的异样,苍白的小脸顿时升起了两片红云。突然羽墨仿佛知道自己摸的是什么东西,快速的退回,然后重新伸向冷翎,不过这样手倒放对地方了,大手放在冷翎的胸口,澎湃的灵力汹涌而入!

  冷翎根本不知道羽墨的动作,此刻的她还在感觉体内的动静发呆呢,那么由筑基丹形成的能量在冷翎筋脉乱串,随着筋脉被能量撞击,冷翎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疼痛感,不过想到羽墨那时认真,严肃的表情,冷翎便忍着:“我不能让羽墨公子失望。”

  不知道坚持多久,突然的冷翎感觉在自己身体的里居然多了一些能量,这些能量的颜色跟筑基丹形成的淡黄色的能量有些不同,它的颜色是更加的黄,那是一个深色的黄,里面的灵力雄厚的程度让冷翎微微心惊,如果自己稚嫩的筋脉被这种能量撞击到的话,她可以肯定筋脉绝对会化成碎片!这些深黄色的灵力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猛的扑向淡黄色能量。

  淡黄色的能量仿佛对刚刚出现的灵力有些恐惧,一见灵力扑来,它便猛的往后缩,而它一缩深黄色灵力便再往前进一步,在一缩一进之间,不久淡黄色能量便被逼到了一个死角,能量轻轻的颤抖,仿佛是一只弱小的绵羊遇到一个饿狼似的,深黄色灵力环绕在它身边,突然深黄色的灵力再次猛的扑了过来将淡黄色能力吞噬了,不会儿的时间,淡黄色能量被它重新吞出,此时淡黄色的能量变得安静了,完全没了以前的野性,而战胜后的雄厚灵力则得意的带着这只小兵在冷翎的经脉上运行着。

  当那些灵力游过时,那个淡黄色的能量居然分裂一些出来,而那些被撞的破碎的筋脉纷纷的贪婪的吸收着这能得的养料,慢慢的破碎的筋脉重新修复了,而且那筋脉的柔韧性比原先的不知好上多少倍!

  运行的途中冷翎发现在外边还有灵力进入,不过这些灵力的分布比较不均匀,比较散乱。

  此刻在体外,羽墨画的那个聚灵阵开始发挥效果了,四周的灵力疯狂的往这个小房子聚集,就连山峰上的浓雾也纷纷的被聚灵阵所吸引,四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漩涡的中点就是羽墨两人所处的小屋子里,阵法的阵眼上的四个灵力也缓缓的化为淡黄色的灵力在房间中转动,有时它们遇到游离的灵力时就会将其同化,吞噬,而同时阵眼的四个灵石也以极快的速度变小,最终全都化为了灵力,在房间中游动着,而靠近冷翎的地方的灵力都纷纷的被冷翎所吸引进入了冷翎体内,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引力越来越强,就连那些由灵石所化的灵力也在冷翎的吸引下缓缓的靠近,有些灵力发现这个状况,它们纷纷的欲逃跑,带钢往上一冲,就感觉撞到了阵法上的结界,顿时结界上一阵涟漪,而撞了结界的灵力同时也以极快的速度倒回,最终进入了冷翎的身体里。

  身体多出来的灵力也被体内的灵吞噬,然后壮大,最终在体内那股奇特的灵力的带领下缓缓的流动着。

  在筋脉绕了一圈后,大部分的筋脉都恢复好了,突然一声适时的声音传入冷翎的耳中:“观察灵力的运行方向。”

  闻言,冷翎的眼睛投向了那股灵力,脑中把灵力的运行方向一一的记忆在脑中。

  羽墨的灵力带着筑基丹产生的能量绕了一个圈,终于缓缓的向冷翎的丹田部位流去了。

  轻松的把筑基丹转变的灵力灌入冷翎的丹田,外边的羽墨如负释重的呼了一口气,双手缓缓的收回,不小心羽墨还是触碰到了冷翎身上的某些不该碰之地,感觉手一滑,羽墨终于有些不舍的收回了手了。“啊!”一声尖叫在羽墨面前响起。

  莫非又出事了!一听声音,羽墨顿时一惊,眼睛也随即睁开了,但这一睁开羽墨就移不开眼了,雪白的身躯,长长的秀发在这雪白的身躯上盘旋着,修长的大腿已经从盘膝而坐变成了和腿而卧,两双大腿紧紧的靠拢,羽墨忽然有种想掰开这双大腿然后看那大腿深处隐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邪念一起,羽墨猛的一惊,快速的压制,转身道:“快穿衣服吧,不然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原本冷翎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衣服全消失了,而羽墨还坐在自己面前,她还以为羽墨对自己做了什么,不过一见羽墨转过身不看他,再加上他那整齐的衣服,顿时她知道自己误会他了。

  “对……对不起……”冷翎眼睛泛起了水雾,他没对自己干什么,干嘛还要脱人家的衣服,这不是故意让人家误会他嘛。

  羽墨挥了挥手:“没事,我先出去了,你先去洗洗澡换件衣服吧”说着羽墨便往门口走去,自始自终也没有回头偷看她一眼。

  冷翎望着门口慢慢消失的背影,感激的一笑,底头,冷翎不由的再次尖叫一声,因为此刻她的大部分肌肤都被黑色液体所覆盖,味道还有点刺鼻,皱了皱眉:“好恶心的东西,难道是羽墨公子脱我的衣服就是为了涂上这个?”冷翎疑惑了下后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先洗下澡吧,好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