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山花烂漫之际,花纷飞,云缥缈,人沉醉于春的靓妆。春末夏初那场必来的暴雨,也在人的意识中消磨殆尽,谁都没有注意到它正缱绻着准备来临。

  多维亚特斯王国是一个国土面积不大的岛国,有王的统治,没有王的专制。它是极美好的,掌控着世界前列的科学技术,这样一个小小的岛国,创造了不可能中的可能,国富民强,国际地位在十几年前的世界第十四冲到了现在的首位。多维亚特斯,是世界上仅存的最美好的童话。

  现世的多维亚特斯王国,正直埃萨尔·伊纱·多维亚特斯女王统治时期。

  遗憾的是,多维亚特斯王室一脉传下,成员稀少。王位继承人只有埃萨尔女王之子查威·撒尔·多维亚特斯王子及还在读书的次女米拉·蕾·多维亚特斯公主,还有就是埃萨尔女王的弟弟威尔的独女玛拉·多维亚特斯。世代侍奉王室的,是撒兰提亚和忒瑞司两大家族。

  我就是米拉·蕾·多维亚特斯公主。

  说实话,虽然我和哥哥有着共同的继承权,但相比较,所有人都觉得哥哥就是下一任继承人。第一,还在读书的我只有十七岁,而哥哥已经二十一岁;第二,哥哥担任政治要职已有两年,而我的政治是一塌糊涂,好像自读书以来我的政治作业就是由哥哥代写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绝对相信,哥哥将会带领着王国走向更繁荣的明天。

  至于我……

  “……殿下,殿下……”迷迷糊糊中,一个温柔、但现在在我听来却像蚊子嗡嗡一样讨厌的声音不死不休地缠着本公主。我不耐烦地伸出手掌在耳边扇了几下,翻了个身,继续睡。多维亚特斯王宫里的阳光是多么明媚,窗外的蔷薇花是多么灿烂,身下的浅蓝色床褥那么热情地挽留我,拜托别这么残忍在这个时候叫我起床。

  可是我和床边“温柔”叫我起床的小美人侍女是没有心电感应的。“殿下,该起床了,殿下……”那柔软的声音像用魔笛吹奏出来的一样,丝丝缕缕地刺进耳膜,经由神经传入大脑,然后……

  “茜勒,别吵了,再睡十分钟……不,五分钟就好了。”我翻了个身,拿脊背对着她。被她这么一吵,睡意也去了五六分了。

  试问一个懒得早上连起个身都要侍女千催百催的懒公主,又怎么适合当女王……

  “基斯大人。”门外刚传来琉勒一如既往娇媚的呼声,床前还在对着我无语的茜勒顿时舒了一口长气。我睁开眼看了她一下,顿时气结。这丫头居然还在眉开眼笑!就算基斯来了,叫我起床这种重活可以甩出去,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吧,哼!

  基斯·撒兰提亚,现今撒兰提亚家族阿格拉·撒兰提亚侯爵的独子,刚满二十岁就受封为公爵,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不知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受封这么高的爵位。不仅如此,母亲大人还十分喜爱他,可能是因为母亲大人是看着他长大的吧。他和我的情况有些相似,我没有父亲大人,而他则没有母亲大人。

  “小蕾,该起床了。”基斯当然不会像茜勒那样温柔却不死不休地叫我。他直接一把掀开我的被子,然后双手一伸,把我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梳妆台前。我不满地抱怨一声,还是不得不看着镜子,拿起梳子,梳理我那一头鸟巢般凌乱的金色长发。

  “基斯你不需要这么不徇私吧。怎么说人家昨晚研究那个探测仪研究到半夜才睡,而现在这么早就要起来!”我盯着镜子里基斯常年含笑的英俊脸庞,一脸的哀怨。基斯他怎么可以这样,在什么时候都可以保持这副恰到好处极绅士的微笑,在毫不留情把我丢到梳妆台前之后也可以!

  “古尔他们全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一个。”基斯一如既往不温不火地回答。

  “我要我常用的那支平式双管猎枪。”我用头绳扎起头发,提醒他。

  基斯墨绿偏褐色的眸里闪过一丝笑意,“早拿了,你动作快点。”

  我撇撇嘴:“总是催我!你先和古尔过去好了,啊,还有茜勒琉勒。我等一会儿自己开车去!”我的车技可比古尔这个王室的保镖头好多了,飞飙去狩猎场很快的。

  “好。”基斯意料中微笑着答应。

  “等一下!”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连忙叫住了他,“我好像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了。”不等他过来,我自己已经一个飞跃扑上去,在基斯白玉般的脸上重重亲了一下,还恶作剧地发出了“啵”的一声巨响,然后小人得志地看着他的脸庞一下子转红。

  “基斯,早安。”

  多维亚特斯的王家森林,是沿海的几座山拼凑而成,终年葱葱绿绿,有着已跨越万年的原始森林,物种繁多,自然而然也成了我最钟爱的狩猎场所。极其宠爱我的母亲大人因此还在森林与海的交界地带建了一座乡村别墅,就当作是森林里的“行宫”。

  王家森林离王宫并不远,我这样使劲飙车的话十来分钟就到了。我一下车,就看到候在草坪上看着海的基斯。一身简装,映出他挺拔俊朗的身体,一头深褐色的短发在海风中飘起,清爽洒脱。

  “基斯!”我朝他招招手,他的嘴角抿了抿,端着猎枪朝我走了过来。

  “米拉殿下,基斯公爵,附近没有异常情况。”古尔听完呼叫机中一大堆保镖的报告,才从枪支盒里拿出我专用的那支平式双管猎枪,组装好,递给我,“如果有什么意外,殿下可以用对讲机呼叫我。”

  我随意地点了点头:“你们就留在这儿待命。”说着我拉起基斯就往森林里走去。“呐,基斯,今天再来个胜负决赛。中午十一点结束,规矩照旧,大型的五分,小型的三分,怎么样?”

  “还想比啊……”基斯明显无奈了。每次“决赛”你都输……我仿佛听到了他的潜台词。

  “这次我一定赢!”我又尴尬变成恼羞成怒了。

  我丧气了……

  为什么?我明明很用心了,为什么还会输?

  其实我也很有自知之明的。虽然我拿过几次射击的奖,也可以算得上是高手了,但基斯是接受过狙击特训的,那是作为保护王室成员的人必须接受的课程。这点我很明白,输给基斯我也能接受,但——24:19。看着这个分数,我还是不免有些丧气,这也相差的太多了吧。体能活动可是我的强项啊。

  “殿下,中午要吃什么?”茜勒结果我的枪支问。

  我想了一下:“烧烤吧。”

  “是。”茜勒应了一声,下去忙活了。我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应该要发生了——

  “殿下——”突如其来发爹的声音让我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冷战。琉勒一脸娇媚地走了过来,捏着一块沾有玫瑰油香气的手帕抹了抹我微汗的额头,还很不经意地黏了过来,“殿下,需要先沐浴吗?”

  我下意识地扭过头:“基斯不需要先沐浴吗?”

  基斯原本温玉般的双眸柔和了下来:“我没出汗。你洗完下来,就可以用餐了。”

  我点了点头,准备向别墅里走去,但忘记了身上还有一块强力胶。“殿下——”琉勒得寸进尺地伸手搂住我的脖子,“殿下不需要琉勒服侍吗……”

  我嘴角一抽:“不……不用了。”

  “那琉勒送殿下去浴室吧……”她更过分地凑过来,吐气如兰,热气都抚在我脸上。

  “到门口就好。”我眼皮跳了跳。

  我全身上下都洗过一遍,在琉勒帮我擦干了头发后,我才走了出来。别墅大门前的不远处就是一块正对着海的大草坪。草坪上,打造精致的烤架上排满了各类动物被肢解后的遗体,烤得冒油。我顿时眼冒绿光,生怕漏过一样猛吸一口气,好香!

  “出来得真够及时。”在烤肉的魅力下完全作了陪衬的基斯熟练地翻动着肉串,“獐子肉刚好烤熟。”

  我急忙跑过去,抓起竹签就是一口,“哇,好烫!”

  基斯依旧熟练地向我嘴里塞了一下块冰。我一直含在嘴里含到冰块融掉,才免遭烤鸭舌之苦。

  “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基斯好笑地看着我,顺手把烤架上的几根烤好的獐子肉取下放在盘子里。

  “以后真该发明个既能烤肉又能在烤好后自动冷却的烤炉。”我郁闷地轻咬舌尖。舌尖现在还痛着咧。

  “殿下,你的记性是不是差了一点?”在我再次吃得正欢的时候,琉勒娇滴滴的声音让我一哆嗦,四只门牙一起咬中舌尖……

  我的舌头……我哀悼三分钟,迫不得已抬头看向已自动停止烤肉工作的琉勒,一脸无奈:“琉勒……又怎么了?”

  琉勒眨眨眼,一个电波飞来:“殿下,你难道忘记了吗?刚才……浴室……你答应过我的……”

  “行了,你别这样说话,有点恶心。”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琉勒的意思是刚才在浴室,我忘了拿替换的衣服,她就这样威胁我陪她喝一杯酒而已。她说话什么时候可以不这么引人遐想啊!

  其实琉勒很好对付的,一杯捷克苦艾酒让她闭口趴下之后,我又自由了。

  “对了,明天有什么节目?”抹了抹满嘴的油,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意有所指地问道。

  基斯了然地笑笑:“我多维亚特斯公主殿下的十七岁生日,当然会有很多节目。”他还故意咬重“生日”和“节目”两个词。

  我干笑了两声,基斯他还真是了解我啊。

  “米拉姐姐,米拉姐姐!”远处蓦地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呼声。我精神一振,扔下肉串,扭过头看着远处的少女跑到了跟前,真真切切地确认一遍之后,才一跃而起:“玛拉!”

  玛拉笑吟吟地拉着朝基斯的方向一望:“我没碍着你和你老公吧?”

  我自动忽略了不应该听到的词,拉着玛拉上下打量。七年没见到本尊了,玛拉的相貌动作言行倒没有什么改变。玛拉十岁就跟着威尔舅舅和舅母周国列游,在前些天玛拉才说要在我生日时回来,之后就在本国定居下来。

  “怎么来狩猎场了?回来了不应该呆在王宫里吗?”我笑眯眯地看着玛拉,那样子有点像是在看自家闺女。

  “撒尔哥哥告诉我你和基斯来狩猎了,我来看看七年你的枪法进步了多少啊。”玛拉笑嘻嘻地回答,“对了,王宫里我还没有看到蓝色的蔷薇哦,七年了你还没能研究出来吗?”

  我尴尬,想起十岁﹑玛拉离开时的豪言壮语,“玛拉,等你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定能看到一花园的蓝色蔷薇!”我气恼了,随手在烤架上抓起一串小墨鱼,狠狠咬了一口,愤愤地说:“我研究了那么多年,它居然连一点变蓝的迹象都没有!”

  基斯在一旁慢吞吞地开口:“那串小墨鱼刚放上去的。”

  我一愣,这才感觉到了一口的腥味,连忙吐了出来,用水漱了又漱。惹得玛拉哧的一声笑了出来。我狠狠地刮了她一眼。玛拉连忙止住了笑,“不过从日本回来时我听说,东京大学有一个前田次郎教授,十分钟爱蔷薇科植物,并且即将举行一系列关于蔷薇的讲座。我记得其中有一个是关于蔷薇的颜色的……”

  “真的?”我双眼放光了,“什么时候?”

  “三月二十二日到四月一日,关于颜色的那个好像是第八个……”

  “基斯,我想去。等我生日过后你就陪我去好不好?”我把可怜巴巴的目光投向基斯。

  基斯想也不想就把皮球踢给母亲大人:“你自己去问陛下。”

  我一脸的无所谓:“那算了,我不强人所难的。玛拉,你说我是从兵器库里偷一架飞机去好呢,还是去港口偷一艘游艇去好?”

  “我陪你去就是了。”基斯无奈地叹气认命。

  “呵呵呵。”我和玛拉两姐妹立即露出了地狱恶魔的微笑。

  我忽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不由的得意起来,“玛拉,告诉你哦,虽然蓝色蔷薇还没研究出来,但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了蔷薇里有一种很特别的纤维,稍微加工一下,就能制出韧度和弹性都比以前公认的超韧合成蛛丝厉害。”

  “有什么用?”玛拉明显对科技不关心。

  我得意地笑道:“你想啊,一件薄薄的衬衫就可以媲美一件厚重的防弹衣,用在军事上那是无坚不摧。你说我这次在多维亚特斯科技赛中能不能拿到冠军?”我开始叉腰大笑,脑中已浮现了憧憬中的想象图。

  玛拉看着我,没有语言了……

  “舅舅大人没回来吗?”我想起了另一号人物。

  玛拉撇撇嘴:“没来,度蜜月去了。”

  “哈?”度——蜜——月?我石化了,威尔舅舅结婚有二十年了吧?难道……

  “和老妈一起。”玛拉补充说明。

  我舒了一口长气,这个玛拉,别吓死人好不好。我就说嘛,为老婆两肋插刀的威尔舅舅怎么可能有婚外情。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又被吊了起来,“他们去哪里?好不好玩的?”度蜜月!我的思维立即转到了普罗旺斯薰衣草田﹑印度泰姬陵﹑中国望夫石﹑瑞士雪山诸如此类浪漫的地方。

  “埃及。”

  我在脑上图书馆迅速搜寻。“奈芙尔提蒂神庙?还是尼罗河绿洲?”原谅我,我的思维还在浪漫一词上打转。

  “金字塔古墓。”

  唉,果然是舅母大人的考古风格……我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