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教主,接下来有何指示?……”只见破浪站在黄沙之中,恭恭敬敬地拜见古清仞,丝毫没有理会身旁那三名同伴的身影。“接下来你继续潜伏在西门冷月身边,找个时机给她下毒……”说罢,古清仞从怀中掏出一小瓶毒药。“这是最后的蚀骨散了,为了炼制蚀骨散,现在西域已经没有足够的配方。所以此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待你喂以西门冷月剧毒之后,设法通知我,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是!教主!……”破浪唯唯诺诺地回答道。“哼哼,想和我作对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杭州唐府门外,有两名年轻人正在赠医施药,正是东方未明的两名弟子继承他的衣钵乐善好施。有两位年轻人风尘仆仆地赶来,望着唐府的门匾,其中一位叹道:“很久没回来了呢……”此人正是唐枫。有两名家丁认出唐枫,大呼道:“少爷回来啦!少爷回来啦!……”紧接着唐枫和丁晨走入唐府,唐伯虎和秋香已经在大堂上等着唐枫,想必是听到家丁的呼喊声。“爹,娘。”唐枫恭恭敬敬地参拜道。“晚辈丁晨参见两位前辈。”“这位是我的同门师弟,丁晨。”唐枫介绍到。“哦……”唐伯虎点点头,然后关切地说道“枫儿,你清减了许多啊……”“嗯,最近江湖比较动荡,但是孩儿必然会披荆斩棘,冲破难关的。”唐伯虎听罢一愣,紧接着还是说道:“江湖既然如此纷纷扰扰,危机四伏,孩儿不如早日退隐江湖,待为父为你觅得贤妻,早日共聚天伦……”唐枫似乎早就知道唐伯虎要劝说自己,所以方才说的话非常坚定。“正因为江湖纷纷扰扰未平息,孩儿更不能退缩。如今孩儿有位朋友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要将它挽离出那片黑暗。”说罢,唐枫向唐伯虎展现出更加坚定的微笑,并表述了接下来要前往西域的打算。唐伯虎见到唐枫坚定的神情,愣了一愣,叹息点点头。

  深夜,静默无声。但是唐伯虎的房间,依旧有稀疏的灯光钻出房门。

  “伯虎,怎么了?”秋香久睡都不入眠,见到独自坐在书桌前托腮沉思的唐伯虎问道。“我担心枫儿啊!担心他不知道哪一天,会步上爹的后尘……”此时唐伯虎的视线已经被模糊了。秋香拥住他的双肩,安慰道:“伯虎,相信枫儿。以他的能力,所有问题都一定能迎刃而解的……”

  次日,丁晨早早地起身打算去练功,发现唐伯虎夫妇早已经起身静静地坐在大堂之中,神色夹杂着疲惫。丁晨想必唐伯虎夫妇是心烦着唐枫的事情,便上前和他们聊了下:“两位前辈,看起来神色欠佳,是否为大师兄而不得安眠?”“嗯……”唐伯虎叹气道。“放心吧,大师兄的武功非常了得,当今天下,没有多少人能是他的对手。”丁晨笑道。“丁少侠,接下来,劳烦你好好替我们照料枫儿啊……”唐伯虎关切道。“呵呵……”丁晨笑得更凌厉了。“大师兄的武功超过我一大截,希望到时候我不会给他添乱的才好……”丁晨给予唐伯虎夫妇坚定的微笑,意示他们不必担心太多。

  申时,西域的某个山洞里,飞星和两名冷月山庄的弟子焦躁不安地等候着。“破浪师兄的队伍怎么还没人过来汇报情况……”飞星焦急地说道。“飞星,什么情况?”此时山洞外传来一声音,不是他们期待的男声,而是西门冷月的声音。西门冷月见自己的部下久久未回,便亲自前来山洞看看是怎么一回事。飞星见到西门冷月前来,便和他讲述了破浪的队伍没有人前来汇报消息的情况。“唔,破浪可能已经出事了,我们现在先各自会合旧部,然后分头行事寻找破浪!……”西门冷月刚下达命令,正要出去时,只见破浪负伤回来,他的胸口看起来遭受了重重的一击。破浪的视线中见到西门冷月,嘴角泛起满意的笑容,然后便晕了过去。

  直到次日,破浪才疲惫地醒来,脸色泛白。西门冷月见破浪醒来,急忙问缘由。破浪谎称昨日和小队找到了血煞教所处位置,然而正好被发现。自己拼命杀出一条血路冲破重围才能侥幸活命,然而其他弟子……西门冷月仔细观察了破浪全身上下,只见他衣衫褴褛,血迹斑斑,似乎所言非虚。“庄主,血煞教所处位置就在玉门关以东十里的位置,我们是否应该回中原组织武林同道,然后再一举歼灭血煞教?”破浪虚弱地问道。“不必了。”西门冷月冰冷而坚定地说道。“只要好好听从我的指挥,仅靠我们这些人也足以捣毁血煞教。”西门冷月的言语铿锵有力,心中若有所思。想必是要早日捣毁血煞教,让中原得以安宁,东方烨早日回归东方堡吧……

  过了两天,破浪的伤势较为好转,西门冷月便带着一众部下前往玉门关外以东十里处。黄沙一望无际,狂风骤卷,众人的视线更加土黄。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中,有三道黑色的身影格外耀眼。仔细一看,正是冷月山庄的弟子。西门冷月和一众弟子顿时冲上前要检查她们的遗体,忽然间西门冷月感受到背后有一道寒光直刺自己而来。西门冷月洞悉先机,急忙转过背视察情况,却见破浪提着匕首狠狠地朝自己刺来。西门冷月迅速地一提掌拨开破浪的攻击,拨走了破浪朝自己胸前的一击。然而匕首虽然没有给西门冷月致命的一击,西门冷月的手腕也因此被割伤。破浪向来以身法迅捷而闻名。若非他为博取西门冷月的信任而自伤其身,以他的快剑,就是西门冷月再敏捷恐怕也毙命于其刃下。

  飞星和一众冷月山庄的弟子顿时也感到不妥,回过头,却见破浪虎视眈眈地盯着西门冷月,西门冷月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瞪着破浪,眼神中充满愤怒和迷离。“破浪师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飞星非常不解,声嘶力竭地吼道。破浪没有说话,嘴角只是一直泛着邪恶的笑容。眼神阴森的气息充斥着整片沙漠。

  “哈哈哈哈……”此时一阵泰山压顶般的笑声铺天盖地而来。紧接着一群神秘人从天而降,为首的正是血煞教教主古清仞!“西门庄主,久不见你涉足门外,如今何以千里迢迢来到西域这里饱受黄沙?”古清仞明知故问。西门冷月怒道:“自然是要翦除你们这些江湖败类!……”“呵,血煞教和冷月山庄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你既然越雷池一步,我也会因此好好招待你们……”古清仞嬉皮笑脸的眉峰忽然一转:“血煞教一众弟子,不要让她们活着离开!……”说罢,古清仞手指指向西门冷月等人,围住西门冷月等人的血煞教弟子一拥而上。

  西门冷月依旧仇视着破浪,看见古清仞,西门冷月顿时明白了许多:破浪从被自己收养进冷月山庄以来,就是古清仞的棋子。包括当年自己辛苦获得的幽冥神功一下子就被盗取,崆峒派弟子和天王三人受冷月镖致命,甚至如今的三名冷月山庄弟子长埋黄沙,也是破浪从中作梗……

  西门冷月的面色已经泛着黑紫色。古清仞笑道:“西门庄主,蚀骨散的味道,不错吧!……”“!!!……”西门冷月大惊,立即封住全身大穴,让体内毒性暂缓,紧接着从背上抽出一把长刀攻向古清仞和破浪。西门冷月的长刀细长,不似一般的长刀长而厚,类似于东瀛武士刀。只见眼前有几名血煞教弟子挡在古清仞和破浪跟前,意欲护主,西门冷月挥刀一斫,一股强劲的剑气拦腰向他们截去。那股剑气阴森而冰冷。只是一瞬,那几名忠心的血煞教弟子顿时被腰斩,鲜血四溅。古清仞轻拂衣袖,一股强大的内劲随袖而发,与西门冷月的剑气互相碰撞,顿时烟消云散。只是那股消散骤起的狂风,吹得众人双眼迷蒙。

  “杀!……”其中一名血煞教弟子吼道。血煞教弟子久居西域,对于风沙习以为常。如今风沙骤起正是好机会!只听迷雾中忽起两道凄凌的惨叫声,正是两名冷月山庄的弟子遇袭身亡。西门冷月忍着毒素侵蚀身体的剧痛,斩掉黄沙,让众人视线回复正常,接着便找到飞星,跟他讲述自己分析关于破浪的事情。飞星点点头,同意西门冷月的分析。然后见到她的面色,非常担心。西门冷月语重心长的说道:“飞星,为师身中蚀骨散,命不久矣。你一定要带着一众弟子逃离这里,回到中原禀报这些日子调查血煞教所知的事情……”“师父……”飞星的双眸顿时湿润。“好了,尽快杀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