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刺章
作者: 问歌a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七章

  “外面老板派的杀手已经接到消息,全部撤退了。明天组织里就会公布你的死讯。但是,乔,尹少招来的一些杂碎应该还有很多在外面。我也帮不了你们了。这里有些你能用得到的东西。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你好自为之。”

  凯利把黑色的包推到乔身边。

  “谢…谢了。”乔舔舔唇。还真鲜少有人看见他这副可怜相。胡子长了不少,一脸的疲惫凌乱。

  “凯利,这瞒天过海的事,总有一天会败落的。你和郁锦,早做准备。”

  “管好你自己吧!”凯利冷冷哼了一声。

  “你下线的曳,在告发你们路上被郁锦KO,资料死因因公殉职。你小心。”

  说罢,消失在夜色里。

  这就是,还不久前的,所有状况。

  伤口还鲜红的滴血,一切都还没有氧化变质。

  这么短的几天。竟像是多少个苍海桑田后的,悠长年生。

  乔沉默。药碗还热,尹安尖尖上仰的下巴,还带着踞傲的味道。

  尹安的气势耐不过他的沉默战术。

  嗓音低了下来。“乔,我相信你。从尹家出来的时候,我就相信你,可以护我周全,相信你,可以陪着我,完成辉煌尹家江山的赌约。”

  “乔,你知道被抛弃的感觉么。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曾经的亲人兵戎相向,夺走你搭上性命赢得的一切。乔,我们逃脱组织的这几天,尹家家主,已改叫了尹御。我的亲弟弟。”

  “上面只是需要一个供给利益的代言人而已,这个人是谁,犯了什么罪,他们根本不在意。所以,我的弟弟,就派来外面那些杂碎,杀我灭口。”

  “这我都经历过了…你知道么,迟诺当时想刺杀的,不仅仅是尹少国。还有我。子弹就从我耳边擦过,直中我父亲的心脏。”

  “尹少,我没有亲人。你说的对不对,我不知道。”乔不自觉的想从衣兜里摸出一只烟,却摸了个空。

  他的烟都被尹安没收了。

  说是对伤口愈合有影响,不让抽。有点郁闷的,他用手上的老茧摩挲着从不离身的枪,看着尹安。

  “乔,我不能…没有你。”尹安眼光里,有微微的企求,扩散在盈盈的水光里。

  尹安半跪在乔床边,脸贴在乔的小腿上,缓慢的蹭着,好像一个寻求温暖的,受了伤的猫。

  “这么多天,提心吊胆的东躲西藏,在死亡边缘徘徊了又徘徊,我都没放弃活着的希望。”

  一个养在温室里的少爷,突然暴露在炽热的阳光下。

  “乔,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早就死了。”

  “所以,请你不要…离开。”不论是以什么方式,是背叛,还是死亡。我都没办法接受。尹安闭上眼睛,任由自己脆弱的颈子,暴露在乔的眼前。

  尹安,表达信任的方式,就是让生命都由你予夺。这样,无可犹疑的信任。

  最后,不知道是怎么的,被蛊惑了。乔竟然把那碗苦哈哈的药,喝得一滴,都不剩。

  若就如此,度了苍老年生,也还算好。

  筒子楼的门,突然被撞击开来。迟诺手持双枪,摇晃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枪花。他靠在门上,勾人的微笑。一种危难的韵致,妩媚动人。

  “两位,别来无恙。”

  -----完结。-----

  PS:很喜欢的一个故事。虽然写到一半自己都绕晕不知该怎样继续下去。我没有再细腻的笔触和文字的基奠将所有一切表现得再鲜明写,没有那样一种张力来清晰覆盖每一个鲜活的人物。虽然写得不如意,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但我还是很爱它。历时八天的用尽了全部课余时间的,不休的争伐。

  PPS:关于结局,我不想要得再明确些。或喜或悲的结局都那么不尽人意。如此意味不明,也还算好。或许,乔和尹少都命丧迟诺枪下,或许,又是另一场耗怯生年的指间流沙。不过无论怎样,我都爱它。它告诉我,就算深渊黑暗得再绝望,也还有压在潘多拉魔盒底的,名为希望的,温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