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哦。没出事就好。”张淼玲敷衍的答道。

  “哎,你早上看见没,最近唐皖早上来的时候,都是坐一辆宝马X5来的呢,难道说最近唐皖和沈野逸不怎么说话的原因是因为,唐皖勾搭上哪个富二代了?”唐皖刚想说些什么,当听到后座在小声议论自己的时候,她用力地咬着嘴唇,什么都不想说了,因为此时的唐皖脑子里嗡嗡的直响,上一世的不堪的记忆似潮水般不断地涌到了她的眼前。

  曾经的回忆........

  “你看嘛,她长得那么丑,A男怎么可能喜欢她呢,依我看我啊,A男肯定是和谁打赌输了,认赌服输才去和唐皖那个丑八怪呆在一起的。”B女和C女还有D女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当着唐皖和A男的面前,大声地八卦的说道。A男是唐皖上一世除了江妮娜以外,愿意真心的和自己做朋友的男生,可惜那个男生最后受不了同学的议论,再也没有搭理过自己。

  那时的唐皖不懂为什么A男会突然的不搭理自己,甚至和那些喜欢捉弄自己,辱骂自己的同学一起去欺负自己。要不是后来江妮娜给自己一个掌掴,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一句话什么叫做‘世态炎凉’。

  “你还好吗?”张淼玲一转身就看见唐皖泪眼汪汪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张淼玲就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啊。”唐皖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弄出了很僵硬的微笑。

  “额,不想说就算了。”张淼玲看着唐皖一副‘打掉牙往肚里咽’死扛不说的样子,表示很气恼,但是一想到唐皖可能是为了接近自家哥哥,才愿意和自己交朋友的事情,就不愿意继续深问下去了。

  “嗯。”唐皖偷偷地用衣角抹了下眼泪。然后装作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样子,继续的看手里的英语单词小册子。

  今天一天的时间过得出奇的快,这是唐皖在听到放学铃声后的感慨。她在张淼玲极其不耐烦的眼神下,飞快的收拾好了书包,然后替张淼玲拎起了书包,两人才慢满悠悠的走出了教室。一走到走廊的时候,走廊里都是放学着急回家的同学,这就使得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走廊,显得特别的拥挤。

  “都赖你,什么时候磨蹭不好,非得放学的时候磨蹭。肉筋筋的。和你说话呢,唐皖你听见没有。”张淼玲被挤得气不打一处来,看着同样和她一样挨挤的唐皖,一顿大发小姐脾气。早就习惯了张淼玲的大小姐脾气的唐皖,只是笑了笑,没有应答。哎,谁让这大小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就当她这是小孩脾气吧。

  幸亏高一是在一楼,唐皖和张淼玲和快的就从拥挤的走廊里走到了教学楼外面。其实刚刚在走廊里的时候,唐皖想要喊沈野逸来着,可是沈野逸最近一直都没拿正眼看过她,这时唐皖才突然想起来,此时的沈野逸很有可能不是沈野逸的这件事情,这才悻悻地和张淼玲一起的往张淼峰停车的地方走去。

  “哥,在想什么呢?”张淼玲离得很远就看见了靠着宝马X5叼着根烟的自家哥哥,虽然张淼玲不怎么喜欢吸烟的人,但是张淼玲却觉得自家哥哥吸烟的样子特别的帅气。哎,这么个哥哥控的张淼玲同学就她自家的哥哥,再次被迷倒在了他的西裤下了。

  “我在想我家的小公主,怎么还没来呢。哥哥都等得,花都快谢了。”张淼峰打趣的对自家妹妹说道。然后看着背着一个拿着一个书包姗姗来迟的唐皖,慢慢的走向自己这边。

  “哥,你讨厌啦,我才不是故意那么慢的,都赖唐皖要不是她磨蹭,我早就出来了。”张淼玲见自家哥哥眼神不住的盯着唐皖看,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说着说着气呼呼的上了车。刚开始张淼玲是坐在后面的,因为她习惯坐车到时候坐在后面。但是一想到自己坐在后面了,唐皖就可能坐在自家哥哥旁边的,这可不行,张淼玲想到这里就从车上下来,重新上车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妹,你这是挑啥呢?来回折腾。”张淼峰看着自家妹妹的小动作。立刻就明白了自家妹妹是气自己一直盯着唐皖看了。所以张淼峰就用捏着嗓子,用很可爱的娃娃音对张淼玲问道。张淼峰这一卖萌,弄得张淼玲顿时气就消散不见了,而唐皖在听到张淼峰用很可爱的娃娃音说话的时候,被雷的差点没把手中的书包砸到张淼峰的头上去。虽然说得有点夸张了,但是确实是唐皖那时心里的真实写照。

  “张淼峰,这是张淼玲的书包,给你,我该回家了。”唐皖见张淼玲兄妹俩并没有提让她参加晚上的公司酒会的事情,就想趁机溜回家,可惜她的小算盘被张淼峰看的清清楚楚的。

  “你回什么家,不是说好要陪我家玲玲去了吗?这可不带反悔的啊。是不?玲玲。”、张淼峰看着唐皖气鼓鼓的小腮帮,很想去捏捏,但又怕唐皖一口的小白牙给自己的手咬上一顿,也怕自己妹妹再次吃醋,也就想想就算了。

  “是啊。皖,快点上车,我都饿了,别再耽误我吃晚饭好不?”张淼玲不耐烦的应和道。

  “额,那好吧。”唐皖不情愿的上了张淼峰的车,坐在了车的后面。然后放好她和张淼玲的书包之后,就在柔软的座位上动了动,找好一个适宜角度,就开始了打盹。

  张淼峰准备开车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看见唐皖慵懒的靠着靠垫打盹的可爱样子,他嘴角不自觉地就开始上扬了,然后连带着开车的速度都放慢了。但是无论车开的怎么慢,十多分钟之后,车开到了一家装潢奢华的私人形象设计店的门口了。

  “皖?起来了。到地方了。”张淼玲看着睡得都流口水的样子的唐皖,感觉到很纳闷,这平时乖乖的淑女模样的唐皖去哪儿了?

  “哦。”唐皖不情愿的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双眸,跟着张淼玲下了车。看着眼前奢华装潢的女子形象设计店,唐皖习惯性的被震撼了。这真是浪费啊,在这做一次造型得花多少钱啊。

  “皖!”张淼玲见唐皖痴痴的看着形象设计店门脸的样子,心里感觉特别的丢人,很后悔怎么带了这么个乡巴佬来这里了,这不是给自己掉价呢吗?这时的张淼玲可不管平时在学校的时候,唐皖有多么顺从自己,就用鄙视的眼神扫了一眼唐皖,然后不管唐皖跟着没跟着自己走到形象设计店里,就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门口站着两排穿着合体的高开叉的旗袍的长相秀丽的迎宾小姐们,对张淼峰一行人鞠躬齐声说道。张淼玲兄妹就像没有看见似的直接的走进了店内,而唐皖则是看着门口的迎宾小姐,感到心里莫名的自卑感,可是那种莫名的自卑感随即就消失不见了,因为唐皖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任人欺负的丑女孩,自己虽然长相没有倾国倾城之美,但是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了,有什么可自卑的呢。

  “哎呦诶,这是什么风啊,能把咱百年难得一遇的峰少给吹来,姐姐这穷乡僻壤之地啊。”一个画着妖艳的妆容,穿着红色貂皮短裙的女子,一见张淼峰进来,就迎了上去。张淼玲看着女子扑着自家哥哥就去的样子,显得特别的厌恶,可是碍于面子,她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用力的攥着衣角。而唐皖则觉得眼前的女人,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的肤浅,能在高昂年租的商业街经营这么奢华的一家女子形象设计店的女子,其背后肯定有着深厚的背景。

  “呵呵,学姐,几年不见,你这爱打趣的习惯咋还没改啊。小心我大表哥吃醋哦。”张淼峰得体的回答道。

  “哼,你这小鬼,就会拿你大表哥压我。”女子笑吟吟的说道。

  “大表嫂?”这时的张淼玲才发现眼前的妖艳女子居然是自己的大表嫂,其实不怪张淼玲没有认出她来,因为张淼玲是女孩子,家族里并不重视她,再加上她不喜交际,就不怎么认识家族里各个亲戚是常有的事情,幸亏平时张淼峰都会在一旁提醒着自家妹妹,这才没让张淼玲出过错。

  “这是玲玲?呀,小丫头,女大十八变,大表嫂都快认不出你了呢。”女子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生生的对张淼玲扯出了一个十分亲切的笑容。

  “呵呵,大表嫂其实你也越变越好看啊。”张淼玲这话说的特别的违心,但是这个奉承的话,她又不得不说。哎,这就是为什么张淼玲很不愿意应酬的原因。

  “峰,挺会教妹妹的嘛。我记得我刚和你大表哥结婚的时候,这小丫头可不会这么说讨喜的话呢。”女子笑吟吟的看了眼张淼峰,然后坐在了转椅上看着张淼玲的表情变化,果然张淼玲的表情僵硬了下,随即气恼的瞥了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