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子夜,丽都舞吧。五色灯光旋转,迪斯高舞曲震撼着、撕裂着。白啸林请了楚柔、肥崽、小沈在此庆祝。

  一曲曲激情的舞曲跳下,他们已感到些许疲劳,于是坐了下来,举杯狂饮,几轮下来,肥崽有点醉意。

  肥崽端起酒杯,嫉妒地说:“啸林兄弟,我真眼红你,貌若天仙的楚柔姑娘你得到了,在意达这么短的时间就升了主管,你是处处风光。相比之下老弟我至今还是死水一潭,原地踏步,没有变化,惭愧,惭愧,有何高招你要不吝赐教,赐教啊!”他说完,夸张地抓住白啸林的手,眼神直直盯着白啸林,充满了期待。

  白啸林听了他酸酸溜溜的表白,看到他那似真似假的眼神,不知如何回答。他干咳了两声,眯着眼,笑着说:“我哪有什么高招,你这么想听,我就不客气摆一摆?”

  “说吧,我们洗耳恭听!”肥崽拉过小沈,两人凝神注视着白啸林。

  “这要升职吗?还得踏踏实实地工作。是金子就会发光,是锥子就会露头。你在工作上多上点心,会有机会的。”白啸林摇头晃脑地说道。

  “就这些,你这说的不是秀才说书吗?教条主义,毫无用处啊!你保守,不够朋友,不够意思。”肥崽听完后,觉着是被戏耍了,手里加了些劲道!

  白啸林被他抓的有点痛,听了肥崽说的话,想到自己以往也是书生做事,的确没有什么用。除了认认真真地工作,积累了些资本外,其他都是在时间老人巧妙的安排下,不折手段的得到上面支持,而后又阴毒地赶走肖主管才得到的。肥崽的提问,让他更明白时间老人的话:机会永远是自己创造的。

  想到这,白啸林认真地对肥崽说:“除了这些,你想升职啊!还得下一番苦功,就是工作外的工作!”

  “别的方面?工作外的工作?”肥崽云里雾里。

  “对啊!你要下番功夫要让你的上司欣赏你,把你看作自己人!”

  “你说这个地球人都知道,我早就做到了!”肥崽撅着嘴摇摇头不以为然。

  白啸林听肥崽这样说,他不知如何说下去!说自己为了升职抓住竞争对手的把柄排挤她出去!肥崽和小沈以后会如何看他,还会不会把他当朋友?

  “啸林,你哑巴那,当了官摆谱啊,你说啊!还有什么?”

  “我升职就是这样的,我们那肖主管她另谋高就,所以我就水到渠成啰,你可能是你的上面没走吧?所以我前面说的你都做到了,但你运气差点!”白啸林无奈,随便应付道。

  肥崽听完白啸林的话,哎!长叹一口气,摇摇头说:“啸林,你说的跟我想的是一样,怪只怪运气差点!”说完脸上满是失望。

  白啸林看到心里不忍,又说:“不过我最近看了本书,书上说这事有一定道理。”

  “怎么说的?”肥崽听到白啸林的话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切地追问。

  白啸林清清嗓子,说:“我先声明这是书上说的喔,有不有用我不知道喔。是这样说:人有时候想要达到目的不能按常规出牌,也就是说有时候得靠自己创造机会。”

  “创造机会?!”肥崽听的是一头雾水,问:“你说明白点,我听不懂啊!”

  “喔,我打个比方吧,你走过跳棋吧,这棋道里就有一招叫过河拆桥。你要会拆桥,别人才不能容易胜你是吧?”

  “拆桥……!你的意思是攻击竞争对手?”白啸林含笑不语。

  “嘁!这损招我早就用过,不就是打小报告吗?没用,上面还数落我一顿,说我人品有问题。”肥崽不以为然。

  白啸林听到肥崽这样说急了,真是猪脑子,于是就说:“谁要你打小报告了,那有用吗?你这种情况就得先靠近你的竞争对手,然后要抓住他不得不离职的把柄,不论是他工作上的、还是私生活上的,只要能把他弄下来,你就得赶快下手,前提是他下来你绝对是上去的第一人选,而且不要让人怀疑是你做的。”

  “这不就说找别人把柄吗?我也做了,很难!一是别人也不傻,防着你呢;二是我上面那人的确没有什么把柄。”

  “不是说机会是自己创造的吗?”白啸林气不打一处,用手指敲了敲肥崽的头。

  “你是说,栽赃?!嫁祸?!”肥崽终于开窍了。

  “书上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一般人做不到,心狠手辣啊!”白啸林想想心里发毛。

  肥崽听完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白啸林,嗫了嗫嘴问:“啸林,你……你不是这样爬上去的吧?这也太损了,太毒了!”

  “你瞎说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不是说了吗,我跟你不一样我多点运气而已,你现在情况可不一样,你想上可能要心黑点。”白啸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他心里清楚他笑得很假,时间老人成功地让他做了主管靠的就是心狠手辣,他也明白以后有这样的事他还会这样做!虽然良心有不安,但的确得利,他知道他的心变了,不再是那天然红,而是烟熏过的暗红!

  肥崽听后,想了想说:“好!既然这样说我就试试!成功后,我先谢你指点!”

  “这样做也行?这好像太过了吧?”小沈在一旁也说话了。

  “哎!小沈你就不要学啦!每个人情况不一样,做这事还得讲时机,不能乱来。”白啸林提醒小沈。

  小沈心有不服,可也觉着自己做不来,就说道:“嘿!这种缺德的事,你要我做我也不会做!”

  “行了吧,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想做也是白做,做了也得不到利,瞎忙!”肥崽有意奚落小沈。

  “去你的!”小沈闷闷不乐地又跑去蹦迪了。在一旁的楚柔,一直没有作声。听完白啸林的话,她眼里多了些担忧,更多的是无奈!肥崽说完后在一旁黯然失神,默默地想着什么!

  楚柔见气氛不好,就想转移这沉重的话题,于是就安慰道:“肥哥哥,我们公司里有几位靓女,我给你做红娘,包你满意,怎么样?”

  “哈,哈…,好!不过她们有没有你这么甜美呀!”肥崽果然来了兴趣。

  “美,都是美女,你绝对满意。”

  “好,那我先谢谢你咯!来,我敬你,先干为敬。”肥崽说完,饮了杯酒。

  白啸林见肥崽今日有点不悦,猛灌酒,担心他喝醉,就说:“肥崽慢点喝,我们喝高兴就行了。”

  “啸林,你这话我就觉着不中听了,你……现在升了主管,兄弟我不喝也高兴,今天我就是要一醉方休。来,来楚柔为啸林升官喝酒,祝他官运亨通,升至总经理!干杯!干杯!”肥崽满上酒,又一饮而尽。

  楚柔和白啸林相视一笑,也喝了杯酒。肥崽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不知他是庆祝白啸林升职,还是借酒消愁,不一会而,肥崽就醉了!白啸林和楚柔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肥崽送回了家,小沈也回了家,而后两人回到白啸林出租屋。

  一番恩爱后。楚柔抱着白啸林,看着狭窄的房子,她满怀期望地说:“啸林,我们将来要买套自己的房子。”

  白啸林心里一沉:现在虽升了主管,但月薪也只有8千元,要想在本市买房,那还是遥不可及的事,但楚柔的愿望并不过分,要结婚,最起码要一套房,按揭的也行,看来还得加把劲,加上时间老人的帮助,快速升一级,月薪过万,买房的愿望一定能实现。

  想到这,白啸林满怀信心地说:“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有自己的房子,比这房子要大几倍,而且要在市里最好的小区。”

  “真的!”楚柔一脸的惊喜。

  “你要相信我,在意达我一定会做到金领的,那时工资加奖金,不要半年就能付首期。”

  “嗯!”楚柔高兴地亲了口白啸林,而后紧紧抱住他,眼神充满期盼,说:“啸林,你一定要做到金领,那时我们就有自己的家了。”

  “会的,会的。”白啸林抚摸着楚柔,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