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交河古城元帅府内,尸骸遍野,一道道林立的黑色身影府上,手中都沾满鲜血。城中的军士们纷纷前来支援,却转瞬之间,变成地上籍籍无名的尸体。那一道道黑影正是东瀛忍者们,那群守卫的士兵们被东瀛忍者杀戮,如同割鸡一般轻易。

  “东瀛忍者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祝婉儿跟随城中士兵来到元帅府内,见到如此景象,甚是不解:东瀛忍者们没有地盘驻扎,所以要夺下交河古城吗?不,不会是这样的。莫非,他们真的是在为蒙古军办事?!……祝婉儿脑中思绪不断。过一会,再也没有士兵前来赴死,东瀛忍者们也瞬身离去了。祝婉儿紧随着东瀛忍者们,查探自己所想的是否属实。

  只见东瀛忍者们一直往北行进,祝婉儿一步一步跟踪着,就察觉到自己所想的没错:蒙古大营是在西域北方,东瀛忍者们的举动,看来就是要返回蒙古大营了……

  “是谁!?”祝婉儿紧追着东瀛忍者之时,忽然东瀛忍者们调转枪头。“!!!”祝婉儿忽然一愣,心中有些不知所措。“哼,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血煞教副教主啊!”藤武冷哼道。“你们如今北上,是要返回蒙古大营?!”祝婉儿问道。“不错,很有智慧,但是到此结束了!”说罢,藤武和一众东瀛忍者便围攻祝婉儿。藤武的武功本来就比祝婉儿高,再加上东瀛忍者人多士众,祝婉儿又受惊吓,十余回合后便劣势大现。眼见藤武忽然挥出一匕,正要往祝婉儿背后一刺,了结她的性命,忽然间狂风骤起,众人的视线顿时模糊了。

  尽管狂风扰乱了众人的视线,但是藤武那凌厉的匕首并没有收住匕首的去劲。“叮!……”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众人皆不明就里。待眼前的视线渐渐回复时,只见一名身穿红衣,披着红袍,背着一把重剑于背的年轻人替祝婉儿挡住了致命一击。“东方烨?!”一众东瀛忍者大惊。此人身负寒赤剑,正是东方烨。东方烨从人群中扣住祝婉儿的手腕,一把拉走祝婉儿。东瀛忍者们先是一愣,然后便紧追着东方烨二人。东方烨从背上抽出寒赤剑,运足内劲挑起黄沙遮挡住追击者的视线。

  一个瞬间,天地仿佛都充满灰暗,但并不是一切都静止了。风沙的浓烈包不住藤武凌厉攻势。只见山藏手中的匕首疾如雷电从祝婉儿左侧刺去,东方烨见此,运劲于掌心用掌劲先一把推开祝婉儿,然后侧过身子一式火龙穿山打向藤武。结果藤武受了东方烨一掌,全身经脉如被烈火焚烧。然而东方烨也受到了藤武匕首的一击,腰间被划出一道伤口。

  “少主!……”祝婉儿见到东方烨受伤,大惊失色。“好了,我们快走!”东方烨冷静地说道。由于藤武被东方烨打伤,东瀛忍者们也没有再鲁莽,而是顾及藤武的伤势。

  东方烨和祝婉儿逃出几里外后,东方烨脸色发紫,头晕目眩,体力不支晕倒在地。祝婉儿见状,大惊。后来才发现东方烨腰间渗透着深色的血液,是方才藤武的匕首沾有毒液。祝婉儿对此又惊又急,眼泪也不禁流了下来。但是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背着东方烨,返回重建血煞教的地方找寻古清仞。

  如今祝婉儿和东方烨所在的地方距离血煞教新址还有十数里。虽然祝婉儿有武功底子,但是她方才一役已经筋疲力尽,背着东方烨那健硕的身躯,如同被泰山压顶般。尽管如此,但是祝婉儿没有歇息半分,背着东方烨一路直前。大漠之中一片荒凉,祝婉儿并不能找到马匹骆驼,只能徒手背起东方烨。祝婉儿不敢歇息半分。她多耽搁一刻钟,身中剧毒的东方烨便凶一分。

  “终于到了!……”祝婉儿不知经过多少时间才到血煞教新址。古清仞还在一旁指挥血煞教重建之事,见到祝婉儿背着东方烨,大惊。“义父,一定要救少主……”说罢,祝婉儿便累晕过去。古清仞急忙检查一下祝婉儿,发现她并无大碍,稍稍舒一口气,接着便赶忙吩咐血煞教弟子抬两人回帐篷,好让自己好好救治东方烨。

  “唔……真是猛烈的剧毒!烨儿不愧是古家的人,中此剧毒尚能存活至今。虽然这剧毒很是棘手,但是对于我来说问题不大!……”古清仞连蚀骨散这样的剧毒都可以炼制成功,这种剧毒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尔后,祝婉儿苏醒,第一时间就看望东方烨的伤势。“义父,少主他没什么大碍了吧?”“嗯,烨儿已经没什么事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那就好!……”祝婉儿欣喜地说道。“呵呵,婉儿,是不是对烨儿……”古清仞隐晦地问祝婉儿道“啊!义父你乱说什么啊!……”祝婉儿脸羞得通红。“呵呵,为父也是过来人,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若婉儿喜欢,为父可撮合一下你们!哈哈……”“义父,不和你说了……”祝婉儿羞涩地离去了。古清仞看着祝婉儿背影,心中无限所思。

  自从交河古城一役后,东瀛忍者们平静了足足三个月。东瀛忍者们隐藏于蒙古大营之中,血煞教尚未彻底重建,东方烨等人也因此无所事事,唯有终日潜心修行,让自己武功有所精进。血煞教新址外,古清仞依旧指挥着血煞教重建的事情。而东方烨和唐枫则在一旁切磋武艺。

  “霸王卸甲!……”只见唐枫手执霸王枪,凌空一跃,运足内劲于霸王枪上,往东方烨重重地砸去。东方烨抬头望唐枫的攻势,向右踏起飞云步闪避。唐枫一击不中,立刻反手握着霸王枪使出霸王怒哮一式回旋斩向东方烨。

  东方烨见此,运足内劲于背脊,注入内劲于背上的巨剑之上。唐枫的霸王枪的劲道尽数打在那柄巨剑之上。霸王枪的劲道越是强劲,那柄巨剑反馈的劲道越大。“砰!……”忽然间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霸王枪被击飞,唐枫的虎口被震得发麻。东方烨背上的巨剑泛出红黑色的光芒,仿佛在骄傲地展示着自己的胜利。

  这三个月来,东方烨的巨剑不断受过他的推敲,终于再次唤醒了它自身潜在的能力,甚至比之前段冷凝使用时更加强盛。东方烨用自己的血洗涤寒赤剑,不断注入自身的纯阳内劲,把那银白色的寒赤剑唤醒了自身的潜能,并让银白色的寒赤剑变成了红黑色的巨剑,剑柄之中,本身绣有“寒”字的玉石改成了“炎”字。故东方烨把寒赤剑命名为炎赤剑。

  “东方兄的炎赤剑真乃天下神兵!”唐枫深深被炎赤剑的强劲所折服。“唐兄承让了。”东方烨笑了笑说道。

  “报!……”忽然间,血煞教一名弟子疾呼道。“什么事?”古清仞问道。“东瀛忍者们离开蒙古大营,已经穿过阳关往南进发。”“唔,他们总算有所行动了。他们南下的目的是什么呢?”此时东方烨哥唐枫停止了切磋,一起深思着。

  申时时分,古清仞召集东方烨等人到一营帐之中,说道:“烨儿,当日为父认同你,所以也因此保卫着朝廷。烨儿你们也要好好保卫朝廷,翦除朝廷乱党,还黎民百姓安定的生活。”“嗯!”唐枫首当其冲地点点头。“呵呵。”古清仞看着唐枫,莞尔一笑。“如今东瀛忍者潜伏中原,必然是要颠覆中原武林,甚至大明江山。”接着古清仞对东方烨说道:“如今为了中原武林,大明江山,你们回去中原,告知中原各大门派小心提防东瀛忍者们,并设法翦除他们,还中原一片大好河山。伊贺如今的武功突飞猛进,功力甚至比为父更甚一筹。若是你们与伊贺狭路相逢,一定要小心。”“嗯……”东方烨等人点点头。“婉儿,你也和烨儿等人一起去中原帮助他们一臂之力吧!”“义父……”祝婉儿有些不舍。“傻孩子,女大不中留。你也不能总跟在为父身边,是时候到外面闯荡一下,四处见识一下。”“烨儿……”古清仞此时转过头对东方烨说道:“烨儿,婉儿接下来就交由你好好照顾了。”祝婉儿听罢,不禁面红。“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的。”“……”祝婉儿听东方烨说罢,不禁心中一份沉重。

  “少主……”此时破浪从营帐外走进来,提着冷月宝刀递给东方烨:“当日因为立场不同,属下杀害了西门庄主。西门庄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中豪杰,我至今为此也是悔恨万分……”“……”想到西门冷月,众人不禁心中万分沉重。“少主,你等此行返回中原,还请将冷月宝刀交还给冷月山庄,修复血煞教与冷月山庄的友谊。”“嗯……”东方烨接过冷月宝刀,点点头。“好了,大家今晚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日启程中原。”古清仞说道。

  入夜,万籁俱静。

  “妹妹,这么晚怎么还么休息?”夜晚,祝婉儿在外无聊地看着星空,被东方烨问道。“啊,是少主啊。我睡不着。”“不要这么见外,叫我大哥吧。”“……嗯……”祝婉儿羞涩地点点头。“明天就要返回中原了,早点休息。”东方烨的语气中带着一些长兄的命令口吻。“我舍不得义父……”祝婉儿吐露出心中的思绪。“只是徒留义父和破浪等人对抗蒙古大军……”“还有北堂堂主和守将们呢!放心吧。”东方烨开解到。“呃……”祝婉儿眉头深锁地点点头。

  第二天,东方烨等人告别古清仞,踏着返回中原的步伐离去了。夜幕开始降临,而光芒,也会因此更加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