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城主邵振霆摇头道:“那个老头不好对付,当年功力高强之极,与我不相上下,如果不能将他一击击杀,那便后患无穷,他与武院一方对付我之时,我这雷霆城便将毁于一旦。你给我安份点,否则我一手将你捏死。”

  葛伤继续道:“只要他们听到这信息时,去求助武痴长老的时候,发现武痴长老已经在外与你叫阵,一定会觉得不妙,定会亲自下山求证。到时,便是他们葬身之地。”

  “说得不错,不过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下山求证。”

  葛伤坦言道:“这就是我比你们了解多的地方,如果他们知道这信息后一定会下山求证的,他们肯定不会弃那一老一少而不顾。不过,你在武院的亲信得做到真实,不能让沈星等人觉得信息有假。”

  “好!我且信你一回,我们明天便动手,你先下去,我去安排一番。”邵振霆说完摆手回去。

  葛伤也退了下去,嘴角扬起别人不觉的笑意,消失在远处。

  入夜时分,究南山内,武院之中,沈星坐在住所外边长亭之上,仰望繁星,回想故土。他旁边是武痴长老送给他的祥鹤,此时祥鹤似是也被感染一般在一旁咕咕低呼。

  沈星伸手抚顺着祥鹤的头毛,对它道:“你也在想家是吗?你可知你的家在何方?”

  祥鹤低下了头,摇头低鸣,这些祥鹤生下来就被武院安排着成长,一生都在为武院奉献着,直到衰老而亡。甚至它们连至亲也不知道是哪个,没有关爱,没有亲情,生下来就为了奉献,为了驼起武院的骄子展翅高飞。

  湖边微风习习,轻拂着细柳,呜呜之音回荡长亭。一片飞叶飘然落在长亭之上,沈星一手夹住。

  沈星看着星空之上皎洁的月色,思乡情起,放在嘴边吹起曲来。

  一曲悠然,飘荡秋湖,诉说离愁,仰望皎月,长居一隅,你是否一样的孤寂?

  此刻的心情,盼望着谁能知晓,只有对着月光诉说,因为我知你一样的孤寂。

  兄弟手足,你们是否安然?

  至爱青依,你会不会在孤独无助?

  等我回去,等我回去,我来守护你们……

  柳叶颤动,带动着音符传遍四方,承载着沈星的感情渲染开来。

  湖中之鱼,游出水面,倾听悠曲。

  树上飞莺,落居亭角,黯然神伤。

  祥鹤悲鸣,用头摩擦着沈星手臂,此刻与沈星达成了共鸣……

  院中阿牛听到后,嚷着道:“这么晚了老大发的是什么骚啊,还在吹着哨子,难道是想泡对面的天仙妹妹?”

  左相延摇了摇头,感叹道:“听到这一曲哨音,我想起小艾,竟有落泪之觉。”

  对面居所,正在闭目潜修的少女,也睁开了眼睛,神色黯然。这悠悠之曲,深含着丰富的情感,催人泪落。好奇心起,随后起身,推开了门……

  沈星见到对面那位少女望来的眼光后停了下来,对少女微微点头,打了招呼。

  少女也是点头回意,在这时,阿牛从院子中探出了头,见到了这一幕,大呼了起来:“老大果然在泡……”

  阿牛看了少女,笑了一声,道:“老大果然在这啊,我去泡点荼,美女一起到亭中一聚吧。”随后转回院中。

  “在下沈星,敢问姑娘芳名,我们就住在对面,方便时可打个招呼。”沈星笑着对对面少女道。

  “莫如月。”说完随后关上了门。

  “茶来了!”阿牛抱着茶壶走了出来,见到少女不在便问道:“老大,那个美女回去了吗?”

  沈星点头道:“是的,你慢了一步。你拿着茶具回去干嘛,拿过来喝两杯啊。”

  阿牛听到少女回去后便转身回到院落里面,道:“又不是给你喝的,要喝回来喝吧。泡妞不叫我……”

  沈星摇头苦笑,起来走了回去,祥鹤乖巧地跟着他的身后。祥鹤在刚已经认同了沈星,就算是现在沈星坐在它身上飞行百里它也愿意。

  沈星回到居所,与两人一同坐在前院石桌之上。阿牛追问道:“老大,那个女的是不是莫如月啊?你怎么泡到她的,教我几招啊。”

  沈星瞪了阿牛一眼,道:“她是叫做莫如月,但我不是在泡她,她也是和你同时打开门的,你的错觉越来越严重了,要不要叫人帮你看看。”

  阿牛摇手笑道:“不用,不用,我一向还是感觉良好的。不过你要是叫莫如月帮我看看,那我无所谓,什么时候叫她过来帮我看看?”

  左相延也有点看不过去,敲了阿牛的头道:“看你的头!”

  “看就看呗,我一头的长发也很好看的。”阿牛嘀咕着。

  “靠,哥回去睡觉了。”左相延无语地走了回去。

  “你个土鳖!我也回去睡觉了,你慢慢地享受吧。”沈星也敲了一下阿牛的头,起身回房休息。

  阿牛摸了摸头,叹了口气道:“真是知己难寻啊!”随后也起身离去。

  第二天清晨,沈星盘坐在房间里,筑造星台再次失败。神光修补淬炼着全身,全身神清气爽,肌体坚韧,修补之时偶有莹莹霞光闪烁。

  沈星握紧双手,感受到了提升的力量,走了出去。

  走到前院,见到眼前之景,不禁一愕。

  左相延也呆呆地站在一边,见到沈星后指着阿牛道:“这厮疯了。”

  只见阿牛正拼命骑在他那只祥鹤背上,而祥鹤却是无停地翻滚,想将背上恶徒甩了下来。阿牛与祥鹤在院中大战,烟尘滚滚,却没有一方肯休止。而祥鹤一只脚上还绑着一条粗绳,连着石桌。

  “这什么回事,这厮真的疯了吗?忘了武痴长老怎么说的了啊,要与祥鹤慢慢培养感情。”沈星有点无奈地道。

  “培养个屁了,昨晚我抱着它哄了一晚,它都不鸟我一下,只是一个劲地想脱离开来。”阿牛边说边抓着祥鹤不放。喘气道:“我牛哥决定走另类方式,我要把它征服,它一天不给我站我就不会罢休,哈哈。”

  阿牛身下祥鹤似是听懂他的话语,悲呼一声,但也不肯就此服软,与阿牛较起劲来。院子另一边两只祥鹤见到后瞪着小眼看了对方,连声低呼。

  沈星看着阿牛,也不止住,现在想以他的方式去感化祥鹤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让他以暴力去驯服,虽然残忍了一点,但是也只有这个方法了。也许阿牛这样能更快地骑上祥鹤的后背,展翅长空。

  沈星看着左相延,问道:“你与祥鹤的交流怎么样,还算顺利吗?”

  左相延道:“还算顺利,应该不会很久便可以与它一同展翅长空。”

  “嗯。”沈星听到后提出建议道:“你不妨把它当将情人或兄弟般对待,比如你和小艾。”

  左相延眼睛一亮,喜道:“多谢沈兄提醒。”

  沈星笑道:“我们兄弟一场,不必言谢。”

  随后沈星召来他的祥鹤,一跃而上,向两人招手,道:“我走咯。”祥鹤载着沈星飞向高空。

  两人见后口水直流,阿牛停了下来,痴痴地看着祥鹤。

  随后看着与他地上打滚的那只,道:“丫的,给我骑上去吧,要不今天不给你东西吃了。”也不等祥鹤有何动作,便再次扑了上去,祥鹤悲鸣一声,与继续阿牛缠斗起来。

  左相延摇头看着阿牛,也召唤他的那只祥鹤过来,带着走到院外亭中,观赏雅景。

  沈星站在祥鹤身上,看着下面无数的建筑,寻找着一些有用的信息。逛了半天后,得到不少武院生活的相关常知,最后他降落在一个茶饮店中休息一会。

  这时有两位武院弟子也来到店中,喘气连连,面色涨红。四处张望,低头讨论。

  这时,一位大声叫道:“给我来一壶红火茶。”

  “公子请慢用。”店中员工将茶送到两人面前。

  两人狂饮了之后,一个黑脸之人说道:“听说昨晚雷霆城中发生了大事啊,城主大发雄威,抓捕了一老一少,今晚要在城中红枫林处置掉啊。”

  另一个比较矮的道:“那一老一少是何人啊?”

  黑脸指着矮个子的道:“好像是有人得罪了城主二公子,而且是我们武院之人,那一老一少与那个人有着什么关系吧。”

  “那他们在劫难逃了。”矮个子点头道。

  沈星暗暗讥笑,骑着祥鹤,冲天飞去。那两个人大声叫骂,道:“这茶这么难喝,不喝了,走。”随后丢下星晶追向沈星。

  沈星早就发现了两条尾巴紧随在后,一早带着两个转了不少地方,当他们快追上时就再次飞到另一个地方,所以两人苦不堪言。

  沈星带着两个一连狂奔了半天,两人之中一个是内功的,不足为虑,到此时已经迈不动步伐了。另一个也喘气连连,沈星估计那黑脸也只是刚刚筑星台之人。

  沈星让祥鹤飞到刑堂,走入刑堂之中,见到柜台人员后,马上走了上去,道:“武痴长老可在?”

  那名少女摇了摇头,道:“武痴长老早上来过这里,不过不久后接到一个请柬就出去了,似乎与雷霆城主有关。”

  沈星听到后神色一紧,不知道伍伯与小艾是否如那两人所说一样,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我心不安啊,点击收藏等如此的低,孤寂的我,有人支持吗?……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