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普通人家早炊之时,一行华丽丽的轿子来至沐府前。“皇上驾到——”伴着呼声,轩辕皓优雅地下轿,人往那里一戳,便叫其余人心中慨叹,果然是帝皇之气!轩辕皓向沐宛初示意一起进,才又向沐镇打着官腔:“朕听闻爱卿夫人抱恙,特带了太医来替夫人瞧瞧。”沐镇心中惊疑不解,面上万分感激涕零,恭请皇上圣驾。

  司徒夫人静静躺在古木雕花的大床上,面色安详。“哥!哥——阿娘醒了——”沐宛初刚从迷迷糊糊中睁开眼,便瞧见阿娘慈祥地对她笑。“阿娘,阿娘。”

  司徒夫人笑抬起手臂,抚摸着沐宛初的鬓发,又抹去她面上的泪痕:“不哭,乖,乖——”沐宛初自己狠狠抹干净眼泪,挤出个大大的微笑,用力点点头。“嗯,嗯,宛儿一定听话……”泪水在眼中剧烈打着转,哪里不会落下。司徒夫人伸手拉起沐扬的大手,将一直握着的沐宛初的手交到他手上:“扬儿,苦了你了……”沐扬紧紧握住妹妹与母亲的手,使劲点头:“娘亲放心,儿子都懂……”司徒夫人盯着这一双儿女:“快快乐乐地活……不怪你们阿爹,不怪任何人……”见二人点头,她自己也欣慰点点头。“叫你们阿爹来吧……”

  此刻沐镇闻听夫人已醒,恰赶来。他揽着一生挚爱,声音哽咽。“听闻太医的话,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忧思过甚,二十多年,皆如此!”司徒夫人在丈夫怀中惨淡一笑,想尽力握住他的手,却浑身无力,他顺势紧紧反握住她。“你怎么瘦了许多……”她温柔道。

  他欲哭,却轻笑着:“你说呢!你说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会儿想不算数,哼!”

  她亦笑,极美。“我从没怪过你,即使在宛儿的事上。我知道你肯定有你的理由,我就是……就是忍不住,不忍心……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你不要怪她好不好?”晶莹的泪珠顺她眼角滑出。

  沐镇替夫人温柔地拭去泪,笑言:“你呀,总瞎担心!她是你女儿,就不是我的女儿?咱们给她更名宛初,不就是约定好了一切宛如初衷吗?单只念在你的面子,我怎敢怪她!”

  她笑了笑,慢慢闭上眼,“能嫁给你,是我此生之福。”心跳逐渐止息。他抱她在肩头,哽咽着:“能娶到你,是我一生之幸……”他的心亦跟随而去!

  司徒府人去世,大司徒沐镇辞官归田养老。他这一生,从天朝边上的小小藩王沦落到天朝的堂堂司徒,一生跌宕起伏,总令夫人担忧流泪;他这一生,很成功又极失败!夫人走了,富贵功名也就不值什么了,其实她一直未计较过他是否富贵贫穷!夫人走了,他愿意抛舍一切去陪她。除了还有个不省心的女儿,那是他和她的心头肉。如此,便为她步最后一步棋。

  春光明媚的天气,照在凌王府的琉璃瓦上格外璀璨,却不带一点烟火的温暖。一轩里的紫藤萝又开满密密麻麻的紫色花穗儿,在灿烂的阳光中倒挂,一如往昔。可蜜蜂围簇的慵懒佳人儿哪里去了呢?没有了,再回不来了。

  “你还记得,这座府邸刚刚竣工的那个春天吗?你也是这样立于紫花前,一身素色袍子……我当时站在门口,整个人都傻了……”安汐若在他身后,笑着,眼睛里却闪烁泪花。是啊,那时候她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天真,爱哭爱笑爱闹。

  轩辕凌只静静凝望着眼前的串串紫藤萝花。他不记得,他什么都不记得,他只记得去年此时,当他从乔山风尘仆仆赶回到这个院子时,满树满架下卧着一个恹恹赶着闹哄哄蜜蜂的人儿;她会笑,会嗔,会气他,瞪他,捉弄他;害怕至极的时候搂着他脖子嘤嘤地哭,乐得至兴的时候蜷伏在他怀里咯咯地笑;恬静时如一只粘人的猫,不安时似一头丛林里的鹿,发怒时若一头脱缰难驯的马,受伤时像一只棱角尽张的刺猬……如今她走了,走了,再不会回来,再也回不来了!因为一轩住了别人,再不是她的家!她再不会原谅他!他知道!他都知道!

  身后的安汐若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他根本不记得也不想知道的话!“够了!”他冷冷低喝!她凝涕不敢置信紧盯他。“你也终于如愿住进这院子了,好好住,别再生什么事!”他拂袖离开,没什么可留恋的了,花事犹在,人不归!她笑看着他离去,背影那般决绝,泪珠顺着雪白的脸颊滑下!不可能,他明明喜欢她,宠爱她,坠楼之际他是舍沐宛初救她安汐若!一定是的,他心里一定还有她!他只一时气她,恼她,怨她!眼前花犹在,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