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像从长眠中苏醒了过来似的,“嗯~”,浮在空中的操绪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呼哇~”,还张开大嘴打了个呵欠。眼角渗出的零星泪珠,也被她用小指轻轻拭去了。那双弯月似的大眼睛,就这样转过来盯住了我。

  “发现一只熊猫!”

  我再也憋不住了,不过一连串的话语梗在喉咙里,不禁呛得我剧咳起来。不仅随随便便地就插进别人正经的对话里,还是这样一副大大咧咧的态度。再怎么不在意环境气氛也该有个度才行吧。嵩月和阿尼娅也只是目瞪口呆地仰望着这位半透明的幽灵少女。

  我边喘着粗气,边整理着喉咙里喷涌而出的句子。

  “……呃,操绪?!你这家伙、为什么?

  “诶?你问为什么,什么为什么哦?真要说的话,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吃惊呢?”

  操绪自己反而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反问道。

  “这个嘛……毕竟……”

  一般都会大吃一惊的吧。毕竟对一直担心着行踪不明的人下落的我们来说,失踪的本人反而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突然就跳了出来,这怎么想都会让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该怎么面对的吧。

  不过操绪完全对我们的混乱状态熟视无睹,自顾自地惊声感叹着。

  “哇,小尼娅?美女……?!噢、好大!天哪,这个、是怎么回事……?!”

  面对成长了的阿尼娅的身姿,都到现在了你才开始吃惊么?太迟钝了。真是太迟钝了呢你,我不禁浑身都脱力了。不好意思,这个话题我们已经在一周以前就已经结题了。

  不过操绪还是那个我行我素的老样子。她凑到了阿尼娅身前做着像是在摸她胸部的动作,紧接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像是在比对什么的样子。

  “太好了……我还有些微的优势呢。”

  “一派胡言。无论怎么看都是我的完胜吧!”

  “呜呣呣~。还真是势均力敌的强劲对手呢。”

  于是,操绪和阿尼娅都摆出了一本正经的表情,开始了一场低层次的争论。

  一阵突发性的痛楚如同台风般以涛涛气势登陆了我的头部。

  “你们在那里扯些什么哦?!还应该有其它更重要、更让人在意的事情存在的吧,两位!”

  觉得在一旁大声喊叫着的我相当不可思议的操绪,边盯着我露出一脸可疑的表情,边“哈~”地呆呆叹了一口气。

  “……你在生什么的气哦?不就只是几个小时没见面了而已么。”

  “你说只是几个小时……”

  她坦然自若的话语,不禁让我恍然大悟到了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来说都已经是过了几天的时间,对操绪来说,只是短暂的几个小时而已。时间的流速并不一致。

  不过,也只有附体在我身上的这个操绪,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理解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操绪……你、这一阵都在哪里?”

  “嗯~~、在哪里呢?教会?”

  指尖抵着正尖着的嘴唇,操绪缺乏自信地做着说明。

  “……教会?”

  “不过也只是个有点儿那种氛围的地方而已……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就别太去在意那些细节了。”

  “什么别去在意哦!那个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才对吧,那个!”

  就算是我在一旁焦急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操绪也还是那一副似乎觉得完全没必要去劳神费力地去回想出来的样子。这家伙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粗枝大叶的性格?

  把手肘架在沙发扶手上散漫地撑着头的阿尼娅,瞪着眼死死地盯着律都小姐。

  “‘魔桥’的大门打开了吗……律都?”

  律都露出一脸温和的微笑,点了点头。

  “他、也应该有这个权利,是想说这个吧?那我就带他们下到‘中央涡界域’去吧。”

  “诶?”

  望着把当事人都直接无视了就在那里若无其事地推动着对话的她们两人,我慌忙插进了一句话。刚才,这两个人,好像提到了个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吧?

  “那个、‘魔桥’是什么东西?那个‘中央涡界域’、应该就是指‘重力炉’的内部吧?之后的那个什么‘下到那个地方去’,我应该没听错的吧?……”

  “嗯,非常正确。那我们走吧。”

  “我想说,哪有这么简单——”

  我下意识地想和律都小姐拉开距离,于是不自觉地后撤起了小碎步。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一阵强烈的浮游感就唐突而无情地向我袭了过来。随着“叽哇~”地一阵机械的响动,董事长室的地板就开始了加速下沉。

  “电、电梯……?!”

  连着这套沙发、接待桌和桌上的蛋糕红茶,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就这样被逐渐运向了地底深处。由于过度的惊讶,我甚至都惊叫不出声音了。

  一开始我就觉得这是个暗藏着很多机关的房间,不过我也都还是没能想到机关居然都设置到了这种夸张的程度。这应该和实用性之类的考量完全无缘,只是个单纯的个人兴趣吧,尤其是这个。

  可能实际下降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吧,地板电梯运转了大概30秒后就停止了工作,目的地也就在眼前了。

  面前有个很像飞机场航空管制塔似的房间。房间里,正面有个像电影院似的巨大荧幕。两旁阵列着十张左右面对着无数计数器和开关的坐席。不过现在,这些坐席上都已经没人就坐了。应该是处在自动运行之类的状态下吧,电脑的液晶显示屏上明灭可见地持续闪烁着一些奇妙的图形和字符。

  “这里,总觉得很有NASA指挥中心的感觉呢。”(NASA: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

  毕竟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对这里进行说明,我也就只能发出自己的感叹了。

  律都小姐觉得挺有趣似地稍稍抬起了眉毛。

  “NASA?你是在指载人宇宙飞船控制室么?”

  “……”

  一股微妙的羞耻感涌上了心头,我不禁陷入了沉默。而对着这样的我,操绪只是直直地投来了极富同情心的可怜视线。还真是让人窝火。你直接捧腹爆笑都比这个好太多了!

  不过,律都小姐却露出了意外地一本正经的表情。

  “也未必就猜错了呢。的确这里也是控制室哦。只是,控制的对象是‘超弦重力炉’中浮游着的‘魔桥’和与‘魔桥’连接着的另一端的那个东西而已。”

  “你说‘重力炉中的那个东西’……的确应该就是‘黑洞’了吧?”

  “超弦重力炉”大概是个什么东西,我还是有一些基础知识的。毕竟之前冬琉会长有解释过的嘛。稳定人工创造的超微黑洞后,利用它来进行发电,至少听来是个相当乱来的实验设施。这样来推断的话,“重力炉”里面的,也就只可能是由强大的磁场所封闭的超微黑洞本体了。

  然而,律都小姐就像作出了只是这样的解答并不正确的评判似的,向着我摇了摇头。

  “说到‘超弦重力炉’,那只是一扇门而已。”

  “……门?”

  “嗯。就纯理论上来看的话,穿过黑洞内部,就有可能向着别的时空进行移动。就正好像现在的你们一样呢。”

  “啊……”

  这样说起来,之前也的确有听谁提到过类似的说法。要准确地说的话,其实现在我们当前的状况,就正好是利用这样的原理向着其它时空进行了移动后的结果。正因为被卷入了能完全控制空间的机巧魔神——“钢”所展开的重力时空门,我们才到达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