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车帘轻卷,露出了他因疲惫而略显苍白的脸,深锁的双眉下,那双往日里明如星辰的眼眸隐含着无可奈何的哀恸,嘴角泛起的那抹酸涩的笑意令人一望之下便觉心中滴血般疼痛。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几乎将他击溃了,他已无力再去隐藏内心的悲痛,只是定定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仿佛已然痴呆。

  慕容晟亦是痴痴地呆在当场。天知道在这一刻之前他多想见到他,与他把酒狂欢,畅所欲言。然在此刻,他却无语了,双腿如灌了铅般提不起来,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他定是听到了曲流觞的话,他相信了么?他必定是信了,因为曲流觞所说的是多么的符合情理呀!

  可事实情况并非如此,换作别人他也许会这样做,可他沈洛天偏偏是个例外,只因他视他为今生唯一的朋友,他更能理解沈洛天与花亦飞的感情,他又怎会挟恨报复呢?他只是中了曲流觞的奸计,他并不知曲流觞最后一搏之意,但事情已然发生,事实摆在眼前,他要怎样向沈洛天解释?

  他痴痴的站在原地,如磐石巨雕般动也不动,心里针刺般疼痛,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未见沈洛天之前,他料想过百十种碰面的情景,但却未曾想过是这种情景,未见之时的千言万语却未曾想过竟无法开口。

  他缓缓的垂下眼帘,无法正视沈洛天的眼睛。他清楚地听到沈洛天奔向叶明珠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便是轻柔的呼唤声,一声低过一声,一声柔过一声,到最后已轻不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感到有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没有一丝杀气,充满温暖。然后耳边响起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道:“往日那个沉静睿智的慕容庄主哪儿去了?”

  慕容晟闻言猛然抬起头来正对视上沈洛天那郎朗星眸,他不声音低沉了许多,就连眼角也生出了几道细纹,仿佛诉说着他这些时日历经的沧桑。只见他目中尽是信任之色,一字一顿地道:“慕容兄不必解释,只因我信你!”

  慕容晟闻言,感激之色尽现于表,朋友间最难能可贵的莫过于彼此相知相惜,相互信任。

  他们的手又紧紧的握在一起,没有多余的语言,有的只是彼此间的信任与久别重逢后的激动。

  “嗯…….”一声,两声,叶明珠终于发出了低低的呻吟之声。慕容晟这才发觉沈洛天的另一只手正抵在叶明珠的背心上输送真气为她续命,当下松手道:“沈兄,待小弟助你一臂之力!”

  沈洛天涩然一笑,微摇其首道:“亦飞就在马车上,你一定很想看看她吧!”慕容晟沉默片刻,终于点点头,朝着马车走去。

  叶明珠强撑起沉重的眼睑,空洞无光的双目中映出沈洛天模糊的脸庞,她轻呼道:“沈洛天?是你么?”

  沈洛天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是我!明珠,我来了!”

  叶明珠闻得他真切的声音,欣然一笑道:“你真的没事!收到你的飞鸽传书我本不敢相信,但我还是决定来看看,幸好我来了,否则这辈子只怕再见不到你了!”

  沈洛天闻言一愣道:“我的飞鸽传书?”

  叶明珠听得他惊疑的语气,失声道:“难道…不是你?”

  不待沈洛天作答她心中一动,恍然道:“又是曲流觞那恶贼,定是他伪造飞鸽传书将我骗来此地,为的便是以我来要挟你,不想竟被慕容大哥先一步拦截,一番苦斗,我又恰在此时赶到,他便索性杀了我令慕容大哥因未救下我而负疚终生…”

  言及此处,她话锋一转,急切地道:“慕容大哥是被他冤枉的,你可千万别相信那恶魔的话,否则他死了也会笑活的!”

  沈洛天瞧着她那副焦急的神情,心中一酸,点点头道:“是!我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叶明珠这才放下心来,轻轻吁了口气幽幽地道:“你们既然都来了,那我爹……”

  “他死了!”沈洛天不知道用了多么大的力气才讲出这三个字,他忽然发觉自己残忍的的可怕,竟然在此刻将此事说给叶明珠听,但事已至此他不想骗她。

  他真切的感觉到叶明珠的身子在他的怀中蓦地一颤,目中充满了痛苦之色,颤声道:“死了?”

  沈洛天微一点头,缓缓地道:“是我杀了他!你恨我么?”

  这似乎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微微摇头,惨然一笑道:“我知道他不是好人!”

  沈洛天目中痛苦之色较之他更深,长长叹息道:“但他却是个疼你的好父亲!”

  叶明珠不可否认地颔首道:“所以我该去陪他才是,免得他在黄泉路上孤单!”

  沈洛天的心剧烈的颤抖着,沉痛地道:“是我连累了你!”

  叶明珠苦笑道:“这是老天在惩罚我,这一切的悲惨结果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万死也难辞其咎……”

  沈洛天摇头惨然道:“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劫数,怪不得任何人。”

  叶明珠摇头道:“我对你痴心一片,你却情系花亦飞,你觉得有负于我,所以不忍怪我,可你不忍怪我并不代表我没有错,我……”

  沈洛天目中的痛苦之色更深,他截口道:“你有伤在身,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好么?”

  叶明珠苦笑着摇头道:“我知道自己活不成了,曲流觞下手又岂会留情?我这会儿能说话全是因为有你真气的支撑,既然挨不久,你就让我把想说的完好么?”

  沈洛天疼惜的凝住着她,眼睛里充满了无可奈何的痛苦与悲伤,喃喃地道:“我对不住你,我未能保你万全…”

  瞧着他那副神情,叶明珠心中一阵抽搐,泪水泉涌而出,她嘶声道:“你为何要伤悲?你为何要自责?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我根本不值得你为我这样,你跟花亦飞的感情悲剧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从那封信开始,直到如今。若不是我,你与花亦飞早就在一起了,又怎会承受这么多痛苦的折磨与煎熬?”

  她的语气渐渐微弱,已有嘶呼转为低语,神智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沈洛天痴痴地聆听着她梦呓般的低语,凝注着她的双目已盈满了晶莹,眼角已湿润了,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他身边的女子都要一个个先他而去,为何红颜总是薄命,难道是因为自己么?自己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么?

  他带着几近崩溃的神色,凝注着怀中垂死的人儿,颤声道:“难道你真就舍得这样走了么?”

  叶明珠神情已然恍惚,脸上泛起了无奈而凄凉的笑意,喃喃低语道:“我曾说过,如果得不到你我就去死,所以我只有死!”

  沈洛天心中一紧,还未及酝酿出最能抚慰的话她那蒲扇般的眼睫轻轻一颤一覆上了那原本明澈动人的眼眸,柔荑颓然落了下来。

  她的眼睑已覆住了眸子,眉梢眼角与嘴角还遗留这无可奈何的酸楚与无法化解的悲伤。生前强忍在眶中的两滴珠泪划过哀婉的面庞,滴落在沈洛天抚向她脸庞的手心,蓦地一凉,浸透了他的心。

  他紧紧的将叶明珠搂在怀里,痴痴地凝注着她脸上微微浅溢的凄楚之意,已心神麻痹,失魂落魄了,神色说不出的悲怆落寞,只是怔怔的呆着,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未眨一下。脸上已不复往日的神采,目中更没有一丝活力,空洞无神,天地万物,他似乎都已看不见也听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