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

  听完这个故事,众人也是唏嘘不已,只是那几位不知名字的内阁大臣看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如果要找个词语形容,恐怕‘猎物’最合适不过的了。

  他们会是哪位皇子营里的智囊呢,我到底是被谁盯上了!筱白心里打着鼓,脸上虽然挂着甜甜的笑容,接受着康熙的宠溺与夸赞,可这站在刀锋上跳舞的感觉并不怎么好过。

  “这次也给筱白妹妹带来了礼物。”查鲁王子起身,这次没有带仆人,只身走到筱白身前,取出一个红色用缎子包着的盒子。打开盒盖,一条银光闪闪的项链静静的躺在黑色的天鹅绒上,就像一条星空中的银河,精美至极。

  “呵呵,宝石还够吗?不够就去哥哥营帐里选,只要喜欢的都拿走。”查鲁的笑没有八阿哥的谦和亲切,稍显粗犷,可语气里并无亲疏,看来这血脉间的亲情并不能被距离分开。

  筱白最害怕的就是查鲁也把自己当做与大清结盟的棋子,去换取他的利益最大化,现在看来,也许会有些回旋的余地。可,蒙古毕竟弱小,查鲁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久久不见的妹妹放弃过多的东西。

  “真是太漂亮了,谢谢哥哥。”笑,虽不倾国,但足以倾城的笑,谁能看出筱白心里的苦,入局,就是这般伪善吧。

  经过这番折腾,晚宴再次回归正轨,各人都坐回自己的位子,专心的欣赏起歌舞。

  “‘海洋之心’可曾有故事?”八阿哥看筱白的眼神已经有些类似看十阿哥时的感觉,心中放下了一些警觉,多了几分亲切。

  筱白也觉察到了这种差别,心里的苦终于转甜,“有,可是,今天的故事讲完了。”

  胤禩皱眉,“那何时能讲呢?”

  “待到心情晴朗时。”也许筱白也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语气间有着听者可闻的撒娇,虽不浓烈,但就是那么恰到好处。

  康熙看了会儿舞蹈,也有些腻了,眼神环顾四周,群臣都在忙着小范围的交际,并不曾注视舞台。

  看出康熙的厌烦,惠妃眼神略一变换,计上心来,“皇上,可曾记得上次中秋时筱白格格与年氏唱的那首歌?”

  经惠妃这么一提醒,康熙阴转晴的脸色表明这话很受用。

  “大阿哥回去让乐师整理了那曲子,又加了几种声调柔和的乐器,想来要是再唱的话会比那还好听不少呢。”惠妃的笑即使对着皇上,筱白都觉得有些矫揉造作,对其他人时几乎全是冷笑或嘲笑了,可能只有对着大阿哥时才是真笑吧。

  略一沉吟,“筱白,这些曲子朕听得腻了,记得上次中秋你唱了一首《三寸天堂》,这次给查鲁王子再唱一遍可否?”

  虽是问句,可这普天之下敢用否定回答的又有几个?

  “回皇阿玛,上次是筱白与侧福晋即兴所唱,回去细细想来并不适合,这次特意让侧福晋另谱了几张,筱白想唱给皇阿玛听听。”幸亏缠着四阿哥烧了几封家书,否则青梦这外援要是用不上的话,这里栽跟头的几率又得成倍翻了。

  “那就更好了。查鲁王子,听听筱白的歌吧,可是我这大清从没有过的呢。”康熙给足了筱白面子,现在就祈祷筱白别自己砸了场子了。

  回头招呼间儿过来,把信封里的曲子匆匆看一眼,挑出一首。一个太监早早就等候在旁了,接过曲子立刻小跑着去了乐师那里。

  八阿哥目光暖暖的注视着她,就像看着一个恋人般,只是一转过那个细小的角度,可以碰到别人的目光时,便把其中的暖意撤掉,换上了形式般的笑容。

  看着胤禩的目光转换,筱白苦笑,这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也要这般小心了,果然是能享别人不能享受的荣光,就要承担别人不曾想过的痛苦。世界,真是平等的可怕。

  “筱白给大家献上一首《兰亭序》。”

  随着悠扬的音乐响起,四周又是一片寂静,把偌大的一个舞台都留给了筱白。

  “兰亭临帖行书如行云流水,月下门推心细如你脚步碎,忙不迭千年碑易拓,却难拓你的美,真迹绝真心能给谁……弹指岁月倾城顷刻间烟灭,青石板街回眸一笑你婉约,恨了没你摇头轻叹,谁让你蹙着眉,而深闺徒留胭脂味……人雁南飞转身一瞥你噙泪,掬一把月手揽回忆怎么睡,又怎么会心事密缝绣花鞋,针针怨对,若花怨蝶你会怨着谁……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手书无愧无惧人间是非,雨打蕉叶又潇潇了几夜,我等春雷来提醒你爱谁。”

  最后一句,筱白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瞟向八阿哥的方向。

  “好!筱白的歌总是这么好听,看来这赵晋礼确实教出了个好学生啊。”康熙带头叫好,下面的人也不敢怠慢,都是一脸讨好的表情,再加上空洞的赞美。

  筱白把这些真真假假的溢美尽收囊中,款款走回座位。

  太子的目光中隐隐透着炽热,他必须承认筱白除了背后的蒙古对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她本身也是他及其想征服的一个女子,自从落水之后,她的改变都被他尽收眼底,才会冒着触怒康熙与蒙古的危险屡次试探筱白。

  “皇阿玛,”太子起身走到康熙御座下面,双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

  大家都不明白太子要干什么,但从惠妃苍白的脸色看来不是什么好事。筱白转头看到对面胤禛绷紧的表情,突然明白了太子要干什么。

  眼下四阿哥应该还是站在太子一边的,能让四阿哥紧张到此的肯定不是对他有利的事情,他们俩人的矛盾不少,可是能让胤禛的怒气与恐惧聚集到这种程度的,可能只有不才的筱白了。

  在胤禛心里,筱白最好的归宿可能就是十七阿哥了,除此,能找个世袭王爷也不错,可太子为何如此执意,八阿哥暧昧不明的态度,再加上惠妃的暗中帮助,筱白这块肥肉,看来是人人得而追之了。

  “八哥?”

  筱白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求助的神情望向身侧的八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