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哎呦,好痛。”唐皖因为一直在边躲沈野逸的围捕,边走神胡思乱想,所以当她一只脚踩到地面凹陷处,一只脚踩在地面平坦处的时候,她突然重心不稳,再次扭到之前受伤的脚裸了。她痛苦捂着脚裸,不住的倒吸冷气。心想道,哎,最近我这只脚怎么这么倒霉,总是扭伤它呢。

  “怎么了?又扭伤了?”沈野逸见唐皖一脸痛苦的弓着腰,捂着脚裸样子,他的心揪着痛了下,然后就他下意识的就想把唐皖的靴子给脱下来,看看脚裸伤的是不是更严重了。可是他刚伸手就扭捏了,他很想自嘲的笑笑自己,自己从小和唐皖是穿开裆裤的时候开始的青梅竹马,唐皖裸着脚裸的样子,自己早就见过无数遍了,怎么现在自己却就开始扭捏了呢?

  “嗯,好痛,都赖你。”唐皖嘟着嘴,不是很用力的捶打了沈野逸的胸口好几下,然后娇蛮的对沈野逸说道。

  “赖我?”沈野逸看着一副无赖模样的唐皖,他立刻配合的做出装作可怜巴巴地样子,眨巴着眼睛看着唐皖。

  “呃……”唐皖看着沈野逸卖萌的样子,顾不得脚裸处传来的阵阵疼痛了,使劲的想凑上前去捏沈野逸的脸。可惜唐皖的脚实在是太不给力了,她几次想翘起脚尖,可是都痛得她不住的倒吸冷气。她只得气鼓着腮帮,很郁闷的看着比她高一头多的沈野逸,心想着有一天自己穿上高跟鞋,肯定要多捏几次沈野逸的小脸,捏够本。

  “哎,你啊。”沈野逸无奈的看着唐皖的那张表情丰富,变化快到自己都会担忧会崩盘的小脸许久,然后他趁唐皖在神游外太空的时候,捏了捏唐皖肉呼呼的小脸。最后得意的一把抱起唐皖。而唐皖则是瞪着杏眼不满的看着沈野逸。此时的唐皖只恨自己刚刚调皮,害得她自己动弹不了了,不然肯定跳起来捏回去。

  “你,你怎么又抱我。”唐皖呆在沈野逸的怀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货怎么又抱自己了?她挣扎的想要下去,可是这时的沈野逸怎么会给她反抗的机会,于是就见沈野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唐皖,立刻就把唐皖给看消停了。

  “沈野逸,我们,我们现在算是男女朋友吗?”唐皖红着小脸,思量了半天才鼓起勇气对沈野逸问道。

  “不是。”沈野逸没有细想,轻轻的从口中吐出了这两个字。

  而唐皖在听到沈野逸说出‘不是’的时候,她整个人一下子愣神了,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不是?不是!沈野逸为什么要不承认自己和他的关系是男女朋友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他不喜欢自己吗?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动情吗?唐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觉得脑子里乱乱的,而且脑子里不断的闪过沈野逸吻她、抱着她的画面,她好怕,她好害怕,沈野逸是不是要变成像钱**那样的人了?要像钱**抛弃王沁悦那样的丢掉自己吗?唐皖的眼前突然闪过了,那天她在五楼女生厕所看到王沁悦湿淋淋的样子了,她吓得浑身一哆嗦,她好怕。

  此时的沈野逸并没有发现呆在他怀里的唐皖,已经被他的一句‘不是’吓得浑身直打哆嗦了,而是专心的盯着路上的空出租车,因为这次是早晨,没有堵车,也没有出租车的交接班,他很快的就打到了出租车,他抱着唐皖上了出租车,再次奔向了市中心医院齐老太太的诊疗室。貌似倒霉的事情都赶在一天了,齐老太太去国外参加一个骨科的学术报告会了,得半个月才能回来,而此时的齐老太太诊疗室里,只有一个刚刚来市中心医院实习的女研究生,和一个沈野逸不认识的男医师在坐诊,对了还有一对年轻的夫妻,男子抱着个小男孩坐在椅子上,女子则坐在男子的身边,用手中的拨浪鼓在转移小男孩的注意力。四人(除拿拨浪鼓的女子外)看着直接闯进来的沈野逸和唐皖,都显得很诧异。而沈野逸则没有管那么多,用手把唐皖往自己胸前推了推,直接腾出一只手,拿出他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我,派辆车来,我在市中心医院。”沈野逸说完之后,果断的挂了电话,抱着唐皖不管四人是如何的诧异,直接出了齐老太太的诊疗室。沈野逸抱着唐皖走出诊疗室很久,才听到诊疗室里传来的笑声。

  “滴滴。”沈野逸抱着唐皖刚走到医院的大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一辆挂着军用牌照的车子,使劲的对着沈野逸摁了摁车喇叭。沈野逸看了眼那辆军用牌照的车子,抱着唐皖就上了车。

  一上车,唐皖就迷茫了,这是到底怎么回事?那会听沈野逸打电话说派辆车来,唐皖并没有多想以为又是之前见到过的那些豪车,可是没想到却见到了这辆军用车,难道沈野逸不仅是个官二代,还是个官三代?不然沈野逸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一辆军用车来接他的啊?而且开车的司机也是个穿着军装的军人呢?

  “下车。”沈野逸面无表情外加冷冰冰的对唐皖说道。唐皖看着这样冰冷地对待自己的沈野逸感觉到特别的惊异,这是唐皖认识沈野逸这么多年来,沈野逸第一次用冷冰冰的口吻对她说话。此时的唐皖更加的觉得沈野逸要再也不理自己了,准备丢掉自己了。想到这里,她一下子委屈的哭了起来,把脚痛和她心里的不安一下子全都哭了出来。唐皖这么一哭,她是痛快了,可是站在一旁努力的支撑着面无表情的沈野逸都快破功了,他很想上前把唐皖搂在怀里,轻声的安慰她,让她不要再哭了,他很想告诉她,她一哭他的心就会跟着痛。可是他不能这么做,这是在军区大院的医疗所门前,自己要是这么做了,会有多少人,因此盯上心思单纯、没有背景的唐皖。一想到这,沈野逸狠狠心,拽着唐皖下了车,昂着头不去看唐皖吃力走路的样子,大步的向军区大院的医疗所走去,他此刻感觉走向医疗所的路实在是太长了,怎么走都到不了头。

  “沈野逸?你这小子,可是稀客啊,第一次见你来这里啊。咦,这丫头是谁,不是咱大院的吧……”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生(邵一楠),一见到沈野逸带着唐皖走进诊疗室里,就叽哩哇啦的说一大通,最后他要不是看沈野逸的脸色一副像是要灭他的样子,他才不会止住不断往外蹦字的口呢。

  “她脚扭伤了。”沈野逸一副惜字如金的样子,什么也不肯多和邵一楠多说。邵一楠则一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下唐皖,又瞥了眼面无表情的沈野逸,然后示意唐皖坐在椅子上,他看了眼唐皖高高肿起的脚裸,然后从身后的玻璃柜里,拿出一瓶药酒,倒在他自己的手上,然后用手的温度把药酒预热下,然后用手在唐皖高高肿起的脚裸上有规律的按摩了几下,唐皖就感觉脚裸的疼痛感,减少不少了。她略带羞涩的对邵一楠笑了笑。而沈野逸见唐皖已经好点的样子,对邵一楠说了句‘谢了’,就拉着唐皖就要往外走,而邵一楠则一把拉住了沈野逸的胳膊,吊儿郎当的说道,“沈野逸同志,你家沈政委(沈野逸的爸爸)曾经有言,让我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要拉你回去看看他,不然就是以违抗军令处置我啊。”

  “那哥们,祝你好运吧。”沈野逸拍了拍邵一楠的肩膀,然后拉着唐皖的胳膊就走出了诊疗室。

  “沈……”唐皖刚想叫住沈野逸,就被沈野逸的一个噤声的眼神,给制止了。她乖乖的闭上嘴把一肚子的疑问暂时都咽在肚子里,不去问。

  再次坐上军用牌照车的唐皖,老老实实地坐在沈野逸的旁边,没有一丁点的心情去看车窗外她曾经好奇过无数次军区大院的环境。车内的气氛很尴尬,司机小王同志是新来的警卫员,是个很爱说话的人。就是因为爱说话,他这些日子可没少挨各个领导训。这时的他很想说点什么缓解下气氛,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当车子快要驶出军区大院,在门口岗位接收检查的时候,他看见了沈政委的车,他大声的对对面驶来同样在接受检查的沈政委的车,喊了句,“沈政委,好。”

  沈政委一听那句‘沈政委,好。’就知道是新来的那个小王喊道,整个军区大院就属他见谁都喜欢离到老远用喊的打招呼,就因为这个自己和其他人可没少训过小王,可是这小子每次说完他都是摸着后脑勺,嘿嘿的一笑而过,根本都不带长记性的。他摇开车窗正准备说说这个让他哭笑不得的小王的时候,他看见小王开的车里坐了一个女孩,还有一个男孩,那个男孩长得很像自己很久都没有见到的儿子,沈野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