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莫曹也不恼,虽然脸上没有表情,可眼神还算温和,就那么淡淡地与冷漠男子对视。

  就在冷非鱼踌躇着要不要说点什么冲淡此刻凛冽的气氛时,冷漠男子收回了目光,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离开。

  冷非鱼松了口气,笑着回头,对莫曹说道:“你来得真及时,无瑕叫你来的吗?”

  “二少奶奶,时间差不多了,请回去。”莫曹垂着眼帘,语气尊敬且疏离,微微侧着身子给冷非鱼让路。

  “叫我‘鱼鱼’吧。”

  莫曹闻言突然抬头,复杂的眼神直直地戳在冷非鱼脸上。

  冷非鱼笑容一僵,不明所以地站在那里,怎么今天遇到的人都是这么阴阳怪气的。她不过是想借着亲切的称呼拉近两人的关系,顺便套点他的秘密,他不至于防备成这样吧,还是说,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被拆穿了?

  莫曹嘴唇一勾,鄙夷地哼了一声,“鱼鱼?”

  吐出两个字他就停下了话茬,冷非鱼蹙眉站在对面。

  这样的莫曹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平时他也不爱说话,将存在感降到最低,却从不曾像现在这般,眼底的鄙夷,嘴角讥讽的笑容如湖里荡漾开的涟漪,逐层朝外扩散,越来越远,越来越淡,留下清晰的痕迹,赤、裸裸地扎在她的眼睛里,让她莫名地感到生气。

  就在那抹嘲讽的微笑绽放到极致的时候,莫曹蓦地紧眼,“你不配,即使你有着和她一样的名字,你也不配。”

  “……”

  一头雾水的冷非鱼驻足在原地,看着莫曹远去的背影心里冷笑,她的名字碍着谁了?名字一样的多了去了,他这是什么态度?

  等着吧,她总会抓到他的把柄,到时她到要看看,这家伙还能不能继续嚣张!

  郁闷地回到酒店,苗佛苓正吆喝着众人将桌椅朝沙滩搬去,看着在后面屁颠颠指挥下人抬竹筐的君无瑕,冷非鱼好笑地吁了口气,这筐鱼……该不是他“摸”来的吧?

  “鱼鱼!”

  瞅到她的影子,君无瑕别扭地跑了两步,“你到哪里去了?我找陈伯买了一筐鱼,回头找你的时候你都没影了,我还准备把鱼先弄回来,然后再去找你呢。”

  “你不是叫莫曹来找我了吗?”冷非鱼眉心一沉,心里的不爽愈加浓烈。

  “没有啊。”君无瑕老实地摇头,牵着她的手朝沙滩走去,“鱼鱼,我买了很多鱼,够大家吃的。”

  “该不是你一条都没抓到,于是……”

  冷非鱼促狭地挑了挑眉,朝那半筐海鱼哼了一声。

  “熟能生巧,你等着吧,我保证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你一定能吃到我抓的鱼。”君无瑕拍着胸口保证。

  两人走到烧烤架前,苗佛苓已经安排妥当,烧烤架摆了三个,几名下人开始清理鱼鳞。见着冷非鱼走了过来,苗佛苓拿出毛巾擦了擦她的额角,嗔怪地说道:“太阳这么大,你还跑那么远,中暑怎么办?也不让姜羽艳他们跟着,你是要急死我还是怎么着?”

  “妈,”见苗佛苓有了生气的征兆,冷非鱼撒娇地拽着她的手晃了晃,“我以后不会了,在岛上这个月,我啊,就天天围在你身边,你可别嫌我黏人。”

  见苗佛苓脸色缓了缓,她岔开话题说道:“都准备好了,妈,我帮你烤鱼吧?”

  苗佛苓沉着脸,心里似乎还有余怒,却也任着冷非鱼将自己拉到了桌边。

  “妈,你想吃什么?除了烤鱼,鸡翅也不错,都来点吧?”

  两人说话间申亦领着申洪珊走了过来,身边跟着君无厌,三人正埋着脑袋说着什么,从那愉悦的表情上看,正是说到兴起的地方,申洪珊突然弯腰笑了起来,披肩长发扫到脸颊旁,君无厌手腕一转,就将那撮长发勾了起来,绕到她的脑后,动作自然而然,没有一丝突兀。

  冷非鱼眼神八卦地闪了闪。

  一个是英俊不凡的君家大少,一个是风情万种的“千手佛”二当家千斤,两人岁数相当,容貌般配,没有JQ才怪!

  暧昧地冲君无瑕仰了仰下颚,示意他朝那边瞧瞧,自己却拿起烧烤叉,串了两只清理干净的普通海鱼,坐到了烧烤架前。

  君无瑕忙不迭地从莫曹手里接过烧烤叉,坐到了她身边。

  “鱼鱼,我帮你烤几条味道清淡的,喜欢墨鱼仔吗,要不要我帮你烤点?”君无瑕谄媚地朝她身边挤了挤,不经意地拿肩头蹭着她的胳膊。

  “好啊,我还要鸡翅,多弄点蜂蜜。”

  得到指令的君无瑕神色一正,“保证完成任务。”

  “鱼鱼,你都开始了啊。”跟在申亦身侧的申洪珊媚眼一挑,捂着嘴,声音做作地说道。

  “不知道你要帮我家鱼鱼烤,所以没等你。鱼鱼,把叉子给她吧,盛情难却,你也别太固执了。”君无瑕语气尖酸地顶了回去。

  申洪珊吃瘪,错开冷非鱼的视线,挨着君无厌坐下。

  “想吃什么,我来烤。”申洪珊拿起烧烤叉子,准备往上面串食物。

  君无厌连眼皮也没抬,自己串了一串鸡心,一边往烧烤架探去,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无瑕,你的身体恢复得怎样,腿能使上劲了吗?”

  “劳大哥记挂,”君无瑕语气淡淡的说道,“我想,我也算是因祸得福吧,想取我性命的人现在一定后悔得要死,与其费尽心思让我死于意外,不如一刀结果了我更省事。如今不但没把我弄死,还让我恢复了健康,大哥,你说他是不是笨死了?”

  君无瑕一脸天真地望向君无厌,虚心好学地冲他微笑着,可冷非鱼却敏锐地感觉到两人之间近乎凝固的气流,那是蓄势待发的一击。

  君无厌轻声笑了笑,随手拿起桌边的盐撒了上去,已经飘出肉香的一串鸡心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他又拿起油刷子刷了一层橄榄油,将叉子转了转,这才慢悠悠地说道:“那人逃不掉,爸已经‘溜狗’了,他无处遁形。”

  冷非鱼心里偷笑,君不诈这老家伙做戏做得很足啊,所谓的“溜狗”,就是派出门里职业追踪高手执行任务,追踪一些特定的东西,比如是绝世名作,又比如是个绝版的CD,具体的东西以客户的要求为准。

  他们是每次任务中打头阵的力量,得到确切的消息后——除了追踪物品的下落,还有持有者的资料,甚至藏匿它们的地方的平面图,所有的资料会回到门派,为行动提供第一手资料。

  所以当君无厌说到君不诈的部署后,冷非鱼促狭地哼了一声,那老东西狡猾得很,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留了一手,看来……

  她的眼神闪了闪,看着专心烧烤的君无厌,可怜的孩子,果然不是一个妈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她在这边胡思乱想,那边君无瑕似乎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继续问道:“大哥,你觉得呢,你觉得那人会不会逃得掉?”

  “当然不会,”君无厌撒了一把孜然在鸡心上,点头道,“我也暗中派了人追查,到时把他抓到了,随你怎么处置。”

  “那我到要仔细想想用什么方法让他生不如死。”君无瑕睨了他一眼,语气幽幽地说道。

  君无厌也不多话,将烧烤叉子上的鸡心放进盘子里,递到冷非鱼面前,“鱼鱼,尝尝我的手艺。”

  冷非鱼没有伸手,她的眼角已经瞄到脸色难看的君无瑕,先前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本就不十分“美丽”,她要是在这个时候走错一步,很有可能成为光荣的炮灰。

  见她无动于衷,君无厌也不恼,将手里的盘子朝前递了递,大有她不收下,他不收手的架势。

  君无瑕看了一眼手里叉子上的鸡翅,从那颜色上看,应该还没熟,咬牙,他将手里的叉子塞进君无厌的手里,“大哥烧烤技术娴熟,正好,帮帮我呗。”

  一直注意君家两兄弟互动的申洪珊凑了过来,“正好,无厌,你帮无瑕烤鸡翅,这盘鸡心归我了。”

  也不等君无厌反应,申洪珊便将他手里的盘子端走,拿牙签戳了一个,含在嘴里,“唔,味道不错。”

  君无厌拧眉,还未开口,君无瑕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申小姐,我们还没熟得可以称呼彼此的名字吧,我是君家二少爷,你可以叫我‘君二少’或者‘二少’,我的名字你叫不起,也不配。”

  “你……”申洪珊脸色一变,想训斥几句,晃到从另一桌过来的两个影子,收起身上的犀利,嘴角勉强朝上翘了翘,“是,二少,我……知道了。”

  “鱼鱼,吃这个,这个味道好。”

  君无瑕将手里另一串串着海鱼的叉子递给莫曹,待他将鱼放进盘子后,递到冷非鱼面前。

  冷非鱼眼角抽了抽,君家两兄弟的过结她很清楚,至于申洪珊……

  以她的身份,按照门里的规矩,的确不能称呼君家两位少爷的名字,即使是青梅竹马,她也只是二当家的女儿,即使她的父亲与大当家平起平坐,在规矩面前,她始终都是“二”,“二”再高,也无法摸到“一”,她绝对不允许称呼大当家孩子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