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宫殿分别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在宫殿最高处的高台,高台处于较高的地势,所以看起来仿佛就是帝王专用的位置似的,而此刻高台上却没有帝王,在高台的地面上倒有一个类似以前羽墨划过的聚灵阵一般,不过这个阵里面的字符远远的比羽墨布的阵要复杂,除了这个高台外,宫殿里还有一处主要的地方,那就是高台以下的东西了。

  高台的下边是整整齐齐的书架,细细数来最少也十几排,在前几排的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卷轴,中间的书架则都是一些武器,武器的类型多种多样,刀、剑、枪等等,这些刀剑都有些特殊,因为它们的身上都补满了各种各样的诡异文字,仿佛在封印着什么似的,而最后的书架上有些空荡荡的,则是摆着各式各样的玉瓶,从这些玉瓶里传出了一股一股的药香,药香分布在宫殿里,顿时这有些压抑的白色大殿,便多了一股浓厚的香味了。

  突然空气中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一道道的光从高台上的阵射出,随着时间的变化,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在阵上的密密麻麻的图案也开始快速的扭动、缠绕,最终变成了一个更加诡异的图案,图案一形成,那光顿时合成了一道刺眼的光柱!

  而就在此刻在光柱里隐隐的出现了两道迷糊的身影,随着身影的出现光柱慢慢的变弱了。

  光柱消散殆尽,而那两道身影的主人也出现了高台上了。

  开始时羽墨脑中感觉有些晕晕沉沉,眼前的一切也有些迷糊,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点,回过神,眼睛盯着高台下的书架喃喃道“这是哪里?”

  “呵呵,你跟我来吧。”就在羽墨疑惑的时候,身侧传来了一个声音。

  羽墨微愣,转头,呆住。

  只见在他身侧站着一个有些驼背的老人,老人的身体有些消瘦,但眼睛中闪过的精芒却让羽墨不敢小看,而刚刚那熟悉的声音是从这老人发出的,莫非……想到这羽墨的眼睛瞪得老大,这人莫非就是镜灵!

  瞧见羽墨目瞪口呆的样子,老者对他翻了个白眼道:“别发呆了,跟我走吧。”

  说着老者便缓步而行,身形一动,人就出现在台下了,羽墨都看不出他是怎么下去的,这速度真是骇人。

  闻言,羽墨尽量的保持自己的激动的心情,也跟上了老者了。

  台下摆着慢慢的书架,书架上有很多古老的卷轴,羽墨仔细的观察了下,他还发现书籍上居然还布着一道淡黄色的荧光,荧光上还有一种淡淡的灵压,看来是为了防止有些有些触碰书籍所用的结界,想到这,羽墨好奇心大起,本想去仔细观察下这些书籍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见老者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也只能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快步跟上了。

  逛了不久,书架上的书的荧光的颜色居然有些不同了,一开始淡黄,现在确实深黄,而越往深处走就颜色就越是多种多样。越往里面那荧光散发的灵压便越强,到了最后几处的书架上的时候,羽墨差点就被这些书散发的灵压给压成碎片,还好镜灵及时的发现的这种情况,最后羽墨在镜灵的帮助下,总算避免了被灵压压成碎片的结局。不过这就让羽墨对这些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书生气了忌惮之心,这种书籍到底会是什么人使用的?又会是什么人给这些书布下的结界?居然能把一个融合巅峰的修真者给无意的压成了这样。

  过了半响的时间,老者终于在一处有些破旧的书架上停了下来,这座书架跟其他的书架有些不同,因为这个书架上就只有一个卷轴,而这卷卷轴的古老的程度绝对比其他的卷轴高上许多,而另羽墨意外的是,这卷卷轴上居然没有任何的荧光,不过有前车之鉴的羽墨,还是对这本看起来不起眼的书有些忌惮,甚至是畏惧!

  老者的手伸入书架中,在羽墨心惊胆战的注释下,轻松的取出卷轴,然后还直接向羽墨那边扔去,羽墨顿时神经反射的躲开,而那卷轴却转了个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跟着羽墨不放,羽墨皱了下眉头,身形再次一晃险险的躲过卷轴的追赶,刚一躲过羽墨被拔腿便跑,口中还嚷道:“老头!你想害死我呀,快把书收回去!”说着羽墨感觉身后一阵劲风扑来,他再次转身跑。

  老者微微一愣,随即灵光一闪,他笑了,眼睛盯着被卷轴一直追赶的羽墨,像看猴子一般看着羽墨道:“白痴,谁叫你躲的,那卷轴对你又没什么危害性,你以为我要杀你呀”

  羽墨一愣,那倒也是如果他想害我早就可以直接让卷轴的灵压把握压死了,干嘛要的着对我大费周章呢,想到这,羽墨顿时老脸一红,手伸出仍由书飞向自己的手中,一握书顿时被握住了。

  回到老者面前,羽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镜子,你干嘛把这卷轴突然扔给我,有什么用吗?”他直接的转移话题,不让老者提刚刚的那件另羽墨有些无地自容的事。

  老者自然知道羽墨说这话的目的,不过他也不多加理会,因为以前在这里也出现这么一幕,而那个人就是他自己,这次他又那样做,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心里平衡点罢了,不过这他可不会说给某人听。

  “这卷轴的事等下再说,我先问你”老者微微一笑,随即也不急着回答羽墨的问题,而是先问话。

  不容羽墨说话,老者又开口了:“你知道你原来存在的世界还有这个世界都有两种受人尊重的职业……”

  “你是说炼器师和炼药师吧。”羽墨望着老者道。

  老者微微一笑:“没错,我这次想问的就是这件事,我想问你,你对这两种职业有兴趣吗?”

  其实羽墨的确对炼器师有兴趣,在羽墨小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从小就喜欢看人制练武器,在山洞的时候羽墨只要听见自己师傅要制练法器时,他就马上连滚带爬的过去观看,随着年龄的增大,那种兴趣不但没有减少,而且还增强,那时的他还在喜欢的炼器的基础上慢慢喜欢上了炼丹,到现在羽墨可以算是吸收了师傅的一半炼丹技术和三分之二的炼器技巧了,以前羽墨在金丹期的时候也制练过一件法器,虽然那只是普通的二星法器,但那也是他一生以来最激动的一天,因为他会炼器!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羽墨对那两种职业有多么的热爱!所以当羽墨听到老者的询问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道:“我从小就喜欢炼器,对着两个职业我一向都很有兴趣……莫非你能教我!”羽墨说道第一句的时候顿了下,再说的第三句的时候羽墨顿时激动了,成为炼器师这可以说是他一身梦想呀!可怜的是在18年来羽墨就只见过他师傅这一位修真者,而他的师傅又不会什么高深的炼器技术,勉强的制练出一把七星法器级别的他还行,但要制练一把灵器级别的武器那就绝对是不可能的!老者的问话对极度热爱炼器的羽墨来说,会这么激动也是很正常的事,遇到有可能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人怎么能不激动呢?

  老者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瞧见羽墨激动的脸,他哈哈一笑,在羽墨激动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见到老者摇头,羽墨顿时失望的叹了口气。

  “哈哈……小子,我又没我说过我会炼器”老者居然大笑起来,仿佛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羽墨的脸顿时涨的通红:“那你还问我对这职业有兴趣干嘛?”

  看着羽墨颓废的样子,老者暂时收回了笑声,把自己的脸撇的通红,手伸出指了指羽墨手中的卷轴道:“虽然我不能教你炼器,但它能!”

  听到这话羽墨顿时呆呆的望着手中的有些年份的卷轴,它可以教我?

  “打开看看吧”

  闻言,羽墨的手有些颤抖着伸向了卷轴的接口……。

  就在羽墨感觉心都快跳出来的时候,一道淡黄色的光丝,从卷轴出现直接射入了羽墨的额头。

  羽墨顿时一愣,脑袋里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一大堆的信息直接进入他的脑中,隐隐有想将他脑袋撑爆的意思,而此刻羽墨自然知道,这是一种另类的传功方式,只有自己忍过去才能完整的接受到那些传来的信息,所以羽墨一感觉到脑袋痛楚,他便立即的盘膝坐下进入修炼状态从而达到消减痛楚又能保持自己清醒的作用。

  见到羽墨的举动老者笑了笑,随后也闭目而坐,休息起来。

  羽墨不知道的是在他修炼的过程中,空气中的那些药香纷纷的在这一瞬间化为一道黄色的能量进入了他的身体,通过他经脉流向了他的丹田中,随着功法的在身体里的运行,黄色也在其运行的过程中流动、淬炼,而空气中的药香还是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里,再次被功法带着运行,就此无限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