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就是身份上的差距,想当初她与飞鸟就生活在这样的权势里,队长的话便是他们拼了命都要完成的任务,教官的话则是他们的人生信条,如果不是心里最底层的仇恨,他们不会撑到最后。

  落寞地眨了眨眼,她将盘里的烤鱼用牙签分成了小块,戳了一块递到君无瑕面前,让他就着自己的手吃了几口之后又走到邻桌,献宝似的分给了苗佛苓和冷辰旭,就连君不诈都分了半条鱼,最后端着一个空盘子回到了君无瑕身边。

  做人子女……还真不容易。

  心里感慨了一句,她开始专心吃着鸡翅。

  或许是先前君家两兄弟斗得太厉害,几人之间的气氛一直别扭地沉闷着,君无瑕到是无所谓,黏在冷非鱼身边秀恩爱,君无厌则一副装死的模样,慢悠悠地烤着面前的食物,而申洪珊就难受了。

  按照君无瑕的说法,她是没资格与他们坐在一起的,离开吧,面子上过不去,心里也不甘,而且这里只有三个烤架,除了他们面前这个,下人也扎堆占了一个,剩下的一个是几个长辈的,这两个当中,下人的那个她肯定不会去,而长辈那边,别说身份了,辈分都不够;留下吧,她又浑身不自在,赤、裸裸被众人排斥在外的感觉让她觉得身上被扎满了刺,如受刑般难受。

  她坐在椅子上换了几个姿势,最后终于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大少、二少、鱼……二少奶奶,你们慢用。”

  冷非鱼轻飘飘地应了一声,漫不经心地垂着眼帘,摆足了架子。

  其实论身份,他们彼此的关系就像古代宅子里嫡子与庶子之间的区别,“嫡子”发话要“庶子”离开,“庶子”没有拒绝的理由。

  ……

  淮源岛的军需展在岛上最高级的会展中心,每年展览的时候,一楼到五楼会对外开放。根据参展装备功能的不同划分成不同的区域,从最直接的荷枪实弹到高科技的数码装备,从野战的帐篷到室内的桌椅,从为了长期对抗准备的压缩饼干、浓缩水到提高身体机能的各种药丸,没有他们开发不出来的。

  冷非鱼跟在苗佛苓身边,一双兴奋的眼睛四处乱转,每一样她都想抱回去,可惜身上的钱不够,手的粉钻还没卖出去,拉斐尔的画也不敢轻易出手,郁闷地撇了撇嘴,她琢磨着把它们偷偷带出岛的可能性。

  君无瑕笑眯眯地睨了她一眼,对君不诈说道:“爸,我和鱼鱼对这些都没什么兴趣,我们自己转转吧。”

  “这样也好,多叫几个人跟着。”

  见君不诈答地爽快,冷非鱼白了君无瑕几眼,他不喜欢是他的事,她可是乐在其中。

  选装备是件烦琐的事,一来要根据自己平时的习惯选顺手的,二来还要根据任务中可能遇到的意外琢磨应对时需要的东西。她喜欢在摸着这些冰冷物件时血脉膨胀的感觉,如打了鸡血般亢奋,现在连这点“鸡血”都因为君无瑕的话成了触摸不到的奢侈。

  她当下便黑了脸,想继续赖在苗佛苓身边,却不想冷辰旭从钱夹里掏了张金卡出来,“今天我们恐怕抽不出时间,你们自己在岛上玩玩,我们的游艇在南边的码头,想去的话跟申亦说一声,他领你们过去。”

  说完,他歉意地看了一眼两人,将目光转向苗佛苓,示意她也说两句。

  “我的儿媳妇怎么会用娘家的钱?”君不诈故意黑了脸,豪放地将钱夹直接塞给君无瑕,“爸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现在你们的身体也恢复了,这些都是你们的。”

  先前君无瑕一直躺在床上,不需要用钱,如今身体恢复了,君不诈恨不得把棺材本都掏出来,弥补这么多年对君无瑕的亏欠。

  跟在君无瑕身边,冷非鱼一步三回头,她戳了无数个眼刀在君无瑕的后脑勺上,白眼翻到眼抽筋。

  感觉到身后那人的动静,君无瑕眯着眼睛笑了笑,突然停下脚步,说道:“鱼鱼,我们上去转转。”

  “上去?”冷非鱼奇怪地看着他,“你不是说……”

  “和他们在一起多没意思?”君无瑕不以为意地说,“我们自己逛自己的,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展会,开开眼界呗。”

  两人来到二楼,东面展厅的装备基本上都是与夜间行动有关的器材——夜视镜、红外线热感应器、夜间动感监视器等等。这些都是冷非鱼的心头好,虽然去年她与飞鸟买了很多,可今年的设备经过了精密的改装,性能更强,精准度也更高。

  她一面矜持地跟在君无瑕身后,一面左顾右盼着,挑选自己感兴趣的装备,目光最后终于定在了重军火展示柜前。

  君无瑕偷偷睨了她一眼,摩挲着下巴说道:“那玩意看上去不错,鱼鱼,我们去看看。”

  他牵着冷非鱼的手走到展柜前,装模作样地瞅了半天,展销商到是殷勤地将自己的宝贝一件件拿了出来,大有一一讲解的势头。

  “它看上去不错。”君无瑕手指一点,正好点在了冷非鱼中意的那款重机枪上。

  虽说是重型军火,可整体设计却异常轻巧,如同贵族女子手里的手包,小小巧巧,却又贵气十足,不再是奢华晚礼服的陪衬,它本身就是一个奢侈品。与一般概念的重机枪不同,它的长度短了一半,没有粗重的枪托,前后两个单独手柄,可以更加稳健的将整只枪端在胸前,不会因为后挫力出现目标的偏差,更容易携带。

  而最让冷非鱼振奋的是,每秒450发子弹的速度,绝对是重型武器当中的终结者!

  从小与武器打交道,冷非鱼对新型武器有着超越天赋的感应,只稍微看一眼,她就能大致了解它的结构与性能。眼前赤、裸裸地放了一个让她血液澎湃的小家伙,她激动地捻了捻手指,偷偷瞅了君无瑕几眼,终于还是矜持地站在他身后,瞪圆了眼睛,先过过眼瘾再说。

  展销商讲解地很仔细,君无瑕听得也很专心,时不时地还会问几个问题。

  这让一旁干瞪眼的冷非鱼很焦急,君无瑕的问题不专业不说,还尽是废话。说这么多做什么,这种场合最主要的不是弄清楚武器的原理,拿在手上玩玩才是王道。

  一想到那种淋漓尽致的畅快感,冷非鱼强行压制住的冲动又蠢蠢欲动起来,插进裤兜的小手拿出来放进去反复了好几次,连自我催眠都用上了,勉强保持着自己的矜持,“耐心”地站在两人身侧,听他们慢悠悠地一问一答,恶狼一般的眼神直勾勾地戳在那不停变化角度,努力展示自己最完美一面的重型机枪。

  见她一副抓狂的模样,君无瑕心情大好,眼角弯了弯,终于将入门级别到资深层次的问题全部问完之后,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试试?”

  “当然可以。”展销商客气地应道。

  叫来穿插在展会中的负责人,在他的安排下,领着君无瑕等人做了登记之后,与展销商的助手来到大楼后面的靶场。

  这是露天靶场,分有重型武器区域与轻武器区域,更高级别的,导弹什么的,就只能用电脑模拟,或者展销商会拿出试验的画面供买家参考。这片靶场有近千公顷,移动靶、障碍靶等等,每个区域用铁丝单独圈了出来。

  “我……可以自己试试吗?”见展销商的助手打开装备箱,准备组装,君无瑕试探地问道。

  “当然可以。”助手起身,站到了一边。

  君无瑕冲冷非鱼笑了笑,转着手腕走到装备箱前,看着里面的零件发愣。

  冷非鱼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脑海里的意识却已经冲他翻了无数的白眼,这种高科技的手工课不是人人都可以上的。

  果然,十多分钟后,君无瑕温吞吞地只组装上了一个手柄,而且还是反的!

  冷非鱼郁闷地磨牙,恨不得上去掀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浆糊还是豆腐渣。

  君无瑕腼腆地冲那名助手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稍微慢了点。”

  助手到是和蔼地说没什么,那边冷非鱼已经憋不住了,垂在腿边的小手紧紧攥成拳头,因为隐忍,身体微微颤抖,死死咬着腮帮子,她怕自己一晃神,直接拧下君无瑕的脑袋。

  远离郁闷的气场,她吸了两口气,矜持!

  已经矜持了大半天,再坚持一下,一下就好!

  她拼命催眠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君无瑕却不怕死地凑了个脑袋过来,“鱼鱼,这玩意儿太复杂了,还好你对这个没兴趣,太枯燥了。”

  他边说边将手里的枪晃了晃。

  “拿远点!”冷非鱼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攥成拳头的小手松开又攥紧,恨不得一手抢过枪,一手拧掉他的脖子。

  君无瑕无害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道:“嘿嘿,我、我就是笨了点。”

  岂止是笨,根本就是猪!

  冷非鱼恶狠狠地磨牙,暂时让你过过瘾,到了晚上她心里这口气非得捋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