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毅的饭量不小,可是跟胖子师傅比起来,还是小巫见了大巫一般,真是不够看。

  赵毅只不过吃了十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全装胖子肚子里去了。

  赵毅看看桶,又看看胖子的肚子,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多饭菜进了那肚子,那肚子怎么不会被撑破。

  胖子将最后一口肉咽下肚去,打了个饱嗝,说道:“你别看,这点饭菜刚够饱而已。”

  呃,赵毅不说话了。

  胖子抹了抹嘴,说道:“毅儿,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师尊为什么把你交给我,而不是交给修为最高的大师兄,也不是交给和你最熟悉的云瑶师姐?”

  赵毅心想:“我怎么知道啊?”嘴里却是恭恭敬敬的说道:“师祖他老人家这样做一定有他老人家的原因,我这当徒孙的,如何能猜得透他老人家的心思啊!”

  胖子瞪着赵毅看了会儿,不悦的说道:“哎,我说毅儿,你这说话的口气和调调,我不喜欢啊,这么文绉绉小心翼翼的,没意思!我听着牙根都酸,不舒服,不舒服!”

  看赵毅疑惑的看着自己,胖子皱着眉头说道:“你师傅我这人就是大老粗一个,说话喜欢直来直往,不像真有病那种人,一天到晚琢磨别人的心思,讲个话都只说个三分的,叫人猜的云里雾里的,不爽快。”

  赵毅一听,开心了,说道:“那师傅,您说我该怎么说话?”

  胖子大声说道:“怎么说话?怎么想就怎么说呗,比如说放屁,有屁那就痛快的放出来,偏要憋一半放一半的,你难受不难受啊?再比如,我知道你看着我这体型,心里一定说我是个胖子,你老实说是不是?”

  赵毅看着胖子,很勇敢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心里想:你可不就是个胖子嘛,还是个超级大胖子。

  胖子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了嘛,你若是开心,就叫我一声师傅,若是不开心,大可以直呼我胖子嘛。藏着掖着的,你累不累啊?”

  赵毅连忙说道:“弟子不敢。”

  胖子眼睛一瞪,说道:“什么敢不敢的,老子是你师傅,这是事实;老子也是个胖子,这也是事实。老子就从来没觉得我这个胖子就比其他人差了;徒弟称呼师傅的时候叫声胖子,难道就大逆不道了?”

  说着,严肃地说道:“我跟师傅师娘也是这样子说话的,我高兴的时候,不管是师傅师娘,或者是师兄师姐,什么玩笑老子都敢开。为什么?因为我当师傅师娘、师兄师姐是亲人,亲人!

  什么是亲人?你懂不懂?为了亲人,老子可以豁出命去!面对敌人的时候,老子可以把后背交给他们。他们也知道我的性子,所以从来不生气。毅儿,你懂了没?”

  赵毅肃然起立,庄重的说道:“是,师傅,徒儿明白了。”

  胖子哈哈一笑,说道:“明白了?明白了那就叫声胖子听听。”

  赵毅期期艾艾半晌,轻轻地叫道:“胖……子……”

  胖子用手指掏了掏耳朵,说道:“你说什么?说这么小声干嘛?大声点,老子听不清楚。”

  赵毅大声叫道:“胖子!胖师傅!”

  胖子哈哈大笑,说道:“这才好嘛,以后就叫我胖师傅了。”

  赵毅大汗!

  胖子示意赵毅坐下,忽然又咋呼了起来,叫道:“咦,刚才我说到哪了?哦,对对,说到我师尊为什么把你交给我,而不把你交给别人了。都是你,打什么岔啊!这动脑筋很费劲的,以后记得别打岔。”

  赵毅满头黑线,什么叫我打岔,是你自己胡搅蛮缠好不好?

  胖子大呼小叫一阵,咂咂嘴,说道:“这个是什么原因,你知道么?”

  赵毅没好气地说道:“我说胖师傅,我怎么知道,这让人猜来猜去的,很费脑子的,你告诉我不就得了?这憋一半放一半的,难受不难受啊?”

  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胖子被噎的翻了翻白眼,说道:“得,你这小子一点尊师重道的态度都没有,我这师傅看来有得受了。”

  赵毅一翻白眼,急道:“胖师傅,你……”

  胖子连忙抬手,说道:“行,行,我不憋了,一起放出来……呃,一起告诉你。”

  赵毅连忙做洗耳恭听状。

  胖子说道:“你的情形,你自己也知道。”看赵毅点点头,接着说道:“你现在五脉之中,通了三脉;按普通的修炼方法,即使你到了乾元宗,灵气比俗世之中浓厚不少,你最快也要五年才能通完十二脉,接下来还需通奇经八脉,才能有机会入先天开魂府,至于说结五行印符而胎成,更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赵毅听到这里,连忙举双手道:“胖师傅,停,停,停!”

  胖子疑惑的看着赵毅,赵毅很虚心的说道:“胖师傅,这个修真呢,弟子是一点都不了解,您能不能从头告诉我,这修真到底是怎么回事?”

  胖子诧异地问道:“我定乾师兄没有跟你说起过这些?”

  赵毅摇摇头,说道:“没有。定乾师伯说我不是修真之人,这些东西不能跟我说,怕坏了规矩。”

  胖子叹息道:“我定乾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太死心眼;要换我,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一股脑都说明白了,岂不更好?非得憋一半放一半的,也不嫌累得慌……”

  看胖子又有离题万里的趋势,赵毅连忙咳嗽一声。

  “嗯,这事啊,这事说来话长啊……可费劲了啊……”胖子一边说,一边撮起旁边矮几上的茶盅,将已经放凉了的的茶水一口饮尽,把茶盅放回矮几上,杯盖撂在一旁,嘴里咂摸了几声,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赵毅一看这架势,连忙站起身来,提起边上的茶壶,给胖子续上茶水。

  胖子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要说这修真和修真的历史,那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啊,今儿个师傅就大致的给你说说。”

  看赵毅认真倾听,胖子正襟危坐,认真地说道:“据说,天地初开,阴阳化生之后,始有万物繁衍而生;人,不过万种生灵之一。”

  “其不知几万千年之后,因其代代传承故,渐而破障开智;有那智者,观昼夜交替,日月升降,万物兴衰,而悟阴阳生死之理;细查节气之变,万事万物之生长化收藏,而得五行相生相克之意;于是,明阴阳而辨五行,并依此理而奉行不渝,这些人便成了最初的修真者。

  这些修真者中渐有大能出现,其强大者便能遨游太虚,跨越位面;游历既广,这些大能终有碰头之日,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这些人汇集在一起,有志同道合者便固定在一起,互通有无取长补短互帮互助,这便是最初的开宗立派了。

  宗派既立,便需要有灵气充沛的位面和名山大川作为立宗之地,于是各宗各派到处寻访,寻找合适的位面和地点,经过上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经营,便有了这修真之界。

  这修真之界又和若干俗世相连;要知道,所谓俗世,并非全是废墟之地,一些天才地宝也是产自俗世之中的。修真之人一来采用俗世中的资源,二来也凭借自身和宗派的能力维护俗世秩序,守护俗世生灵,这便是我修真界欣欣向荣,长盛不衰的根源。”

  胖子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地说了这一通,然后肩膀一塌,笑嘻嘻地对赵毅说道:“这些是我听师尊讲的,到底是对是错,是真是假,你师傅我也不晓得。”

  赵毅被胖子说的哭笑不得,这师傅,自己连对错真假都不知道,就拿来教徒弟了。

  胖子顿了一顿,又说道:“不过,师尊说的,总不会错的,要不然他也不会修到金丹五转,是吧?”

  赵毅觉得这话似乎挺有道理的,于是点了点头。

  胖子接着说道:“从凡人开始,到师傅我知道的道门一脉修真的最高境界,大体是这么分的。

  最开始便是练习呼吸吐纳之术,以培养强壮气血,感应丹田气海;如是若干时间,体内自然而然便生内气障,此时便需一鼓作气而破障寻元,若是过了此关,则先天有望。如是破不了内气障,那便只得强生健体,略胜常人而已。”

  赵毅想到老太爷的高寿,心中甚是同意。

  “若是破了气障,寻元成功,那便沟通了先天精元,之后便需日日温养,辅以修习引气入体之术;修习日久,却又生外气障。

  这外气障,阻住天地灵气,不使入体。这又是一个难处,破此外气之障,却是需要机缘的,并非勤加修习便可。无数修行之人受阻于此,他们能感应到天地元气,却无法引入体内为己所用,着实可悲可叹。

  若是过了此关,便需勤加修习,使丹田气海壮大,体内真气日盛,到得极处,丹田气满,满则溢,溢者导,导则通了,然后便是通五脉,五脉既通……呃,毅儿,你知道是哪五脉吧?”

  “这个五脉,定乾师伯倒是教过的,是足厥阴肝经,手少阴心经,足太阴脾经,手太阴肺经,足少阴肾经。只是师伯当时讲,一定要先通这五脉,说是这五脉通了之后,自然而然便能通十二脉。”赵毅回答道。

  胖子摇着头笑道:“我这个定乾师兄啊,就是太死板,憋一半放一半,真是……”正欲发一通牢骚,一看赵毅正瞪着他呢,连忙言归正传,“这五脉分属五行,五脉一通,五行生克自然运转起来,通其他七脉就容易得多了。

  待得十二脉俱通,体内自成一大周天而日夜循行不息;只待神完气足,十二经脉聚气完全,便冲击奇经八脉,通任督之后而成小周天;至此大小周天俱成,体内成一世界。

  继而勇猛精进,便入先天之境,内则精气稳固,内呼吸已成,其寿自然绵长;外则周身孔窍俱开,勾连天地,能借大地山川之力,其力无穷;故曰非人。”

  歇了歇,又说道:“到此先天之境,俱是凡身,只能算是修身,均属炼精化气的层次,尚不能算是真正的修真。”

  赵毅问道:“不是非人了吗?怎么还不算是修真呢?”

  胖子又喝了一盅茶,润了润嗓子,赵毅连忙又给添上。

  胖子摇摇头说道:“先天之后开了魂府,主修魂魄精元,那才算真正踏上了修真之路;

  修真修真,修的便是神魂,通过无中生有借假修真之法,修成不堕神魂无漏真身,以期跳出五行,超脱轮回,最后碎丹成道,渡金丹九转之劫而踏入仙道。

  其始,便要在入先天之时,借助那一刻天地元气疯涌而入体内的力量,放开心怀破开印堂魂府,让藏于魂府内的神魂沟通天地灵气,以便于日后温养强壮神魂;如此,便真真正正踏上了修真之路。”

  赵毅听到这里,不禁问道:“胖师傅,那一刻岂不是很危险?”

  胖子又是摇头,说道:“危险倒是不至于,只是这开魂府的机会只有这一次,若是错过刚入先天的刹那,或是入先天之时年纪过大,魂府屏障坚固难破,那便再无缘踏上修真之路。

  呶,你看到在宗门内的这些杂役了?他们大多数便是破不开魂府,而无缘修真的了。”

  赵毅惊奇的问道:“胖师傅,按您这么说,这些杂役都是先天的境界啊。可是我听我爹说,先天实力的武者,在俗世中那是了不得的人物呢,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他们怎么可能安心在这里充当杂役呢?”

  胖子哈哈大笑道:“若于长生不死相比,荣华富贵算个屁!在修真界中,先天之境便如俗世中刚刚蹒跚学步的小儿;何况,在宗门之中虽然操持杂役,却也是好处不小的,其一,这些杂役若有后代,只要资质尚可,一般都会优先被送入外门修习,一旦破开魂府,便由本门修真者收为弟子;这修真,除了资质顶重要外,能拜入一个强大的宗门,拜到一个强大的师傅也是很重要的啊。”

  说着话,乜斜着眼,不停的抖着脚,浑身肥肉震颤荡漾,一副“我就是高手”的摸样,看的赵毅忍不住发笑。

  赵毅忍着笑说道:“胖师傅,您是乾元宗御剑期第一人嘛,哦,不,现在您是腾云境第一人了,当然是大高手了,那么其二是什么呢。”

  胖子挺高兴,接着说道:“其二,还是和开魂府有关;一般情况下,先天之时开不了魂府,那便永生修真无望;但还有一个特殊的机会,可以重开魂府。”

  赵毅问道:“什么特殊的机会?”

  “金丹九转真人碎丹成婴,渡风火雷三大仙劫之后,无论渡劫成败,在其渡劫范围之内,三天之中,天地元气依然紊乱,暴虐不已;此时便是再次开魂府的机会,当然危险也很大,在天劫范围内放开心怀强开魂府,若是开不了魂府,那便是爆体而亡的下场,只是和修真长生的诱惑相比,这些许风险,如何能阻得住众人向道之心?”

  赵毅好奇的问道:“师傅,宗门内有金丹九转的真人吗?”

  胖子嘿嘿笑道:“咱乾元宗底蕴深厚,金丹九转真人当然是有的,估摸着再过些年,便将有真人要渡仙劫了呢。”

  赵毅心向往之,感叹道:“不知道这九转真人渡仙劫是怎么样一个盛况呢。”

  胖子冷笑两声,说道:“你连先天都没有,恐怕到时候连观礼仙劫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说现在的你只有五年阳寿,还是想办法先将自己的小命保住吧。”

  赵毅一听,连忙正了神色,说道:“师傅教训的是。”继续问道:“那么开了魂府之后呢?”

  “开了魂府之后,那便要结五行印符,继而成胎。”胖子答道。

  赵毅又问道:“什么是五行印符?什么又是成胎?”

  胖子不答,右手食指伸出,沿着胖子的食指,赵毅看到一个小黑点凭空虚悬着。胖子这时说道:“这是水。”

  赵毅点头,那黑点内有物流动不停,细查之下,水汽盎然,可不就是水么?

  胖子又是凌空虚点,凭空又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小点,温暖燥热之意迫人,赵毅一看之下,脱口而出:“这是火!”

  胖子点点头,又是一点,赵毅又说道:“这是木!”

  ……“这是金!”

  ……“这是土!”

  此刻,只见青赤黄白黑五个一般大小的圆点悬浮于空中,胖子喝道:“毅儿,这便是体内的五行本源,接下来,你看好了。”

  赵毅连忙死死盯着五个圆点。

  只见五个圆点各自慢慢的发生变化,有弯曲的,有拉长的,有涨大的,有缩小的,有虚化的,有厚实的。

  到得最后,凭空便画出一幅奇奇怪怪的图画来。

  胖子口中轻斥一声:“疾!”

  只见刺目的光华一闪,“轰”的一声,凭空生出一朵蘑菇云来。

  接着,胖子食指轻点,五色圆点再现,一阵变化之后,胖子一声轻斥,在圆点范围内,便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龙卷风样的漩涡。

  演示完毕,胖子说道:“这五色圆点,便是五行本源印符。此印符,在内可养真,在外便可单用,亦可如方才那边幻化成印诀符咒御敌防身。修真无论何种法门战技,均脱不开这五行生克的组合变化。你明白了么?”

  赵毅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点点头答道:“师傅,弟子明白了。”

  最早在颌阳镇看见道长身上黄朦朦的护身光罩,以及道长一指轻点,便从指间飞出破地而入的金色光点;

  后来在死斗场上看见暮然出现的冰块,以及离开颌阳被围杀之时出现的各种令赵毅惊诧不已的东西。

  今日更是见到胖师傅凭空演绎各种奇景,赵毅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这修真,真的是很神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