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由于有一段记忆,是赤不愿提起的,所以当年决战的最后一部份,将由本篇从另一角度展现。)

  元望着仙子远去的背影,心中一叹:不要怪我,这也许是唯一让你逃过此劫的方法。

  当混沌魔挥指切开淑灵后背时,仙子就像发疯一样,如果不是元让仙子立即送淑灵归营抢救,他必定会死在混沌魔手上。虽然想感慨,但自己马上也要走上注定的命运了,也就没什么可感慨的了。

  “其实淑灵的伤是无药可救的吧。”理树淡淡道,元一点头:“嗯,希望仙子不会怪我。”

  连云一笑,用尽最后的力气道:“开玩笑,他可是我的儿子啊!好了,剩下的就要靠那老头了。————特别送大家一句吧:————————————不要相信俗成的命运,不要相信死亡就是结束。”话落周身开始散发红光。

  有人偷偷掉泪。

  “切,还以为大家会为我拍手叫好呐,真是一群看不开的家伙!仙子也这样就麻烦了。”

  天空出现赤道火·连云的影像,咧着嘴,兴奋地狂笑,流着热泪狂笑。泪如火。

  看开?看不开?

  红光的散失,倒是惊动了从刚一出手后便静止不动的怪物——混沌魔。

  而这个强大到不应存在的生命体,现世后的第一句话便是“————痛苦。”

  混沌魔双眼外突,口中溢沫道:“一千年来我的神经被痛苦不断折磨着,痛苦啊!我忍受了整整一千年。”

  双手胡乱挥舞,原本已经倒塌的圣殿彻底被摧毁,化为近万块巨石,不见滚落,反而一一飞上天去。而元、理、双卫四大高手却感受不到一丝风力和哪怕一丝元素波动。

  混沌魔一声暴呵,近万巨石同时爆裂,石雨倾泻而下,场面极其壮观。

  元等四人相互一望,主意已定:一会四人同时自爆,希望能伤到他。

  虽然队长让他们不要相信俗成的命运,但眼前的路,怎么看都只有一条吧!

  石雨之际,美妃凭着快绝的身法背负爱华奔走,血洒一线。想来本该是垂死之人的美妃靠的只有信念了。同时,二十道金光从天而降,穿石雨而过,不见一点阻碍。如若这些金光是由他们自然散放的气形,那这二十人当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你们是……?”元惊问。

  一人答:“补天二十神圣,作为比奇袭部更神秘的队伍,现在接替奇袭部的工作。”

  理树有点迷糊了:“我似乎没听过你们的名字。”

  那人道:“在3号神域公开组建奇袭部时,我们1号神域的高层也在暗地里组建了我们。怎么说呢,————大家都不想把世界赌在只有一个希望的组织上吧!”

  另一人走到四人面前:“回去吧!这种事要由专业部队来办了。”

  话音未落,二十人一闪,列出阵形将混沌魔包围起来:“妖王先祖,现在我们代表世界各大神域拘捕你,希望你自行投降。”

  杯一阴笑:“天真。”治愈之光的效力使他可以多活几分钟。

  混沌魔像疯子一样看看四周,眼睛空洞而迷茫,大喊道:“嘿,天地。你在哪儿?我已经面世了,你给我出来,出来啊!”

  一神圣士兵无奈一苦笑:“十五妖连血仪长达一千余年,这家伙是关疯了。”

  另一个道:“那也没必要多费口舌了。上吧!”

  二十人同时念起咒文,元作为火系高手,第一个听出这是除火神外另一火系终极绝招,按世界通文被规定为禁咒的——世界末日。

  元一声苦笑:“二十个笨蛋。”卫地不解。

  (不过看二十个高手同时使用世界末日,还真是壮观啊!)

  杯也一怪笑:“世界末日的破坏范围虽然超大,但单单对付一人来说,效果并不大,况且……”

  “很吵啊。”混沌魔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二十人手中的红光同时消失,“啥?”

  混沌魔一声怪笑:“混沌的力量,其实就是莫明其妙的力量,对现在我来说,现在的我已不正常了。”

  “满口胡言,”二十人又同时咬牙念起“炸光咒文”。

  “混沌,”站在魔跟前的十人身体忽然爆裂而死,魔转身面对身后的十人。

  “炸光!”十道快绝的闪光射向魔。

  “混沌!”中了邪一般,十道闪光自行反射回去,剩下的十人也倒下了,计时——9秒。

  “这二十人一定是走后门当上神圣的。”元下定义,三人同时答:“没错!”

  虽然很同情他们的说。

  一神圣还剩口气,惊呼一声:怪物!转身想逃。魔抬起一只手:“告诉你一件很吓人的事。我力量————印象了我的作风。”咯、卡!骨骼作响,最后一名神圣成了魔手中的抽象雕塑艺术品。

  你的死就是证明。

  混沌魔双目努力的瞪着,恐怖并含着疯狂。

  理树玄女一阵反胃。

  杯呵呵一笑:“终于相信了吧!这的确是足以造就完美世界的力量。强大倒重塑这个世界”

  魔呵呵一笑,单手支地————

  仍在西线作战的神军与妖军,突然停了下来,他们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刚才好像有人推了他们一下。

  不过他们很快发现了真相——大地在移动,准确地说,妖界开始分裂成很多块,向四处飘移。

  哼哼,就像杯所说的,世界的重塑吗?

  一个笑谈。

  “你,你想干什么?”杯把眼睁得老大。

  “笨蛋,你是傻瓜吗?他正在裂解妖地。”卫地道。

  “混沌!”魔一呵,妖界的最底部出现巨爆——妖界已不可避免地被分解。

  从神域的侦察手段反映出,妖界已被分裂为数十部份,而且还在加剧。

  “立即撤离,重复,立即撤离妖界。”同一时间上万信息被发出,所有身处妖界的神族人员都收到这一通知。

  “必须阻止他。”理树玄女惊呼,而一人已经行动了。

  那个敢上的疯人,正是元。

  元带火的拳头打去,魔随手抓住,元另一只手插上,竟是使用了他从不使用的——七重煞拳。

  魔眼中放光,破天荒的没用上混沌之力。收起支地的手挡下这一击,然后再制住元双臂:“你,你是‘天地’的徒弟。”

  元天真人一愣:“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双脚狂攻而去,同时理树、卫界、卫地已经逼近魔的身边,夹击魔。混沌魔以不解的眼神看着四人:“你们干嘛攻击我?”说话同时双手极速移动,将四人从四个方向的攻击全数挡下。四人再次奋力一击,混沌魔抽身从四人的间隙溜走:“哈哈,我明白了,刚才那二十个混蛋想伤我我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你们也想伤我,哈哈,一定是天地老派你们来的对不对?”

  “我说过我们不认识什么天地老。”元等人停下了进攻,根本没意义。留力气准备自爆吧!

  “胡说,七重煞拳是天地老自创绝学,他一定教过你。”

  元愣了一下:“难道是说我师父?”

  “对了,对了,你师父现在应该已经是一个白发飘飘的老人了,但性格应该还是很喜欢装清高的臭屁的家伙?”

  “呸,一点不对,你瞎说什么?”

  “怎么会呢?对了,你师父现在应该1080岁了,对不对?”

  四人狂晕:“1000多岁,这么老的人你来养啊?”

  “哇啊,不想啦,不想啦!”一掌打在地上。

  “你干什么?”元惊问。

  “那家伙最爱管闲事,我把这里拆了不怕他不出来,混沌!”

  强烈无语,刚才是变态无敌,现在是神经度无敌。

  “为了这么个理由,就冒着可能杀死上万条生命的风险,你关坏脑子了吗?”

  混沌魔一愣:“你很生气吗,只是一万生命而已。”“混蛋,大半都是你的子民啊!”“啥?这一千年中没有流行失心疯吧!我的子民?少说笑了。我是混沌的带言人啊。所谓我的子民,就是该死的意思吧!”一招手,元已被隔空抓去:“还有,你是神众吧!竟然和那讨厌的家伙一样爱多管闲事,还说不是他徒弟。”

  “自爆。”乘着两人的距离被拉近,元天走出了最后一着杀棋。可他惊奇地发现竟全无变化。

  “阿元,你怎么了?”身后传来理树奇怪的问话。元回头一看,惊奇地发现理树三人正焦急地围住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只是那人双目无光,呆立在那里。

  元心中一惊:“难道说——你刚才隔空抓来的——只是我的灵魂。”

  混沌魔笑道:“混沌力量就是莫明其妙的力量,有趣吧!”元一咬牙:可恶,难道要任这个混蛋鱼肉?

  “喂,喂,喂!”混沌魔抗议道:“不要混蛋、混蛋地叫我,我的名字是…………忘了。”

  “等等,你可以洞察我在想什么?”元惊问。

  “只要灵魂接触就可以。算了,不说这些,你说‘七重煞掌’是你师父传给你的,那好,带我去找他。————如果你不想我进一步裂解这里。”

  元道咬牙道:“我已经十余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

  “不怕,去你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

  元不语:“……”

  “呵呵!心里面竟然还在担心别人,好,”一抓手,已将理树的灵魂抓在左手:“不带路她便死哦。”

  元一咬牙:“好!”理树却莫明其妙:“怎么回事?”卫界、卫地也是莫明其妙:怎么理树姐已突然发愣了?

  “这就是混沌魔的力量吗?”元暗忖。

  “魔?是你们对我的称呼吗?好得很!”魔又一次探视了元的内心:“好,从现在开始我就叫魔宗。”

  身影一摆,已在十里之外了。

  飞行能力?好快。

  ……

  仙子跪倒在路中央,这条路还没走完,但自己人生的路已经进入尾声。仙子知道:一路的黄沙漫舞,只令仙子更加痛苦,不久前还是快乐的小师妹,现在已随风逝去,在自己的怀抱中——归尽于无。

  坤愣了很久,拼死地闯回营地,换来的只是这一路飞沙吗?

  一行泪挂在仙子脸上:“广叔、无可行、卫空叔、幽紫、淑灵,还有那么多的兄弟,他的生死换来的只是一张空头支票吗?”

  一发力,十指常常抓入土地。

  坤静静吸了一口气,他不打算去劝仙子,那没用,而且,他同样伤心,伤心到不愿再动一下。

  “可恶!”十指发力,仙子抓起满把的石沙,指甲同时渗出鲜血:“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他们全都死在我面前,为什么我连一命换一命都不行,可恶啊!”双拳砸下,砰地砸出两个深坑。

  坤转身离去。其实他不比仙子好受,但无情的剑道要他把感情深埋心底。

  ……

  “为……什么?……为什么?……魔会这样胡乱破坏?”杯伯拿发出最后的呻吟。

  卫界不屑地啐了他一口:“企望混沌的力量来建立秩序的世界,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傻啊!”

  听完这句话,杯身子一颤,彻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卫界用通讯器和总部联系上,报告了混沌魔面世的消息。三大长老惊出一身汗,立即与全球高层联系,下达了:封锁消息、西线部队撤退、全球监控系统开启、全球防御系统开启等命令。最后三大长老要卫界、卫地寻找“仪式”的残余碎片,希望可以尽快研究出破解混沌力量的办法。卫地报告了元与理突然灵魂离体的事。三大长老无奈:顾不上这些了,执行命令。

  关闭通讯器后,渎月说出了一个下下策:不论混沌魔出现在哪个神域,我们都立即引爆该神域的能量系统,希望可以杀死混沌魔。

  ……

  每个神域的防护罩都有足以抵抗一支部队的力量。不过对混沌魔这种顶级强者来说,出入如无物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从妖界到神域不过片刻,一魔两魂降临到华云都东北部的——绝世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