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感觉到了雪儿的气息,平稳而安定,夏饶和弟弟在她的身边保护着,那人海中的一抹孤寂我清晰的分辨。

  我的面前再次幻化出念力神兵,缓缓移向敌人。易武看着渐渐迫近的我,他惊诧的目光透着对死亡的恐惧,找不到任何我不被雷息杀死的理由。他的两手之间‘吱吱’泛起雷光,那把紫电剑再次出现,但是只在瞬间又化为虚无。

  他颤抖的身体向后移动着,勉强维持身体在空中悬浮。我感觉到了自己念力的枯竭,双眼那忽明忽暗的光线,也许上一次的短暂失明会再次降临,我要在失明之前解决掉眼前的这个敌人。

  易武手中的紫电剑再次凝聚,那千鸟齐鸣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右手捂着血流不止的右眼,左手勉强的控制着念力神兵,当两把武器就要再次相撞的时候,我的左眼突然一片黑暗,颤抖的左手突然握紧,神兵消失,我的念力在一瞬间紊乱,那痛彻心扉的感觉直击我的双眼。

  失去了双眼捕捉光明,又失去念力探索。我的身体从高空中直接坠下,我知道从离开赤炎城堡的那天开始,就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我频繁的开启禁术,使得双瞳早已经超负荷。

  我的直觉告诉我,高空之上的易武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他拼着最后的那一丝灵力紫电剑劈向下坠的我。

  我真的就到这了么?我就要死了么?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因为此时的我没有一点办法。

  雪儿,我走了你怎么办?我感觉到那紫电剑已经到了我身前,也许下一秒我的生命就此结束。

  我的眼泪伴着血水缓缓流下,雪儿,对不起……。

  这时一股温热带着血腥味的粘稠液体溅射到了我的脸上,这血不是我的,但是不知道为何我的心猛然抽搐,比剑劈砍到我的身上还痛……。

  我听到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那嘶吼声的主人是我最爱的人,我的弟弟。这时我的身体之上出现一层温暖屏障,剧痛的双眼竟然短暂恢复了视力,我看见我的身体之上罩着一层碧绿色的屏障,而不远处正是夏饶和我的天下雪儿,再远一点是我的弟弟,我看着弟弟仰天长啸着,而他的下方是摇摇下坠的右臂。

  是弟弟,用身体挡在了我的身前,那紫电剑击中的是弟弟,瞬间弟弟的右臂握着他的重剑遥遥抛入高空。

  看到这一幕,近乎疯狂的我,在空中瞬间凝聚念力巨刃,疯狂的砍向易武,最后巨刃镶嵌在易武的身体之上,随着一声爆破,易武的身体化为无数的残骸。

  我抱住空中的弟弟,弟弟苍白的脸,颤抖的嘴唇,傻傻的笑了笑。哥,我没事。弟弟声音竟然是对我的安慰。右臂,对于战士来说那是比生命更加重要的,失去右臂就象征他失去了武者的尊严。

  战争在易武死亡之后结束了,整个未来之城失陷。夏饶替我和弟弟简单的治疗之后,我们踏入了这个憎恨了千年的地方。

  胜利了,弟弟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百年之后,他还是一名强大的战士,看着弟弟右臂之上空空荡荡在风中摇摆衣袖,我的心真的痛的无以言表,弟弟火狐族最强大的战士,失去战斗的右臂,他的骄傲、他的荣耀怎样来维护?难道真的期待百年之后左臂再次握起巨剑从新回到巅峰的自己?我知道这是弟弟对我的安慰,也是弟弟不服输的意志。

  易武被我杀死之后,整个仙族在那名仙王男孩的带领下投降了,虽说胜利了但是如男孩所讲的一样,我也失去了好多,我的弟弟、我的族民。

  “狐王,可否用我的生命来赎罪,换取仙族全城人的生命?”这是男孩拿着仙魄对我说出的第一句话。他的眼神同那天一样,平静充满对和平的向往。

  在我接过仙魄的同时,男孩给了我一个意境,这个意境的主人,是千年前曾三次下界的仙王——禹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