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六月初六转眼便至,噩梦总是来的及时,这也许与心情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众武林人士眼里,六月初六便是煞星降临的日子,江湖自今日起便要笼罩在阴霾之中,这种局面也许会一直持续到雄霸天死去,甚至更久……

  六月初六艳阳高照,是个好日子。群峰环绕的云霄城在日辉之下愈显雄伟。城上彩云散绮,城下碧水如镜。水中云影徘徊,影中芙蕖摇红,偶尔风过,驱散浮云,掀起涟漪,拂动绿柳,传送花香。小荷蓓蕾上的蜻蜓彩蝶,展动薄翼似在为这如诗如画的美景欢呼雀跃。然而置身于如画风景中的武林人士眼中却找不出一丝陶然之色。

  即将步入地狱之门的人,就算穿过繁花似锦的花园也难以嗅到一丝花香,只因他们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无关生死的微末。

  辰时的云霄城风景已不再如画,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将美景破坏无遗,然雄霸天却不以为意。泰山天下雄,峨眉天下秀,洞庭天下旷,青城天下幽,华山天下险,黄山天下奇待他一统江湖,这些都是他的,还有阴山脚下空旷辽阔的草原,玉门关外浩瀚无边的沙漠,更有人间天堂之称的富庶江南,他又何必留恋这方圆百里的弹丸之地呢?

  雄霸天高居王者之位。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人分立两侧,身后还有百十来个劲装疾服的勇鸷少年,呈扇形分布,背后双剑斜插,英气勃勃,目光流转之间尽现非凡气质。

  雄霸天头戴金冠身着锦缎,其衣冠之华丽无一语可形容十之二三,大约玉皇大帝下凡也不过如此吧!目光顾盼之间丝毫不脱一代枭雄的霸气。

  赴会之人大多为他的霸气所慑,俱是噤若寒蝉。雄霸天见之纵声长笑道:“一统江湖,舍我其谁?”声如洪钟,震人耳鼓。

  见无人吱声,不禁面露得色,目光睥睨,正欲再言却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远远传来,道:“哪儿来的失心疯呀!大清早的鬼哭狼嚎,还叫不叫人安生啦!”

  此言传出,只惊得众人瞠目结舌,欲笑不敢,直忍得肚皮酸痛不已又不得不忍。循声瞧去,只见芙蕖深处一片荷叶缓缓展开,露出一颗可在的脑袋,一脸娇嗔之色,令人一望之下便忍不住生出几分欢喜。

  雄霸天锐利的目光电扫而至,众人心中已为这可爱的女孩子沁出了冷汗,然她却对雄霸天的怒气视若无睹,轻轻一跃已跳到一只莲蓬上,转动妙目,娇笑道:“我说是谁哩!原来是雄爷,失礼失礼!不过想来您这一统江湖的大人物必能容人所不容,不与我这小丫头一般见识吧!”

  雄霸天低喝道:“慕娉婷!”

  慕娉婷嘻嘻一笑道:“不错!雄爷好记性,竟还记得娉婷,娉婷荣幸之至呀!”

  雄霸天面愠怒色还未发作慕娉婷又“呀”地一声叫道:“雄爷这顶金冠真是巧夺天工,莫不是江南奇巧人王叔远的杰作吧!只是…”她略作端详不禁有皱起眉头道:“只是怎的雄爷戴这金冠给人以猴子穿龙袍的感觉呢?”

  此言一出众人终于苦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雄霸天面子挂不住,面色铁青,厉喝道:“慕娉婷!本座念你一张巧嘴天下闻,是个角色,是以对你一忍再忍,你若不知好歹休怪本座不客气!”

  慕娉婷挑眉道:“哦?莫不是想宰了我?”

  雄霸天冷哼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慕娉婷嗤笑嘴道:“你倒是性急,才说你是只猴子便迫不及待的杀我这只百灵鸟看!你以为你还有多少工夫?过了吉时可就不吉了,你杀的过来么?”

  雄霸天冷笑道:“如此说来,前来捣乱的还不止你一个?”

  慕娉婷咯咯笑道:“自然不止,是有人借胆给我,否则娉婷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捋老虎须呀!”

  雄霸天冷冷地道:“本座倒想看看你是借的谁的胆,仗的又是谁的势!”

  慕娉婷大笑道:“笑话!你又没瞎,自然是要看的!”

  雄霸天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勃然到怒道:“找死!”

  “找死的还不止她一个!”话音未落便已有数百一流高手飞掠而至,正是此次劫难中失踪的各派掌门高手,答话之人正是玉面郎君百里浩然。

  各派人士见着自己的掌门,又惊又喜,豪气陡增,个个趾高气昂,一扫方才的颓靡之气,大有与雄霸天决一死战的豪情壮志。

  雄霸天见群雄突至,虽有吃惊,但他毕竟乃非常人,还不至于形于色,只冷笑两声道:“本座还正愁寻不到你们呢!你们倒自己送上门来!既然来了就一个也别想逃!”

  慕娉婷失笑道:“雄爷当真是童心未泯呀!一大把年纪了,说话还这么逗!我们若真要逃又岂会自己送上门来?既然来了,不踏平你这烂猪圈就誓不离开!”

  雄霸天仰天大笑道:“本座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管教你们插翅难飞,今日的云霄城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慕娉婷微微一怔,瞬即笑道:“天罗地网?是芙蕖从里的‘风往尘香花已尽‘还是八方通道上攫魂夺命的机关暗器?”

  雄霸天变色道:“你怎知…“方道出三个字不觉怔在当场,语声也为之中断,只因她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本该是张死人的脸,他失声道:“虞美人!”

  虞美人咯咯一笑道:“正是我!我还没死哩!雄爷可是好生欢喜,只因又多了一个帮手?”不待雄霸天发话,她又做然一叹道:“只可惜遗憾的很,我已经倒戈相向了,谁让你没有沈哥哥生的俊俏呢?我既活着,梦回谷的人又怎会凭你安排?如今花毒已被我解了,却不知你还要耍什么花样!”

  雄霸天面色已恢复如初,,仰天大笑道:“化解了花毒又如何?难道你的解毒之法还能解的了雪域迷城的机关暗器?”

  虞美人咯咯一笑道:“那也不无可能!”

  雄霸天顿住笑意道:“那你且试试!”

  虞美人银铃般的一笑道:“又何需再试?我早已要虞渊将那些机关暗器给扯了!”

  雄霸天闻言耸然动容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虞美人扑哧一笑道:“瞧你这气急败坏的模样,倒像是赶车的遇上了坐霸王车的,别急!待会儿你就明白了!”话间已有位清稚秀雅的姑娘自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到虞美人跟前,略一施礼,道:“城主!按你的吩咐办妥了!”

  雄霸天雄躯巨震,道:“你…”

  虞美人娇笑道:“大师姐,告诉你老舅爷的远房侄子,我是谁!”

  虞渊眼波在雄霸天的脸上一转,轻笑道:“雄爷,并非虞渊背叛了你,虞渊本就是奉命行事,眼前这位虞美人才是雪域迷城的正主儿玲珑手,而我虞渊则是城主的师姐,在城主离城之时暂代城主之位而已。”

  雄霸天面色青白不定,颤声道:“你…”他怒极反笑,纵声长笑道:“好好!果然都是好角色,不枉本座大费周章的安排两万精卫对付你们,倒是值了!只是不知你们还有什么妙计来逃脱本座的围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