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陈梦鸥让父母到东面的屋子里去补充睡眠,自己和陈一帖坐在大厅里,边喝茶边聊着。

  孙大娘执意不肯去睡,她在进入房间之后又出来了,为了表示对陈一帖的感谢,她说要煮一顿好一点的早餐给他吃。陈一帖连说不用,到最后拗不过,也不再出声相阻了。

  陈梦鸥向陈一帖问道:“一帖大哥,当时你为赵雅萱把过脉之后好像是很担心的样子,现在能不能告诉我呢?”

  陈一帖道:“我怀疑赵姑娘患的是失心疯。当时我在为她把脉时就发现她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及时给予镇定她可能就要像这样子直到她的生命结束。”

  陈梦鸥惊道:“不会吧,有这么严重吗?”

  陈一帖苦笑道:“就是这么严重,难道你还怀疑我的判断吗?”

  “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只是我还想问一下患这种病会不会丧心病狂到拿着刀到处去砍人啊?”

  “这个不好说。这种病最是受不得刺激,如果是曾经有过杀人经历的人患了这种病的话,也就会像你说的那样,拿着刀到处去砍人。”陈一帖并没有隐瞒什么,一切都是照直讲。

  “那赵雅萱她为什么开始时好好的,现在变成这副模样呢?”

  “嗯,这个,实话告诉你吧,那是我估计不足啊,我没有想到我那第一帖药为赵姑娘消除了她脑后那伤口的痛苦之后,她的头脑就少了那种痛苦的压制变得活跃起来,而她由于那后脑被重击过,她的头脑就全部由本能来控制了,我听你们描述的情况推断,赵姑娘可能只是想演一下戏,当你们向她围过去,按住她的身体时,就刺激了她,从而引发了她失心疯的病来。”

  陈梦鸥听后似懂非懂,但也知道了一个大概,他再向陈一帖问道:“那么她这个病能不能一次性根治呢?”

  如果赵雅萱总是保持这个样子,陈梦鸥真不敢想象自己还能不能继续收留赵雅萱。

  陈一帖为难的说道:“这个可能有点困难,赵姑娘她现在还处于失忆的状态当中,她不能凭自己的意志力来控制自己,如果她能够恢复记忆的话,那一切都轻而易举,只是,她还没有恢复记忆,我现在也就只能让她镇定下来,如果下次她再受到刺激,这个病情一样会再次发生。”

  陈梦鸥感到一阵苦涩,难道自己真的要让一个失忆加口患失心疯的病人以后自己去照顾自己吗。他听到陈一帖的话,心中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过了一会,陈梦鸥再次向陈一帖说道:“那么怎么样才能避免她的失心疯再次发作呢?”

  “这个,就要顺着她的意,不要让她的心中产生反感,这样,当她过了那个想干个什么的瘾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了,她现在的病情还算是轻微的,也是间歇性的,并不是经常会发作,你们也不能长期为了一个小姑娘晚上不睡觉是吧,这样吧,我回去后,就制作一种镇定用的丸药,到时如果她再次发作你们如果能够第一时间给她服下的话,就能很快的起到作用的。”

  “那就有劳一帖大哥了。”陈梦鸥听到有这样的对付方法,不禁大喜。

  “这没有什么,一个大夫,应该为自己的病人负责,这次是我疏忽所造成赵姑娘这样的,所以善后工作还是得我来才是,嗯,我刚才给赵姑娘喝的药是时候有效果了,我去看一看。”

  说罢,陈一帖便进入了西面的房间,陈梦鸥也随着一同进入其中。

  而在院子里做着早餐的孙大娘对于陈梦鸥与陈一帖的对话那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里,对于赵雅萱的情况也有了新的了解,她的同情心因为赵雅萱的新病情而更加泛滥。暗自决定,自己以后要越加照顾这个小姑娘。

  陈一帖和陈梦鸥从房间里出来了,两人的脸上都显得有些高兴,陈梦鸥更是连声道:“太好了,她的病情得到控制了。真是太感谢你了一帖大哥。”

  “贤弟你不用客气,看到她这样子我也就放心了,这样吧,刚才我带来的那副药,请大娘用那个药渣再煎过一遍,然后等赵姑娘醒来之后让她再服下。我想她这几天内就不会再发作了,我也有点时间来泡制那些可以对她有帮助的丸药。”

  “请一帖大夫放心,我会按照你的意思来煎药的。”孙大娘在院子里对陈一帖保证道。

  “梦鸥贤弟,那我先走一步了,时间不早了,我那里的病人可能又排长队了。大娘,下次我再来吃您做的早餐了。”陈一帖知道赵雅萱的病情得到控制也就放心了,当下开始告辞。

  陈梦鸥也知道无论如何也留不得陈一帖下来的了,所以也就没有再出言相劝,让他留下来,便帮他拿起药囊,送他出了门口,目送着他离开。

  回到家里,看着那院子里忙碌着的孙大娘,陈梦鸥的心里也是一阵愧疚,自己救回一个人,还要连累父母一同来受累,真是太对不起他们了。

  孙大娘感受到陈梦鸥看向自己的目光,回转身来,笑着道:“怎么,堂堂的大才子也想学学做饭吗?”

  “娘,您太辛苦了,还是先去歇歇吧,这顿饭就由我来做好了。”

  “去去去,女人做的事,怎么可以让你来做,你可身上是寄托着你老爹和为娘的希望,你的时间可不能浪费在做家务杂活上,你去睡个觉先吧,早餐好了以后,我就叫你起来。”

  又是这一套,陈梦鸥心中暗叹,最终他回到大厅里,也不睡,只是捧起一本书来读,孙大娘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用功,脸上露出了欣慰,不过那种神色保持不了多久,就看到陈梦鸥手持一本书,头却晃啊晃的,晃了几下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孩子……孙大娘当然知道昨晚半宿没有睡觉,真的很累人,她赶紧到陈梦鸥原来住的西面房间里找出他的一件外衣,披在他的身上,免得他着凉。

  孙大娘现在就成了一家三口中唯一还醒着的了,她可不敢再睡着了,因为她还没有煮好早餐,还没有煎好给赵雅萱服用的第二次药汤。还有她必需守住家里,随时应付赵雅萱醒来后的各种问题。故此她赶紧给自己喝下了几杯浓茶,提提神。

  三个睡着的人当中,最先醒来的是陈老四,他出来看到睡在大厅里桌子边上的陈梦鸥,摇了摇头,却也不理会他,然后来到孙大娘的身边坐下,孙大娘问道:“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啊,我的早餐还没有做好呢。”

  “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睡得着啊。”陈老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并用手搂住了孙大娘的腰部。

  孙大娘道:“别闹了,让别人看见多不好啊。”并推开了陈老四的手。

  陈老四嘿嘿直笑:“怕什么,这个时候两个孩子都睡着了,还有什么人会看到我们这样子啊?”

  “哼,你再这样,老娘我不客气了啊。”孙大娘板起了脸道,不过还没有说完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火炉前边,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有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直到孙大娘所煮的粥滚了,那锅盖被掀得一上一下啪啪作响时,两人才将相对的目光切断了联系。孙大娘手忙脚乱的将锅盖揭开了,拿起勺子在粥里搅一搅。

  当孙大娘将粥煮好,将药煎好之后,已经是卯辰之交了。

  赵雅萱还在睡觉,可能是先前她服的药药效还没有过。陈梦鸥则是已经醒过来了。他一醒过来就看到了坐在桌子边上定定看着自己的陈老四。连声道:“爹,您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嘘,你小声点,你娘刚做完早餐,我让她去睡一会儿,你别那么大声,吵醒了她。”陈老四压低声音对陈梦鸥说道。

  “哦,赵雅萱她醒过来了吗?”陈梦鸥也压低了声音向父亲问道。

  “你小子,看来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那个小姑娘啊,你就不怕你娘吃醋吗?看你那个急样,我都有点心酸了。”陈老四戏谑的看着陈梦鸥,言语之间带着调侃。

  “爹,我一直都是将你们二老放在我心中的第一位啊,我只是担心,赵雅萱她醒过来后,又好像昨天晚上那样,就麻烦了。”陈梦鸥被父亲那么一说,居然有点脸红的说道。

  陈老四看到他的样子,听着他的话,心中也不禁有点感动。

  “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去洗把脸,将早餐吃了吧。”陈老四对陈梦鸥吩咐道。

  “那爹您吃过早餐了吗?”

  “我不饿,等一下你娘醒了我们再一起吃,你饿的话就先吃吧。”陈老四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那我也先不吃了,等娘醒了,我才和你们一起吃。”说完,陈梦鸥就去打水洗脸了。

  看着他的背影,陈老四也是有点欣慰。

  似乎知道两个男人的想法,孙大娘睡了不多久就醒了过来。一家人终于能围在一起吃这顿早餐了。其中也有被孙大娘强行唤醒的赵雅萱。

  饭后,孙大娘费尽心思,才让赵雅萱喝下第二遍煎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