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一个年轻俊朗的身影顶着黄沙在前行。那单调的黄之中夹杂的身影很是不协调的。“呼,师父留下来的寒赤剑,已经露出昔日的光芒了。”此人正是东方烨。自从他离开天山之后,潜入西域,但是并没有莽撞地寻找古清仞。踏入西域的时候他就已经冷静了下来,想着如何好好地恢复寒赤剑昔日的光辉。寒赤剑是一把拥有灵性的剑,所以东方烨坚持不懈要唤醒它的力量。

  好不容易东方烨穿过黄沙,来到了一座小镇安顿下来。他拿起寒赤剑抚摸着,叹道:“尽管寒赤剑的绣已经除去,但是蕴藏在剑身里面那股强大的内劲,还是没有觉醒……”东方烨持着寒赤剑,就犹如持着一般的重剑,并没有第一次拿起寒赤剑时,寒赤剑散发出来的共鸣。“我应该如何才能彻底唤醒寒赤剑呢?如果只凭现在这个情况,与古清仞作对只是以卵击石……”

  “婉儿,终于回来了啊。”阴森的血煞教大殿内,古清仞欣喜地说道。“义父,对不起,婉儿没有完成任务。”“噢?是谁有这么大能耐?”古清仞甚是好奇。祝婉儿的各项能力可以媲美伊贺这种人才,像当年潜伏中原多年一举歼灭百晓门是那般出色。然而此次祝婉儿被古清仞派往中原盗取破兵,却仅剩她自己一人回来。“此事错综复杂。当时面对关长虹的时候已经很成功盗取宝甲,然而后来却有唐枫,史灵茵等人从中作梗……”“唐枫?!……”古清仞听罢感到有些错愕,一旁的藤武听后倍感吃惊。“哼,这个家伙,也有参与杀害首领。要让我再见到他,绝对不会放过他!”“哼哼,只要是和血煞教作对的人,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古清仞咆哮着。

  入夜,祝婉儿经过古清仞的房间,听到房内传出一阵咳嗽声,便闯入内,问候古清仞:“义父,你怎么了?你的伤不是已经痊愈了么?”正当古清仞疑惑是谁闯入时,见到祝婉儿,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原来是婉儿啊。没,就是当日绞杀西门冷月时受了点伤。”祝婉儿为古清仞捶捶背,疑问道:“西门冷月真的有这么厉害么?”古清仞叹道,他的言语中带有一丝惋惜:“是啊。当时她已经中了蚀骨散之毒,换做常人即使没有被毒死,化为一滩血水,身体的每一块骨头都会饱受腐蚀之痛。然而她却傲然挺立在我们面前,与我们战至最后一刻。纵使义父以前十成功力,对付她也是非常困难……”“……”祝婉儿见到古清仞的语言中充满着一种敬意,默默无声。“婉儿,或者现在中原武林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大魔头,认为血煞教是魔教。只是难道中原武林的人们都是正义人士吗?!你的师母,就是惨死在那些满口仁义的武林正道中……”“……”祝婉儿依旧静默着,他没有想到向来威严的古清仞,如今会如此哀怨地叹息着。“我古清仞生平杀人无数,从不后悔。只是对于害死西门冷月和段冷凝,心中存有愧疚。西门冷月建立冷月山庄,宗旨是为了杀尽天下败类;段冷凝身为一代大侠,当年在江湖中也是警恶惩奸。这些日子,义父每晚彻夜难眠,脑海中每每想起他们临死前,那高大的身躯,健壮的背影……”“义父,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成就不世基业,些许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义父切莫为了星点的光芒,而忘却了背后无际的黑暗!”祝婉儿讽刺着中原武林的种种勾心斗角,利欲熏心。“嗯!……”古清仞顿时又想起中原人心的腐朽,心中的怒火再次燃起。

  西门冷月的死讯转瞬间传遍整个中原武林。东方烈阳听后为之一震,心中的悲情不禁涌起,一发不可收拾:他想起了西门冷月当日在东方堡时坚定的眼神,坚定的背影,然而如今,一切化为泡影。西门冷月为了武林牺牲,东方烈阳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他紧凑地发武林帖给中原武林各派,想着能够尽快地组织新的力量,攻破血煞教,为西门冷月复仇。然而再次开展的武林大会,到场的门派寥若晨星,东方烈阳不禁为之一怒。想必各门派都畏惧了血煞教而偏安一隅。东方烈阳扫视了一下,逍遥派的人并没有前来参加武林大会,然而却送来了一封信,讲述了唐枫和丁晨两人前往了血煞教,并透露了东方烨也可能在西域的消息。东方烈阳知道后大吃一惊,举着信洪亮地对其他门派的人这样说道:“逍遥派的两位少侠尚且为了大义不畏强势,前往了西域,难道我们还要畏首畏尾吗?”其他门派的人听后,自愧不如,纷纷嚷道要攻打血煞教。东方烈阳见各门派的弟子都恢复昔日斗志,眉头稍稍舒展,然后让各门派弟子回去打点一下,几日后共聚东方堡一同进发西域。

  “大师兄,史姑娘,我们已经踏入西域了。”丁晨对唐枫,史灵茵说道。“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才能找到东方兄呢?”唐枫问丁晨道。“唔,暂时没有任何头绪。不过如果我们找不到的话,说明东方兄是安全的。至少血煞教的人也不一定能找到。”“唔,暂时来说只能见机行事了。”唐枫叹道。

  “锋芒傲世!……”在一座土山上,东方烨正在练习着一套剑法。这套剑法是他自创的剑法。本来东方烨是擅长拳掌。然而自从段冷凝赠予寒赤剑之后,东方烨想到并不能得物无所用,所以便练习剑法。行走江湖,手无寸铁对对方的数尺兵器本来就吃亏,只是之前东方烨遇到的对手用拳掌足以对付而已。东方烨练了一会后休息了一下,却发现有两名东瀛忍者装束的人快速地潜行着。两道黑色的身影在一片黄沙中闪烁显得格外耀眼。“为什么会有东瀛忍者在西域出现?……”东方烨思忖了一下,顿时愣了一愣:血煞教之前就有和东瀛忍者有勾连,自从柳泽次郎死后,伊贺等东瀛忍者就销声匿迹了,莫非他们都潜伏在西域?和血煞教连成一片?!想到这里,东方烨就悄悄地跟着两名东瀛忍者,看着他们意欲何往。

  一片黄沙是一望无际的。也正因为如此,追踪的功夫显得特别困难。一旦有什么异动,追踪者可是无处藏匿的。东方烨当年潜入“弑”学习到了一定的追踪术,清楚知道这一点,于是他和那两名诡异的东瀛忍者拉开了好一段距离,只是凭借着他们的脚印而追踪。追到最后,东方烨发现一座木屋伫立荒漠之中,显得格外标新立异。东方烨待两名东瀛忍者走进木屋之后,蹑手蹑脚地走到木屋外,仔细窃听着两名东瀛忍者的谈话。

  “血煞教最近有什么异动么?”屋里传出一阵熟悉的声音问两名东瀛忍者道。“伊贺?!”东方烨听出了那问话的声音是伊贺的声音。两名东瀛忍者讲述了西门冷月被杀死的消息,以及破兵甲没有成功带回血煞教的消息。伊贺听后,感觉并没有什么大事,便说道:“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继续练功。”听到这里,东方烨也知道是时候要离开了,然而离去的脚步声却被伊贺发觉,大喝道:“什么人在外面?!……”转瞬之间,伊贺便破门而出,东方烨也退开数步,从背上抽出寒赤剑与之对持。伊贺闯出门后发现偷听者正是东方烨,心中怒火燎原,喝道:“哼,竟然是你!首领和山藏的仇不共戴天!”说罢,伊贺从袖间飞出几枚暴雨梨花针。东方烨举起寒赤剑架在自己面前当做盾牌挡住了伊贺的攻击。之后另外两名东瀛忍者也接着冲了出来,要攻向东方烨。东方烨暗忖:伊贺的暴雨梨花针劲道怎么比之前弱了这么多?他的步伐也有些虚浮,看起来身子是有什么问题。不过要我以一敌三的话,恐怕也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东方烨一把撩起寒赤剑,随着寒赤剑飞舞的是地上的一片黄沙,直扑伊贺等人而去。遮挡伊贺等人视线的风沙很快消散,待伊贺清晰地看到东方烨逃窜的方向时,东方烨的人影已经在黄沙如星斗般微小。两名东瀛忍者正要追击,伊贺拦住了他们:“不用追了……”说罢,伊贺不禁咳嗽了一声,看他的样子好像很虚弱。“穷寇莫追,况且我现在的情况也很难与之交手。只是东方烨这个家伙,竟然不知好歹地踏入西域,知道了我的藏身之处,我要重新找个地方好好修炼。你们回到血煞教,跟古清仞禀报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西域!”“是!……”

  两名东瀛忍者很快就离去了,伊贺咳嗽了一声,也粗略收拾了一下离开这木屋。毕竟若东方烨折返而来,伊贺现在的身体没办法迎战:“首领留下的武功,咳,我一定会好好秉承……”原来当日柳泽次郎毙命于凤凰山之后,伊贺前往凤凰山搜寻柳泽次郎遗物时,搜寻到一本秘籍——《六神诀》。这本心法能够大幅度提升个人内劲,劈山断石。然而需要易筋经的辅佐,所以柳泽次郎当日才派遣东方烨前往少林寺盗取易筋经。在修炼的同时,因为要彻底融会贯通六神诀,身体会大幅度虚弱,所以方才伊贺投射暴雨梨花针的劲道才会弱了许多。

  客栈内,唐枫三人还在惆怅着如何能够找出东方烨和血煞教的下落时,忽闻一旁有桌子被掀翻的声响,紧凑的声音是一粗犷狂野的声音在吆喝:“我们血煞教的人来光顾你这小店是你们的荣幸!还想让我们付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