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接下来的拍摄过程,异常的顺利,一向对样片挑剔的万晓鸥再也没有对新的柳卿音的饰演者(唐皖)挑毛病,而是用一种赞赏的眼神看着唐皖。但是她一想到,唐皖演的柳卿音只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就老是用很可惜的眼神看着唐皖,弄得唐皖很纳闷,这晓鸥女王是抽啥风呢。不过更让唐皖纳闷的是沈野逸,最近沈野逸老是神出鬼没的,害的万晓鸥找人给她撑伞,递零食的都是自己。不过抱怨归抱怨,唐皖还是很感谢沈野逸愿意陪自己来剧组的,她看的出来沈野逸其实很不愿意当万晓鸥的助理,所以在自己的所有戏码结束后,他也不至于那么着急的和万晓鸥说,他不想干的事情。当时万晓鸥虽然嘴上说答应了,但是却给了沈野逸一张私人名片。这里的用意连唐皖都看得明白,她不信沈野逸看不明白,但是沈野逸就是收下了万晓鸥的名片,然后什么也没有说。最近唐爸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唐妈也越来越爱笑了,唐皖觉得自己的家终于回到了正轨了。而且后来沈野逸也告诉唐皖说,根据他的调查,唐爸和那个叫惠贤的三儿不过就是逢场作戏而已。可是唐皖看着沈野逸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感觉沈野逸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一年后

  “搬新家?”唐皖一大早上起来就听到,唐爸唐妈的屋子里有搬东西的声音,她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走到唐爸唐妈的屋子的时候,唐妈的一句‘我们要搬新家了。‘一下子把唐皖给弄愣了,搬新家?要搬新家了?搬新家的这件事情,上一世的直至自己重生的时候,也没有搬新家的事情发生啊,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的原因,连带着唐爸唐妈的命运也开始改变了吗?所谓的新家,就是指在红霞小区对面的新盖成的高级住宅区,云溪花苑。唐皖坐上唐爸的车的时候,一低头就看见了坐垫上的红色唇膏印,唐皖的脑子里一下子浮现了之前自己和沈野逸看到唐爸和那个女人在车前亲吻的场面。唐皖用力地抓紧了双手,长长的指甲把她的手心扎的都是红印子。唐皖没有觉得自己的手心有多痛,而是觉得自己的心很痛。

  "沈野逸,你不是说那个女人和我爸只是逢场作戏吗?为什么我在我爸的车垫上看见了女人的唇膏印了?”唐皖整理好新房间后,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沈家,一把拽起正在睡觉的沈野逸。沈野逸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哭哭啼啼的唐皖的时候,很是惊讶,这妮子怎么了?然后听到唐皖哭着说完这段话以后,沈野逸终于明白了唐皖为什么哭了?

  “小花猫,给你快点擦擦吧。”沈野逸摇了摇头,从床头柜里拿出条蓝色方格的手绢递给了唐皖。唐皖没有接沈野逸递来的手绢,而是把自己的鼻涕眼泪都擦在了沈野逸的睡衣袖子上。

  “你!”沈野逸看着泪眼汪汪的唐皖不忍说她,可是自己的这身睡衣算是毁了。************刚从沈野逸家回来的唐皖走到楼下的时候,就看见唐爸一边打电话,一边发动车子,还一边四处张望,唐皖赶紧躲到了一辆私家车的后面,不让唐爸发现,她觉得这样的唐爸很是可疑,然后她鬼使神差的上了一辆出租车,叫司机跟上了唐爸的车。唐爸的车在市区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在唐爸买了不少的蔬菜和肉类之后,唐爸把车开到了唐皖这辈子最不可能忘记的那个复式公寓的楼下。唐皖赶忙下了车,跟随唐爸上了复式公寓,唐爸到5楼的时候,就用钥匙打开了一间房门,然后就听到有个女人的声音,“亲爱的,你怎么来了。”

  “小贤,你听我说,我来这是想告诉你,我不能没有你,这些日子,我听你的话,每天都有回家,但是我的心里和脑子里总是浮现你的身影,回到我身边好吗?小贤,你不要急着拒绝,呵呵.......我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买了菜今天下厨给你做你爱吃的菜。”唐皖靠在门板上,用仙术将自己隐身,穿进了唐爸进的那个门。唐皖一进到屋里,就看见唐爸把刚买的菜放到了一边,把那个叫惠贤的女的抱到了怀里,刚开始惠贤还象征意义的挣扎了几下,但是听到唐爸后来说的那几句话后,她的眼圈渐渐地红了,可是在唐皖看来,惠贤的表情根本就是装的,很假很假,可是唐爸就像被惠贤灌了什么迷魂汤似的,就是吃她这一套。唐皖在听到唐爸的这一席话以后,也终于知道了而这些日子,为什么这些日子,唐爸会回来了的那么的勤,而且总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之前她单纯的以为是唐爸工作累的缘故,没想到却是因为听了那个女人的话。什么时候她的家轮到那个女人去可怜了。唐皖很想现在就去除隐身,直接打那个女人一个耳光,可是,可是,她不能那么做,她要是那么做了唐妈要怎么办?唐皖强忍着想要去打那个女人的怒气,又从那个屋子里穿了出去。唐皖去除了隐身,一个人走在华丽的复式公寓住宅区里,她看着这些华丽的装饰觉得非常的可笑,她从未想过,唐爸对一个小三好的程度会好成这样,什么逢场作戏,见鬼去吧!唐爸骗她,沈野逸也骗她,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好黑暗,为什么现在的一切让她感觉到无法呼吸了呢?她觉得头很痛很痛,眼前好黑。************我这是怎么了?唐皖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她下意识的掀开了被子,看自己的衣服有没有被碰过的迹象,她深吐了一口气,自己的衣服好的很。这里是哪儿?唐皖身处在一个异常华丽的卧室里面,耀眼的水晶吊灯,暗紫色的壁纸,黑色的拉门。她打开拉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摆放整齐的西装还有休闲服,然后,唐皖看到衣柜里还有个自己看着很眼熟的帽子,这是......张淼峰的帽子。

  “小丫头,我的衣柜好看吗?”张淼峰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左手拿着杯牛奶出现在了唐皖的面前。

  “啊,呵呵......好看。”唐皖红着脸关上了张淼峰的衣柜,低着头接过了张淼峰递过来的牛奶,一口气的把牛奶全部喝了,临了,还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呵呵,你啊,总是这么的有趣。”张淼峰摸了摸唐皖的头顶。

  “我怎么会在你家啊?”唐皖咬着玻璃杯的边缘问道。

  “这个啊,我是在我家楼下捡到你的。”张淼峰用手指把唐皖嘴边的牛奶沫抿了下去,唐皖的脸在张淼峰的手指接近她的脸的那一刻,蹭的一下就红了。然后她扭捏的往后推了推。张淼峰往也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离唐皖很近的距离,他俯下身,在唐皖的耳边说道,“小丫头,你脸红什么?”说完,他就抿着嘴偷笑,唐皖看着他偷笑的样子又气又恼。

  “你,张淼峰你讨厌,我,我要回家了。”唐皖红着脸气呼呼的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去,张淼峰一把抓住了唐皖的胳膊,唐皖回头就看见,张淼峰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精致的大礼盒。她在张淼峰默许的眼神下,打开了那个大礼盒,她看见礼盒里装的是一件紫色的小礼服,很精致,也很漂亮。柔软的紫色雪纺层层叠叠的和黑色的蕾丝完美的拼接在了一起,裙子的裙摆式蓬蓬状的,唐皖拿着那条裙子越看越想试试,可是张淼峰没有说要把这条裙子送给自己,她也不好意思开口去要,然后就弄得她特别想看看自己穿上这条漂亮的裙子,到底是怎么个漂亮样子。

  “呵呵,穿上看看吧,这条裙子是送给你的。”张淼峰笑着说道。

  “嗯。”唐皖兴奋地接受了张淼峰送给自己的裙子,她刚想试试裙子,可是突然想到张淼峰还是屋子里呢,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张淼峰。张淼峰看着唐皖的样子,笑着走出了屋子。张淼峰一关上房门,唐皖就迫不及待的换上了张淼峰送给自己的裙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唐皖觉得那条裙子显得自己的本就白皙细腻到看不清毛孔的皮肤,更加的好看了。她对着镜子,兴奋地转着圈。

  “换好了吗?”张淼峰见唐皖半天没有动静,就敲了敲房门。

  “嗯。换好了。”张淼峰一推开房门,就看见了美滋滋的对着镜子臭美的唐皖。他心想道,这条裙子果然适合她,那条裙子是张淼峰在巡视商贸的时候在橱窗里看见的,他在看见那条裙子的那一刻的时候,就想到了爱笑的、有点小可爱的唐皖。

  “后天是我24岁的生日会,我希望你会穿着这条裙子参加。”张淼峰看着镜子中的唐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