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姬发和姜尚等人随着广成子来到冀州城下。看着仙气盎然的冀州城,不时有法术高强之人从天空飞过。

  冀州侯苏护携着冀州文武大臣迎接着西岐一行人。

  姬发正在和苏护寒暄着来到冀州的演武场。看着气势汹汹的十万天兵坐在珍兽身上,姬发感觉豪气大生,激动的向着十万天兵致意。

  没想到天兵天将压根就不正眼看一眼姬发。马上广成子等仙人出现在上空。天兵天将们立刻举起长枪向广成子等人致敬。

  “从今日起,你们的主帅就是我们的师弟姜尚。你们以后的行军治军全部由他负责。”

  “参见主帅!”

  姬发看着意气风发的姜尚,心中不平顿生。

  “我是大周之主,我是天定君王。可是你们一个个无视我,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姬发坐在侯府的大殿主座之上,听着姜尚侃侃而谈,没有一个人自己的意见。

  “现在情势对我们很不利,不是因为对方势力强大。而是我们现在正在渐渐失去大义的旗帜。自古以来就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之说。如果君王无道,还能以此为由进攻大商。当是一封罪己诏就将民心拉回了大商。”

  姜尚站在大殿中间向众人解释着目前的形势。

  “现在大周也被这封罪己诏变为乱臣。我们要做的是将大周的正统性树立起来,凝聚人心。广成子师叔,师弟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想要与您相商。”

  “说来听听!”

  “听闻师兄在法场上救走了殷郊殷洪两兄弟,并收之为徒。如果能让两位大商王子承认大周的正统性和在大周任职的话,最起码我们不会落天下人口实。”

  “这......不是问题,他们也想为惨死的母亲尽一份力。”

  “还有,师兄······”

  姜尚和广成子一阵耳语之后。广成子脸色微变。

  “这样的话,与通天师叔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师兄,你难道忘了这次大劫的最初目的。没有三百多人封神的话,大劫就会持续下去。而我们阐教就算是灭教也不可能填补封神的缺口的。最后还是通天师叔的人要占大半。那时师尊和师叔也会到决裂边缘。还不如现在先下手为强。”

  广成子再三思考,终于点头返回昆仑,将自己的两个弟子带回冀州。

  数日之后,从冀州传出消息。殷商两位王子出现,跟随在姬发身后。冀州再一次反商。竖起了大周的旗帜,奉姬发为王。

  这次引起的震动不止这些。十万天兵天将预示着天庭也承认了大周的正统性。

  天庭已经不像玉帝刚刚接手时那么寒酸。现在天庭也是得到了大部分民众的认可。在一些人的心里,天庭比圣人更具威信。

  随后姬发将截教,幽冥教定为魔教,邀天下之人共讨之。

  自人族诞生之日起,巫族还好些。一开始有帮护之恩,人族在最开始最困难的时候多亏了巫族的维护。其中夸父逐日,后羿射日,刑天舞干戚等等都让人族耳熟能详。

  妖族则从一开始就是人族的天敌。妖族狩猎人族,是那时人族生存的最大危机之一。其后在巫妖大战中,为了炼制屠巫剑,更是下令全族狩猎人族。人族在那时差点被灭了族。

  而现在纣王手下出现了天妖军团。虽然大商的实力得到了增强,但是大商子民对于天妖军团也是惴惴不安。

  修罗一族更不用说了,邪恶的代表。

  随着大周不断的宣扬巫妖的残暴,和修罗的凶恶,大商子民对于巫族,妖族,修罗族的畏惧大增。而给大商子民致命一击的是殷郊殷洪两位王子证实,大王被妖姬迷惑,残害了姜皇后。

  一时间朝歌的民众不断迁出王都,希望远离这些凶残的“邻居”。

  大商王宫大殿。

  大门紧闭,就连侍卫也撤到前殿驻守。妲己担忧的看着大殿方向。就在刚刚纣王像是听到了谁的召唤,浑浑噩噩的来到大殿,又将侍卫全部赶走,把自己关在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内,纣王毕恭毕敬的站在王座之下,看着在王座上坐着的人。

  “纣王,看来你真是被迷住了眼。谁告诉你,你可以自称天帝的!”

  一股气压直接将纣王压倒在地上。纣王想要站起来,不断的催动法力,人仙,天仙,金仙,大罗金仙。一直将自己的全部实力爆发也没有站起来。反而是深深的镶嵌进地面当中。

  “伏羲道友,不要动怒。年轻人嘛,总是心比天高。”

  随着一个新的声音出现,不断有大量的血气凝聚在王座左侧上空。一个华丽而狰狞的宝座出现在一边。

  “冥河道友,你到了!”

  “是都到了!”

  话音刚落。王座的右侧和对面也出现异状。右侧不断有冰霜凝结,一个晶莹透亮的宝座出现在上空。王座对面卷起沙尘,一个朴素的巨石宝座,彰显着霸道和大气。

  伏羲看着人到齐了,黑气将金色王座笼罩,缓缓升空。和三个宝座达到同一个高度之后,黑气一散,一个九条黑龙狰狞的盘踞在一起的黑色王座出现在众人面前。

  “伏羲道友,看你魔气纵横的样子,可不就是天地大魔头吗?”

  “鲲鹏道友,蚩尤道友,冥河道友。朕谢过大家前来!”

  “还是让我们的小友先站起来吧!”

  纣王觉得周身一松,巨大的反冲力量差点让他冲天而起。慌乱的整理好自己。

  “子辛见过诸位前辈!”

  纣王立时感到了三道神念横扫自己全身,仿佛自己赤裸裸的站在了众人面前,一点秘密也没有。

  “这位小友身上的气息和伏羲道友身上的很像啊!我很想知道伏羲道友身上发生了什么,道友的变化太大了!”

  冥河老祖看着伏羲,从上次见到伏羲开始,伏羲就一直给冥河一种不协调的感觉。要知道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的人,不管如何都是将自己身的气质融合到天地,无比的贴近自然,不可能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朕的事情是一件小事,我想和大家说一件大事,关于大家成圣的大事!”

  “什么?”

  鲲鹏,冥河,蚩尤无法再保持平静,神情巨变。随后又平静下来,盯着伏羲,静待着伏羲的下文。